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本站介绍过国鸟之争,以及丹顶鹤入选国鸟的曲折路,中国国家林业局通过网上投票,将选为候补“”。但之后的英语名称“JapaneseCrane”和学名“GrusJaponensis”意为“日本鹤”的消息传开,反对之声顿起,致使评选工作陷入僵局,最终结果难以定夺。

岂能因一个译名而换国鸟

丹顶鹤(CFP图) 来源:CCTV.com

【来源】现代快报 2008年09月05日

实在是才疏学浅,我不知道丹顶鹤以拉丁文该怎么写,但我知道,把丹顶鹤的拉丁文名再翻译成中文则完全变了味儿。也正因如此,有消息称国家林业局虽已将丹顶鹤作为国鸟候选提交国务院审查,但至今没有被批下来,其争议的焦点是丹顶鹤的拉丁文居然叫“日本鹤”。(9月4日《新京报》)

中国国鸟顶了个“日本名”?这委实是件尴尬事。我感觉,尽管丹顶鹤在500万网民中已获得了64.92%的选票,但恐怕终究难以“孵”出国鸟这只“金蛋”。我理解反对者的心情,虽说丹顶鹤只是在拉丁文中被叫做“日本鹤”,但国鸟毕竟是国鸟,让部分外国人误以为我们居然弄了个他国的禽鸟作为国鸟,这对于讲求面子的国人来讲,怎么说也是别扭。也正是出于这种心理,如果有谁再去网上做调查的话,估计原先支持丹顶鹤做国鸟的那64.92%的网民,有一半以上怕是要反水。

但这样的无奈,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远在国鸟评选活动推出之前,就有人网上争议该不该评选国鸟,我对此不愿置喙。但既然现在这事已箭在弦上,却因它的一个拉丁文名而改弦易辙,又确实太可惜了。曾记否,新浪网的sina曾被指是日文译英文时“支那”的意思,以至于曾有一段时间,有人号召抵制新浪网。但结果呢,新浪网还不是发展得好好的?相信曾经抵制过它的人,现在也已经把当时的冲动当成了笑谈。

我查了一下资料,其实,很多源于中国的东西,因为历史的原因,在国际上都有一个“外国名”。比如银杏、围棋、人参,国际通用的都是日语发音,梅花鹿叫日本鹿,红松叫朝鲜松。难道因为外国人这样称呼,我们将来如再评选“国兽”“国树”时,也要首先将梅花鹿和红松剔除掉?

还是那句话,选不选国鸟俺不想插话,但因为丹顶鹤的一个拉丁文名字“不顺心“,我们就要摘掉它“国鸟”的顶戴花翎,实在毫无必要。(高立学)

本站注:实际上,中国科学院鸟类学家郑作新教授提出,‘日本鹤’实质就是‘丹顶鹤’,应该更改,后来(1980年)英文就改成了‘丹顶鹤’(Red-crowned cr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