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皮皮他姐

昨天下午我带着望远镜去了文化艺术中心。

先去图书馆还了书,天气太热,还趴在阅览室里小睡了一觉,我借了一本鸟类的书、一本公文写作的书出来,碰到了同事小邵时,已经快到了闭馆的时间。

我拿望远镜东瞧瞧,西看看,一会儿摘下眼镜瞧望远镜,一会儿放下望远镜戴上眼镜,弄得我很晕......下次一定先戴上隐形眼镜再看就方便了。

沿路走的时候,我听到了那熟悉的鸟鸣:“嘟嘟-滴哩嘟-”的声音,寻着声音,我看到了路边一株银杏树上有一只特别的小鸟,用望远镜看:小鸟的身形有些像黄雀,羽色有些发灰,头部黑白色,有过眼纹,头顶和颈部都是白色。

小鸟有两只,在周围的树丛里时停时飞,我拿着望远镜紧随它们的身影......

查了手中这本刚借的《鸟类图书馆》雀形目,雀类实在太多了,查阅了很多鸟儿我都觉得它们很像,但无法确定我观望到的是哪一种。

天色昏暗,我带着充满不舍的心情回到了家。

今早翻看这本鸟类书时,看到有一种叫“”时我停了一下,记住了这鸟名中的最后一个字怎么写(卑+鸟=?我当时念不出来这个字)。

中午休息时在公司上了鸟类记录网站,搜索:,看到了很多照片,没错,这种鸟就是我昨天在文化艺术中心看到的!

听闻这熟悉的鸣叫声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最早的一次大概是2006年在开发区,一只小鸟就停在我视线十米之外的房顶一角上,它停歇了很久,唱着歌:嘟嘟-滴哩嘟--嘟嘟-滴哩嘟--,一边梳理着羽毛......我一直想弄明白这是什么鸟?今天终于释然了。

“熟悉”的白头鹎

白头鹎 图片来自WWFChina,在此谢谢作者。

【文章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38273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