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某种吧,不知从哪里逃出来的,一只可爱的小妖怪。

一个小妖怪 雪白的妖怪

周六开车乱走,来到九峰山下的瑞岩寺水库旁,忽见一只雪白的鸟儿翩翩飞来,停在电线上,远看如伯劳大小,而尾呈分叉状。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哪有这样的白色雀鸟?后转念一想:莫非是灰卷尾之流的白化种(就像得白化病的人)?那我可大发了!

立即停车,把大炮架在车顶上就拍,一看,顿时泄了气,嗨,原来是一只鹦鹉!百分百是逃逸鸟。不过它倒是重获自由了,从笼中的宠物变成了野生状态下的鸟儿。你看它,全身洁白,米黄的冠羽竖得高高的,脸上还涂着红红的胭脂,长得确实蛮好看的,但愿它生活自在,不过估计找对象就难喽,对其他鸟儿来说,这家伙光长得好看没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哈哈。

一个小妖怪 雪白的妖怪

一个小妖怪 雪白的妖怪

看完小妖怪,再来一只“荷包伯劳”,你看它在荷叶中左顾右盼,倒也挺神气的,呵呵

一个小妖怪 雪白的妖怪

一个小妖怪 雪白的妖怪

还是这一只

一个小妖怪 雪白的妖怪

伯劳,即成语“劳燕分飞”之“劳”也,所谓“东飞伯劳西飞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