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里斜阳暮:红翅鹃为何又名冠郭公?

网友介绍红翅鹃(见图,英文 Chestnut-winged Cuckoo,学名 Clamator coromandus),别名「冠郭公」,这可让俺好奇了,为什么要称做「冠郭公」?

俺既有疑问,则去寻找答案。有个凤冠,「冠郭公」的「冠」字情有可原,生有羽冠的郭公也,而郭公鸟谅必乃一流,即古人所称的鳲鸠、

红翅凤头鹃为何又名冠郭公

——冠郭公

鸟  种:红翅凤头鹃 Chestnut-winged Cuckoo Clamator coromandus
作  者:青竹瘦  联系方法
拍摄地点:福建 福州
拍摄时间:20050424

中国是个古老的农业国,人们很自然地把羽族的啼鸣与季节和农事活动联系起来 ... 对杜鹃鸟啼鸣声的联想应该说是最丰富的了。每当春夏之交,杜鹃的叫声好像在召唤人们︰“布谷﹗布谷﹗”它们便自古相传为劝耕之鸟,并因此有了布谷这个别称。

杜鹃属杜鹃科,体长33-35厘米,体色以暗灰色为主,肚腹部夹有黑褐(雄)、栗红(雌)等色泽的横纹或斑点等。栖于开阔林地,卵产于苇莺等鸟巢中,嗜食毛毛虫,在我国有四个亚种,夏时几乎遍布全国。成语“鸠占鹊巢” 里的鸠不是指鸠鸽类的斑鸠,而是指俗称的一种杜鹃,古称鸠。杜鹃科属于托卵寄生的羽族,自己不孵蛋,把蛋下到别种鸟的巢里,让别人代为养育。成语出于《诗经 召南 鹊巢》︰“维雀有巢,维鸠居上。”但是喜鹊属鸦科,体型比杜鹃大,生性凶恶,杜鹃很难有机会靠近鹊巢。而且野地的实际观察,也没有杜鹃寄生在鹊巢的记录。综观杜鹃喜欢寄养的几种鸟里,多属莺、雀,体型较小的鸟。所以有学人提出一种说法,那就是可能古人把雀和鹊当同音假借字。所以“鸠占鹊巢”不要望文生义说成是斑鸠占了喜鹊的巢,其实是杜鹃占了莺雀之类小鸟的巢”。〔小肉球按:杜鹃好坏!〕

杜鹃别名颇多 ... 谢豹、子规都是杜鹃的别名,此外布谷、伯劳、杜宇(望帝)等亦是其较为习见的名号。杜宇的称谓则来自一个美丽而忧伤的传说。扬雄《蜀王本纪》︰“杜宇……乃自立为蜀王,号称望帝。”鳖灵,原住长江边,是一鳖精修练而成,每天夜里他都要同出于江源之井中的情人朱利幽会。他听说西海水灾泛滥,便沿江而上,到了蜀国,望帝杜宇任用鳖灵为相,命其治水。朱利思念情人,也到蜀国来找鳖灵。那一天,正好望帝出猎,在山野间邂逅朱利,见朱利貌美如花,便命纳入宫中为妃。朱利不知鳖灵已是蜀相,不敢言明身分,却一直闷闷不乐。鳖灵治水有方,变水患为水利,望帝为他设宴庆功,鳖灵大醉,留宿宫中。深夜,朱利敲开了鳖灵的门,二人相见抱头痛哭,各诉别后思恋之情。望帝发现二人幽会,并听到了所诉情由,悔恨交集,当夜便草拟一道诏书,禅让帝位于鳖灵,自己却悄悄隐入西山修行。鳖灵继位,称丛帝。望帝在山中非常思念朱利,在痛苦和寂寞中郁郁死去,灵魂化作一只杜鹃鸟飞回蜀都。

*小肉球按:这个四川的望帝,虽然颇似《射雕英雄传》云南大理的南帝段智兴为瑛姑出家做了一灯大师,但望帝不如段智兴,他不干不脆,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要不就别逊位出家修行,要不就诚心诚意割舍女色,既然禅让就好好修行,却又思念朱利成疾致死。俺说,嘟!这还值得文人墨客歌咏几千年吗?俺更受不了泛滥于中国诗词的悲情,什么杜鹃啼血、望帝啼鹃啊,把这种占弱小者之鸟巢的恶霸混帐鸟定位为悲鸟。

俺再继之批评中国神话的笼统不清,既然把杜鹃定位为哀愁的象征,却又把杜鹃啼声视作不祥之兆,举例来说,宋朝王安石变法受到保守派的大力反对,便造谣说洛阳附近杜鹃大鸣大放,即王安石变法必败的凶兆。

※ 来源︰ 文学城日记 http://diary.wenxuecity.com

布谷
科别︰杜鹃科
学名︰Cuculus canorus
英文︰Cuckoo.

布谷,诗经作鳲鸠,曹风鳲鸠章曰︰「鳲鸠在桑,其子在梅。鳲鸠在桑,其子在棘。鳲鸠在桑,其子在榛。」
又作鸠。吴代陆玑撰毛诗陆疏广要云︰「鸠,鳲鸠也。今谓布谷。」

郭公 唐代陈藏器撰本草拾遗︰「布谷,亦曰郭公。」

*另一个“杜鹃啼血”的故事︰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6802112.html

这是我的祖母对我讲的故事。我的祖母是大南山赤竹桠人,这个故事发生在她的故乡大南山。据说,祖母是听她祖母讲的,而她祖母呢,也许还有一个祖母吧?她说,大南山本来没有杜鹃花,这杜鹃花呵,是杜鹃鸟的血变成的;而杜鹃鸟,世界上原来也没有的。

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在大南山的腹地,有一个山村,村庄前面有一条长流不息的小溪,溪水清甜。在小溪几十步远的地方,住着一位秀气的少妇,她的名字叫杜鹃。杜鹃的丈夫早逝了,身边只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吃饭,她把孩子搂在怀里;种地,她把孩子背在背上。早晨,她背着儿子在溪边洗衣;傍晚,她牵着儿子在溪边濯足。溪水,映着母子的笑脸;清流,在为年轻的母亲祝福。虽然,杜鹃年少守寡,但她从儿子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小溪飘去了落花,小溪带走了落叶,溪水把杜鹃的儿子养大,又在为杜鹃充满希望的歌儿伴奏。儿子长大了,母亲高兴了。三餐到了,儿子玩耍还未回来,饭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母亲始终在饭菜边等待;掌灯了,儿子未见影子,母亲在门口翘首……

一个初春,杜鹃病了。可是儿子照样爬树,掠鸟。要他煮菜,他跑掉了;要他去买药,他去摸鱼。唉,孩子呵,你何日开窍呢?杜鹃急了,病更重了。一个中午,杜鹃口渴极了,可是,家里的水缸干了。儿子回来时,她哀求道︰“儿呀,到溪里挑水吧……”他头也不回地跑了。晚上,母亲呻吟着︰“儿呀,我口渴极了,给我碗水吧。”

“水在溪里,自己去挑﹗”

一天,两天,三天。母亲还是呻吟着,哀求着︰“孩子,可怜,可怜我吧,我口渴……”他又不声不响地走了。杜鹃哭着,泪水湿透了草席;杜鹃悲啼着,血,从她的心涌上咽喉,流出嘴,滴在被上。她望着远去的儿子,望着前面的小溪,望着,望着,两只眼珠瞪出了眼眶;她的嘴巴在张着,张着,嘴唇伸长了;她的手在摆动着,摆动着,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到溪边喝个够啊﹗终于,她的手长出了羽毛,身上长出了尾巴……

黄昏,儿子玩够了,要回来吃饭了。进门,听见母亲依然在“口渴,口渴”地叫着,才勉强跑到溪里舀了一碗水。当他掀开蚊帐时,他惊呆了︰母亲口里流着鲜血,全身长满了羽毛。她,已变成一只鸟了,正在拍动着翅膀﹗他忙说︰“妈妈,水来了。”杜鹃看了儿子一眼说︰“迟了﹗”说着,搏动翅膀,飞出门外,边飞边说︰“迟了,孩子,迟了,前面有的是清水,我去喝个够──”儿子“哇”地一声,哭着追出门外,边追边喊︰“妈呀,水来了,妈呀──”母亲头也不回地说︰“迟了﹗迟了﹗”随着这叫声,滴滴的鲜血洒在大地上。

“ 迟了﹗迟了﹗”杜鹃在空中叫着。

“ 迟了﹗迟了﹗”杜鹃在枝头叫着。

“ 迟了﹗迟了﹗”杜鹃在山岗叫着。

在上午叫着,在中午叫着,在黄昏叫着。随着这“迟了﹗迟了﹗”的叫声,血,从她的口里流出来了。血,滴在山岗上,滴在原野上,滴在大地上。血,把山岗染红了,把原野染红了,把大地染红了。这些血啊,变成了朵朵的花儿,漫山遍野,血红一片,这就是杜鹃花。

【作者】小肉球

鸟类网介绍过《孔雀与凤凰杂交?》,里面无人认识的怪鸟正是红翅凤头鹃(http://niaolei.org.cn/posts/2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