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时候就有很强烈的领袖崇拜,只要能见到领袖就欣喜若狂,特别是见到特大的领袖,就是一种幸福,那时吃穿成什么样都不是幸福,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看一眼领袖。

岁数大了想起小的时候那种幸福感也觉得纳闷,你说这领袖情结现在怎么荡然无存,是思想的解放、是民主的进程、是社会的进步、是个性的包容,总之,人们对幸福的诠释有了更丰富多彩的内容。

现在咱认为自己是幸福的,而且自我感觉幸福的一塌糊涂。在这里每天都要奔着幸福的事去考虑,那么什么是值得你幸福的事呢?满世界溜达到处瞎转饱饱眼福,这也算幸福的事儿吧,我琢磨着和小时候一样,用眼光去寻找幸福。

前几天憋着劲要再n次去会会,于是开雪地摩托奔了企鹅岛。那几天大风把海冰上的积雪吹成了沟壑,雪地摩托仿佛像一叶小舟,在海冰上起伏颠簸,咱这老腰备受折磨,看来拜见帝王也是个力气活。

又见早就失去了那种兴奋,天气和心情一样由晴转阴,回来时飘起了雪花,是不是审美疲劳又一次显现,再怎么养眼不能总盯着一种东西不放。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伟大领袖帝企鹅

这人忒懒了,到外面抡几张照片,回来贴上凑合。下回千万别贴企鹅照片了,别把别人整成审美疲劳。再贴合你丫急了,名字都想好了,叫:“再见帝王”你丫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