,是我比较喜欢拍的鸟儿之一,因为体态优美,颜色很正很养眼。诗经七月记载“七月鸣鵙”,我还没有听到过的叫声,还以为所谓的7月鸣鶪,只在7月叫呢;但听武汉鸟会的木老大说,现在就在叫,而且鸣声多变,还能模仿其他鸟的鸣叫呢。难道是7月的叫声格外洪亮?是否繁殖期的叫声有所不同?到7、8月的时侯得好好听听。

提起,还有很多人会想起“劳燕分飞”的成语。在《乐府诗集·杂曲歌辞八·东飞歌》中萧衍有云:“东飞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即指多属候鸟,随着季节的变换而向东迁徙,而燕子则是南飞。没想到在1500年前的南朝,萧衍的优美诗句中竟然暗含了2种鸟儿的不同迁徙行为。

不过对于我一个大男人来讲,还没有那么多愁善感动辄想到别离。倒是小时候看过白毛女的电影,对杨伯劳的遭遇颇为同情,于是想当然地以为伯劳一定也是一个苦兮兮的小鸟。起初看到它都是形单影只,给我造成一种孤苦伶仃的假象,后来才发现,这家伙原来是小猛禽,胆子很不小,常常是摆好姿势给你拍,小数码比较容易抓住,而且伯劳还有自己的领地,在它的领地自然不会有其它的伯劳。难怪僵鱼说还没拍到过"两情相依时",也没看到谁拍到过,看来拍到繁殖期的伯劳还真的不是一件易事。

伯劳,世间惟英雄最为寂寞

今年几次在它的领地看到它捕捉鹊鸲和红嘴相思鸟,可惜都没有记录下来。下面这张是它在打埋伏,看来已经发现目标,注意力很集中,完全视3米外的我于不顾,随时准备出击了。看一看它的黑眼圈,像不像是戴着眼罩的佐罗?

伯劳,世间惟英雄最为寂寞

世间惟英雄最为寂寞。我喜欢寂寞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