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

摘要

上帝,或称天帝、昊天上帝等,中文本意泛指主宰天地宇宙的神,是超自然的最高的神,代表天或者等同于天。六上帝中的自然帝昊天上帝可代天,而人帝五方上帝不可代天;中华文化中单说上帝一般指自然帝昊天上帝。上帝又称帝、天帝、昊天上帝等,亦称天神、天主、皇天、皇天上帝、天皇大帝,部分文献又称“太一”等。“帝”后来通常用来指帝王、君主、天子。昊天上帝,昊天,皇天、天,“天”是最通常的说法,又称苍天、上天、上苍、老天、老天爷等,如“苍天在上”、“老天有眼”、“奉天承运”、“天谴”、“天生我材必有用”、“我的天啊!”、“天啦!”中的“天”。

上帝 概述

    

,或称天帝昊天上帝[1]等,中文本意泛指主宰天地宇宙的神,超自然的最高的神,代表天或者等同于天[2]。六上帝中的自然帝昊天上帝可代天,而人帝五方上帝不可代天;中华文化中单说上帝一般指自然帝昊天上帝。

上帝昊天上帝(玉皇上帝)


上帝[3],又称帝、天帝、昊天上帝,亦称天神[4]、天主[5]、天皇大帝[6]、皇天上帝、皇皇帝天[7]等,具有拟人化的神的概念。《说文解字》:“神:引出万物者也”。“帝”后来又用来指天子、帝王、君主。一方面认为昊天上帝居处北辰,“昊天上帝谓天皇大帝,北辰之星。”另一方面,将天与帝区分开,认为昊天为全天,《毛诗传》:“元气昊大,则称昊天。远视苍苍,则称苍天。此则天以苍昊为体,不入星辰之列”。昊天上帝,更自然化则称为昊天、皇天、天[8],部分文献又称“太一”[9]等,“天”是最通常的说法,又称苍天、上天、上苍、老天、老天爷等,如“苍天在上”、“老天有眼”、“奉天承运”、“天谴”、“天生我材必有用”、“我的天啊”中的“天”。春秋战国之时,思想进步,人文理性精神勃发,季梁曰:“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神为人造,民为神主,则上古神秘观念渐消,“上帝”之概念渐由自然之“天”取代,天为道德民意之化身,这构成了后世中国文化信仰的一个基础,而“敬天崇祖”是中国文化中最基本的信仰要素。

中国民间信仰和主流文化儒教信仰中的帝、天帝、上帝、昊天上帝,在道教中演化为玉皇上帝。在道教信仰中,玉皇上帝,即玉皇大帝,为天界、神界的皇帝,但祂并非道教中的最高神,在民间则被认为是主宰宇宙的至尊天神。

上帝-历史


史书中最早出现“上帝”一词的记载的书籍是《尚书》和《诗经》。《尚书》:“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其克相上帝,宠绥四方。”《诗经》:“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

昊天上帝(尚书)或皇天上帝(北京故宫供奉的牌匾)是上天、天帝、天父(与“地母”相对)、皇天(与“后土”相对)、老天爷等的正式称谓。上帝在中文的本意为泛指主宰天地宇宙的神,自古就在中文中出现。《通典》记载,周礼设六官,其中以六辂祭祀昊天上帝和东、南、西、北、中五大方位天帝:一曰苍辂,以祀昊天上帝。二曰青辂,以祀东方上帝。三曰朱辂,以祀南方上帝及朝日。四曰黄辂,以祭地祇、中央上帝。五曰白辂,以祀西方上帝及夕月。六曰玄辂,以祀北方上帝及感帝、神州。东方青帝太昊(伏羲氏),南方炎帝(神农氏),中央黄帝(轩辕氏),西方白帝(少昊),北方黑帝(颛顼),为人格化的五位上帝。


庄子认为,万事万物本于道,天由道而生。墨子把上帝鬼神看作人类之外的另一种生灵。东汉大儒郑玄声称“上帝者,天之别名”,并有六天一说,认为上帝有六位,即“昊天上帝”加东、南、西、北、中,五方上帝。宋朝理学派大儒朱熹认为,“天”、“帝”、“道”、“理”都是同一本体的不同称呼,心学派陆九渊、王阳明则认为“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

早期的上帝,带有浓厚人格神色彩,如《尚书》“商书·伊训第四”中提到:“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后期儒家信仰中“上帝”的人格神色彩消亡,仅被视为哲学上的无形无名的“本体”,称为“理”。而人格神的上帝信仰则为道教所继承,发展为“玉皇大帝”,但已不再作为至上神(道教信仰,“道”的化身“三清”高于代表“天”的“玉帝”)。



中国民间神话信仰和主流文化儒家信仰中的天、上帝、天帝、昊天上帝,在道教神话中演化为玉皇大帝。在道教信仰中,玉皇大帝为天界、神界的皇帝,但他并非道教中的最高神,在民间则被认为是主宰宇宙的至尊天神。


作为东皇太一的上帝可能就是太阳神,就是殷商的最高神祇帝俊。周王在冬至日祭祀上帝,就暗示是祭祀太阳神,因为冬至日那天黑夜最长。商周时期奉祀的日月天神,在《山海经》、楚帛书等文献里都有记载。《海外南经》载:“东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日羲和,方浴日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是生十日。”《大荒西经》载:“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这说明帝俊之妻羲和生了十个太阳,常羲生了十二个月亮。这个天神帝俊就是太阳和月亮的父亲,也就是日月之神。长沙子弹库战国楚帛书的创世神话说:“日月(俊)生……帝(俊)乃为日月之行。”这里也说“日月”是由帝俊产生的,可见帝俊为日月之神的传说,产生的年代非常久远。在商周时期人们的观念里,日月之神就是上帝明神,也是人君的象征。《国语·周语上》载:“古者先王既有天下,又崇立上帝明神而敬视之,于是乎有朝日、夕月以教民事君。”韦昭注:“上帝,天也。明神,日月也。”《礼记·杂记下》记录孟献子的话说:“正月日至,可以有事于上帝。”周以十一月为岁首,周历“正月”即夏历十一月。“日至”谓冬至。这是十一月冬至日祭祀“上帝”的事例。郑玄《礼记·郊特牲》注:“天之神,日为尊。”孔颖达《诗·小雅·十月之交》疏:“日者,太阳之精,至尊之物。”这就是古人把日神视为上帝神明的原因。《后汉书·五行志六》引《日蚀说》云:“日者,太阳之精,人君之象也。”战国时代的《楚帛书》中,言“帝夋乃为日月之行”。郑玄《诗·北风·柏舟》注:“日,君象也。”太阳神是人君的象征,古代君王率领臣民对太阳神顶礼膜拜,自然有利于巩固自己的权威和统治地位。帝俊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最为显赫的人物,他不仅是日月之父,也是至高无尚的上帝。黄帝既是神话传说五帝中的“中央天帝”,也成为古史传说中最为显赫的人文始祖。还有一种说法是,帝俊实乃商朝上帝的人格化。昊天上帝在商朝时称为帝俊,商王认为帝俊是他们的祖先神,是全能之神,所以人民应该接受帝俊的子孙商王的统治,不能有二心,否则就会受到天罚。到西周则干脆就称为天或上帝,周王与商王一样,自称是“天子”,取义为“天之元子”,其目的实际与商王一样。周代商后,帝俊从最高天神坠落为氏族英雄,改变了人类上古宗教一般的发展趋向,造就了独具特点的中华文化。帝俊和东皇太一是上帝的不同表现。

上帝-天,昊天上帝,玉皇上帝

天、昊天上帝、玉皇上帝通常被视为等同的概念,又有些微区别。

天,含有表示整个大自然、天然宇宙整体的意思,代表天的天公、老天、老天爷等叫法更加人格化,不过同样表示自然神。上帝和天相比,具有一定的人格化的意味。郑玄曰:“上帝者,天之别名也。”;另一方面,有时又作了区分,如《汉书》:“四年春,郊祀高祖以配天,宗祀孝文皇帝以配上帝”,其中又将天和上帝区分开来,上帝地位低于天。以郑玄为代表的神学体系认为上帝为天之别名,总共有六天、六上帝。六上帝、六天帝即昊天上帝与五方上帝。昊天上帝为全天之帝;五方天帝各为一方天帝,分别为中央土德黄帝含枢纽、东方木德青帝灵威仰、南方火德赤帝赤熛弩、西方金德白帝白招拒、北方水德玄帝汁光纪。以王肃为代表的宗教系统认为五行人帝可称为上帝,但不可称为天;昊天上帝则可称为天,祭祀昊天上帝即代表祭天。[2]周朝以后的儒教继承了周以前的中华宗教信仰传统,因而历代祭天延绵不绝。

(图)上帝昊天上帝(玉皇上帝)



道教中的玉皇大约是东汉时期出现的概念,由儒教中的昊天上帝转化而来,但更人格化了。宋真宗封玉皇号曰“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玉皇大天帝”,宋徽宗再加封玉皇大帝为“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上帝”,玉皇和昊天合一,从而大大提高了玉皇在民间的威望,令玉皇信仰流行开来。[10]玉皇上帝、昊天上帝,名称有异,而所指相同,实指一体,只是不同的场合使用不同的概念。儒教、中国传统官方祭祀中一般称昊天上帝,而民间、道教中多称玉皇大帝。

玉皇上帝通常又称玉皇大帝、玉皇、玉帝,为众神之王、神界皇帝,是中华民间信仰中地位最高的神。玉皇上帝(昊天上帝)是真正神界地位最高的“上帝”。中华文化中单说“上帝”,即指天上的玉皇上帝(昊天上帝),而一般不指“五方上帝”。如:

《诗经·大雅》:“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国。”
《诗经·鲁颂》:“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无灾无害。”
《尚书·周书》:“惟时上帝,集厥命于文王。”
《礼记·王制》:“天子将出,类乎上帝。”
《礼记·礼运》:“圣有作,然后修火之利,范金合土以为台榭宫室牖户,以炮,以燔,以亨,以炙,以为醴酪,治其麻丝,以为布帛,以养生送死,以事鬼神上帝,皆从其朔。”
孟子曰:“虽有恶人,斋戒沐浴,则可以祀上帝。”
《晋书》:“一人吁嗟,王道尚为之亏。况群神怨憾而不怒动上帝乎!”
《三国演义》:“云长曰,‘臣等非人,乃是鬼也。上帝以臣二人平生不失信义,皆敕命为神。’”
《三遂平妖传》:“常闻说上帝无私,却不信有个秘字。”
《阅微草堂笔记》:“上帝且以真人一符增置一神”,“上帝好生汝”,“苟其无罪,天地未尝不并育,上帝所不诛。”
《桃花扇》:“今奉上帝之命,封为飞天使者,走马到任去也。”

尽管玉皇上帝为中华民间信仰中的最高神、众神之王,在道教中和太上老君一样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玉皇被称为“诸天之主”、“万天之尊”,但地位低于道教中的最高神灵三清:元始天尊、道德天尊、灵宝天尊。在道教中,玉皇上帝的职能是“承三清之命,察紫微之庭”,“小事专掌,大事申呈”。

上帝-玄天上帝

玄天上帝,全称北方真武玄天上帝,也称北极玄天上帝。常被简称为北帝、真武大帝或玄天上帝。其又有玄武大帝、北极大帝、北极佑圣真君、开天大帝、元武神等称;俗称上帝公、上帝爷或帝爷公。玄天上帝为五方上帝之一。昊天上帝和五方上帝合为六上帝。

其象征北极星,为统理北方之道教大神、统领所有水族(故兼水神),因北方在五色中属于黑色,又称黑帝。玄天上帝亦是明朝镇邦护国之神,明朝官方建了许多玄天上帝庙,并由官方祭祀。北帝据说拥有消灾解困,治水御火及延年益寿的神力,故颇受拥戴。据《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说,玄天上帝是太上老君第八十二次变化之身,托生于大罗境上无欲天宫,为净乐国王及善胜皇后之子。皇后梦而吞日,觉而怀孕,经一十四月及四百余辰,降诞于王宫。后既长成,遂舍家辞父母,入武当山修道,历42年功成果满,白日升天。玉皇大帝有诏,封为太玄,镇于北方。

《佑圣咒》称玄天上帝是“太阴化生,水位之精。虚危上应,龟蛇合形。周行六合,威慑万灵”。因此,北帝属水,当能治水降火,解除水火之患。明代宫内多建真武庙就为祈免水火之灾。北帝消灭龟精蟒妖于脚下的功劳又被元始天尊封其为玄天上帝。而玄天上帝不仅仅统率所有水域的安全,他还是北极星的化身,可指引船只航行于正确方向,不会迷失于海上。

北帝肖像图至于玄武一词,原是二十八宿中北方七宿的总称。屈原《楚辞》之《远游》篇有句称:“召玄武而奔属”。玄武七宿之形如龟蛇,故注称,“玄武谓龟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鳞甲,故曰武”。北宋开宝年间,玄武神降于终南山。太平兴国六年(981年)封为翌盛将军。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加封为翌圣保德真君,后为避圣祖赵玄朗之讳,改玄武为真武。北宋宋真宗、宋徽宗、宋钦宗等屡有加封。玄武七宿之中有斗宿。道教重视斗星崇拜,称“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是人从投胎之日起,就从南斗过渡到北斗。人之生命寿夭均由北斗主其事。因此,人祈延生长寿,都要奉祀真武大帝。

上帝-各个宗教中的最高神

天、昊天上帝、玉皇上帝是中华宗教信仰中的最高神。在其它各种宗教中,同样存在各种神祇,各种宗教中的最高神见下。

印度教中,婆罗门神(梵天)为最高神;印度宗教文化中又有众神之首因陀罗(帝释天)以及主神梵天(大梵天、大梵天王)、毗湿奴、湿婆等,不同时代不同教派各个神的地位也不尽相同。
亚伯拉罕诸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均源自同一个原始宗教即古犹太教,因起源于闪米特人,又合称闪米特宗教。一般认为,亚伯拉罕诸教均为一神教,其崇拜的最高神为同一个神,但亚伯拉罕诸教宗教乃至同一宗教各教派中最高神的形象又有所差别。闪米特一神教以及其它一神教的神和中华宗教信仰文化等多神教信仰文化的区别是,神在一神教中不但是最高神,而且是唯一的神。
犹太教中的雅威,又译为耶和华、耶威,或意译为“神”、“主”、“上帝”,为犹太教中的最高神及唯一的神。
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新教)中的耶和华,又译为雅威、耶威,或意译为“神”、“天主”、“上帝”等,为基督教中的最高神及唯一的神。
伊斯兰教中的安拉,又译为阿拉、胡大(波斯语)等,或意译为“真主”等,为伊斯兰教中的最高神及唯一的神。
唯一神派自然神论者所认为的唯一神。
希腊神话中,第一主神宙斯为最高神。朱庇特是罗马的主神,罗马统治希腊后,宙斯改为朱庇特。
在古埃及宗教中,太阳神“拉”被奉为最高神。
苏美尔宗教文化中,最高神祇有三位:天神安努(An)、大气与风之神安利尔(Enlil)、水神恩基(Enki)。
玛雅文化信仰中,最高神为羽蛇神。
日本的神道教信仰中,最高神為天照大神。


 

上帝-注释

1.《通典·礼典》:“所谓昊天上帝者,盖元气广大则称昊天,远视苍苍即称苍天,人之所尊,莫过于帝,讬之于天,故称上帝。”
2.0 2.1 六上帝中,自然帝皇天上帝(昊天上帝)可称天,人帝即五行上帝(五方上帝)不可称天。《隋书·礼仪》:“五时迎气,皆是祭五行之人帝太皞之属,非祭天也。天称皇天,亦称上帝,亦直称帝。五行人帝亦得称上帝,但不得称天。”
3. 《晋书·志·礼》:“案易‘殷荐上帝,以配祖考’,祖考同配,则上帝亦为天,而严父之义显。周礼旅上帝者,有故告天,与郊祀常礼同用四圭,故并言之。”《汉书·志·祭祀·六宗》:“寻虞书所称‘肆类于上帝’,是祭天。天不言天而曰上帝,帝是天神之极,举帝则天神斯尽,日月星辰从可知也。‘禋于六宗’,是实祭地。地不言地而曰六宗,六是地数之中,举中是以该数,社稷等祀从可知也。天称神上,地表数中,仰观俯察,所以为异。宗者,崇尊之称,斯亦尽敬之谓也。禋也者,埋祭之言也,实瘗埋之异称,非周烟之祭也。夫置字涉神,必以今之示,今之示即古之神,所以社稷诸字,莫不以神为体。虞书不同,祀名斯隔。周礼改烟,音形两异。虞书改土,正元祭义。”
4. 天神、天帝,有时是泛指,有时专指天上神中之最尊贵者。《汉书·郊祀志》:“皆曰天子父事天,母事墬,今称天神曰皇天上帝,泰一兆曰泰畤,而称地祇曰后土,与中央黄灵同。” 
5 . 天主,又称天神,有并列为八神之一的主天之神天主,也有泛指天神的天主。《史记·封禅书》:“八神将自古而有之,或曰太公以来作之。齐所以为齐,以天齐也。其祀绝莫知起时。八神:一曰天主,祠天齐.天齐渊水,居临菑南郊山下者。二曰地主,祠泰山梁父…”韦昭云:“八神谓天、地、阴、阳、日、月、星辰主、四时主之属。”《汉书·列传·霍光金日磾传》:“本以休屠作金人为祭天主,故因赐姓金氏云。” 
6 . 《史记·五帝本纪》郑玄注云:“昊天上帝谓天皇大帝,北辰之星。”
7. 《元史·祭祀·郊祀》:“周礼所祀天神,正言昊天上帝。郑氏以星经推之,乃谓即天皇大帝。然汉、魏以来,名号亦复不一。汉初曰上帝,曰太一,曰皇天上帝。魏曰皇皇帝天。梁曰天皇大帝。惟西晋曰昊天上帝,与《周礼》合。” 
8 . 《宋书·志·乐》,尚书左仆射建平王宏:“竣据周礼、孝经,天与上帝,连文重出,故谓上帝非天,则易之作乐,非为祭天也。按易称‘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尚书云:‘肆类于上帝。’春秋传曰:‘告昊天上帝。’凡上帝之言,无非天也。天尊不可以一称,故或谓昊天,或谓上帝,或谓昊天上帝,不得以天有数称,便谓上帝非天。徐邈推周礼‘国有故,则旅上帝’,以知礼天,旅上帝,同是祭天。言礼天者,谓常祀也;旅上帝者,有故而祭也。孝经称‘严父莫大于配天’,故云‘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既天为议,则上帝犹天益明也。不欲使二天文同,故变上帝尔,故郑注以前天神为五帝,后冬至所祭为昊天。” 
9 . 太一,又称泰一等,常被视为等同昊天上帝,但有时又加以区分。“太一祠在楚东,以配东帝,故云东皇太一。”《天文志》曰:“‘天极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太一,天皇大帝也,与通极为一体,故曰通位帝纪也。”“泰一,天帝之别名也。”“泰一,天神之最尊贵者也。” 
10 . 《宋史·志·礼·吉礼·天书九鼎》:“徽宗政和六年九月朔,复奉玉册、玉宝,上玉帝尊号曰‘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上帝’,盖以论者析玉皇大天帝、昊天上帝言之,不能致一故也。又诏以王者父天母地,乃者祇率万邦黎庶,强为之名,以玉册、玉宝昭告上帝,而地祇未有称谓,谨上徽号曰‘承天效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祇’。”

上帝-参见

玉皇上帝
五方上帝

神祇

© 以上材料来自 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