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犯了啥罪?要你们给戴上脚镣.难道你们人类连我们这些都不放过么?”母亲边哭边喊,但她不知道该找谁,也无法帮孩子砸开这脚镣.只能默默跟随,痛在心里.

“我就和弟弟在地里玩儿了一会,就听弟弟一声惨叫、惊飞上天.我赶紧叫上爹娘跟着,弟弟痛、我也痛.

请问好心人:我弟弟啥罪?刑期几年?谁是审判官啊?我妈说是人给我弟弟判的刑,难道人真的也管我们么?我们说话人能听懂么?人能告诉我弟弟犯了什么法么?人能告诉我弟弟被判了几年么?弟弟的脚被夹坏了怎么办?”

弟弟冤啊,呜呜。。。

老爹没别的招,只好找来认识的鸟人记录一下送行的场景.只希望这场景非空前、但绝后。千万、千万、千千万啊!

我,就是那个鸟人。心里也在流血,却爱莫能助。只盼鹅老爹的愿望能实现;也盼小弟能摆脱掉镣铐,自由飞翔。

天鹅也要服刑么?

【作者】四眼老老公鸡 【原文链接】鸟网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