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伍丹

把枯枝败叶加减乘除
再演算一道关于建筑学的方程
于是,就有了一个家
一个黑色的圆形的住所

这是在两棵树上
分别架设的两个
一个大,一个小
一个低,一个高
但都是一种不规则的圆
看起来很精巧

在这个豪华别墅群里
它一点儿也不显得寒酸或者粗糙
那原始性的简约
反而别有一种味道

两棵树,在风中静默
它们也有难语之隐啊
近在咫尺,互为邻舍
却不能相拥相抱
只把根在土里缠
只把枝在云里绕

两个巢,在树上飘摇
它们也怨声载道啊
同本同源,同风同雨
却不能合而为一
只有派出心的手
遥遥相握
只有谴送梦的鸟
驮去关照

我久久守望
树和树上的
对眼前的情景
进行深刻的思考

在这个世界上
总有一些圆
不是那么圆
就象这鸟巢

在这个世界上
总有一些缘
尽管情相融,心相合
却没有份的资格

这也许就是
月为什么总会缺
爱为什么总流泪
情为什么总苦涩的
根本原由和一切有情人
一辈子都做不完的功课

2008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