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迁徙路过的红尾伯劳倒挂在捕上,口中吐沫,已经奄奄一息。

公园里竟有捕鸟网,可恶的很!

一进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家饭店,这样的事恐怕不多见吧。lc和我发现的那张捕就挂在那家饭店后门的树林里——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在这个地方发现捕。某些人追求野味,用心险恶,但苦于没有有力证据,我在这里也不好直接点名骂人。

这个就是绿岛,前身是个小型动物园,按照植被来看,是宁波最具有原生态味道的,因此也是鸟人们最爱光顾的地方之一。本来,绿岛对面的姚江的环境也很不错,可自从去年弄掉树林改建“花博园”(其实就跟花鸟市场差不多!)之后,鸟儿也无法歇足了。

在绿岛公园的那个角落,大树繁茂,游客罕至。一张十多米宽、高约三四米,近乎透明的丝网被布置在两根竹竿之间,我老远望去,先看见一张“枯叶”挂在那里。走近了一瞧,tnnd,竟然是一只红尾伯劳粘在网上!公园里竟有捕鸟网,可恶的很!

起初以为鸟儿已经死亡,仔细看才发现它的眼睛还在半开半闭,嘴巴里不时在吐沫,可怜啊。我赶紧拍照留下证据,然后去找公园管理人员。

公园里竟有捕鸟网,可恶的很!

丝网把鸟儿的脚缠得紧紧的,我们小心翼翼地用剪刀把丝线剪断,费了半天劲才把伯劳解救下来,期间,鸟儿不识好人心,用那有倒钩的喙狠狠地啄了我两口。鸟儿已经没有力气飞翔,甚至连站都在不起来。我把小鸟放在阴凉处的草地上,试图让它喝点水。公园里竟有捕鸟网,可恶的很!

但它不领情,稍后就瘸着腿使劲扑腾,试图逃离。

红尾伯劳,属于浙江省重点保护动物,它是由北而南迁徙路过宁波的。我不知道,它活下来的概率能有多少;更不知道,活下来之后,又会对人类产生多大的恐惧与憎恨。

公园里竟有捕鸟网,可恶的很!

不管如何,但愿它能尽快恢复过来,忘却在这公园树林中的恐怖记忆,继续那漫漫的迁徙旅程,平安回到越冬地。

附记:今天下午,关于这件事情的图文报道在晚报上见报了。我所能做的,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