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哨

摘要

 

口哨的由来

考察啸(啸及其啸艺,俗称口哨,下同)的历史,我们知道它是人类早期听觉表意手段之一。后来语言由于自身表意的优越性占据了主要听觉表意手段的地位,啸只是作为语言的补充(如隐秘的约定性和丰富性)而存在。再后来,啸又和音乐与口技结合,产生了啸艺,成为了一门艺术。

 

中国古代的口哨

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里就有记载。
汉、魏开始有名人(如诸葛亮、曹植等))吹奏。
晋代名士、竹林七贤的领袖之一的阮籍名气大且演奏水平高。一时名士争相慕习,蔚然成风。文学家、啸艺演奏家成公绥用当时地位很高的文体对其进行总结,写成了《啸赋》。
隋唐时代的九部乐、十部乐中有叶啸。
到唐代,孙广又对其进行理论总结,撰写了《啸旨》。
五代时开始有指啸的记载。
明代几乎已认为啸艺是隐逸修道的必修课。

 

口哨吹奏基础

一、口哨的发声
将口哨吹出声音是学习口哨艺术要进行的“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口哨入门者首先面临的是口型和舌位问题。
1、口哨的口型
嘬拢嘴唇,留一个大约能将小指肚伸进的小孔。
注:正确的口哨口型既是口哨发声的前提,更是经长期的练习后口哨音量增大的基础之一。
2、舌的位置
舌应贴着下牙齿内侧。
注:舌位至关重要。即使口型对,如舌位不对,也吹不出声来。
能吹出声后,舌位的轻微升降可改变声音的高低。
3、气息的运用
在仔细、反复体会口型和舌位后,深吸一口气,控制好口型和舌位,将气慢慢吹出。

一旦能吹出了口哨声,找到了如何吹口哨的精细的感觉,就要乘热打铁,加强练习,直到吹出稳定的口哨音乐。此时你就可自称是一位口哨吹奏者了,你的一只脚已迈进了口哨艺术的大门。
对不同的人来说,这一步有的一分钟就可达到,而有的需要多日甚至多年。该说的已说了,就看你的悟性和勤奋了。

 

口哨吹奏时的注意事项

口哨是集口腔共鸣如声乐、小提琴般的无定音器乐艺术以及音色似长笛短笛等的艺术形式! 所以口哨演奏就要考虑到以上器乐和声乐的各各方面:
1. 曲目表达的完整性
2. 呼吸运用:支持方面与效率方面
3. 哨音的清晰度、纯净度
4. 口腔共鸣的运用程度、口哨的响亮程度、
5. 口哨的音准程度
6. 口哨的各种基本技巧运用程度:滑音、吐音(断奏)、连奏音、跳跃性等
7. 曲目的节奏控制能力:准确、活力
8. 曲目的处理细致程度
9. 曲目风格的表达程度
10. 舞台表现:脸部表情和身体的协调
11. 曲目的感染程度

 

口哨发声并形成音乐的科学原理

一、边缘音原理
  我们注意到,山涧水流过石头边缘时,出现漩涡而产生潺潺的声音,大风吹过墙角也能发出啸啸的哨声,空气穿过被抖动的空竹时发出乌乌的声响,鸽哨在鸽子飞行时也能出现噜噜的鸣叫,给自行车的轮胎打气或放气时也能听到特殊的哨声,裁判吹哨时,哨子也能出现响亮的效果。
  乐器中的笛、箫发声也是是同样的道理。以笛为例,当吹奏者将气流吹向吹口时,气流到吹口对面的边缘后,一分为二,约三分之一的气流散到吹口外,三分之二气流进入管内,产生声波就产生乐音。这就是“边缘音”原理。
  
二、管的定律--管长决定音调,改变管长就改变音调;管的粗细与音高成反比。管身越粗音越低,反之则越高。
  笛子是管乐器,可发出多个不同的乐音,其发声原理为管的定律。
  笛子越长,吹出的音调越低;笛子越短,吹出的音调越高。把开水灌进暖瓶时,可听到从低到高连续的声音,这是因为暖瓶里的水面逐渐升高,从水平到瓶口的这一段“管长”越来越短的缘故。只不过暖瓶是只有一个口的“闭管”,笛子是两头都开口的“开管”。
  吹笛子时,用手按住或放开一些侧孔,就是改变管长,也就是改变音调,从而吹出不同的音调来。

三、口哨的发声原理:
  口哨不仅是人体乐器,也是人体管乐器。口哨的发声就是边缘音原理与管的定律的相同作用的结果。
  吹口哨时嘬拢嘴唇,嘴唇形成明显的褶皱;气流在褶皱的边缘附近形成了含有多种频率成分的空气漩涡,再由口哨这个特殊的人体管乐器的管长决定从中选出相应的频率部分,在管内形成驻波而发出哨声。这就是为什么口哨演奏时即使用“吸”的方法也能发出乐音的道理--只不过空气运动的方向与吹时相反,发音原理完全相同。所以可将吹吸结合的呼吸方法运用到口哨演奏中。
四、口哨形成音乐的发生原理:
  口哨的演奏基本是靠控制口型和气息的变化来进行的。口型的大小与音调成反比,气息的强弱与音调成正比。口型与气息的微小变化引起音高的变化。口哨音乐的演奏需要对口型和气息进行精细的控制。
  当口哨的口型出现微小的变化,气流冲击褶皱有微小变化的边缘时形成了另一种含有多种频率成分的空气漩涡,口型大小的变化引起气流的强弱变化,气流的强弱不同导致人体这个特殊管乐器的管的粗细、长短也发生微小的变化,决定从上面的频率中选出另一种相应的频率部分,在管内形驻波而发出另一种音高的哨声。
  经过长期的练习或训练,我们就能自如控制口哨的音高及其变化,从而吹出美妙动听的音乐来。

 

口哨演奏的类型

分析发音者,有自然界和人的不同。自然界之啸较为简单,但也不仅是鸟兽,还有“自然界发出的某种声响”。比较起来,其他啸声较为简单,人啸则较为复杂。概括啸声,大概只能说以高、清为主要特点。分析人啸发出的声音,有发出叫声(即啸叫)和演奏乐曲的啸乐两类。同为啸乐,和许多乐器一样,又可分为伴奏、合奏和独奏。按发音方法和原理,指啸和叶啸必须借助物体发声,与其相对的啸又可称为徒啸。分析发音作用,啸叫和啸乐不同。后者同音乐一样,一般是表达感情和感受;而前者还有实用的目的,如“用作共同行动或召集伙伴的信号”、与神仙巫术道家有关的行为、模拟自然存在的各种声音等。

有认为还有齿缝(音量过小且音域不到一个八度)、喉(啸音单一,无法灵活控制,呼麦似有同样问题)啸,我们不能赞同。蟋蟀啸虽然音域和表现力有限,但有特色,可作为表现技法在需要时运用。

 

中国口哨协会

2008年4月19日,中国口哨协会成立大会在北京梅地亚中心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会员参加了成立大会。这些参会人员都是近年来活跃在各地的口哨艺术工作者、爱好者和热心口哨人士,正是他们的努力为中国口哨艺术事业的蓬勃发展创造了条件。大会通过了协会章程、选举办法,选举产生了协会组织机构。协会的成立得到了多方关注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著名影视导演叶大鹰、著名青年二胡演奏家王晓南、刚刚荣获第十三届青歌赛流行唱法银奖的香格里拉组合,以及国内多家媒体机构到场祝贺,74岁的著名口哨演奏家、前中央交响乐团首席双簧管演奏家章棣和先生也应邀出席这次盛会。

成立仪式后,还举办了“音乐口哨、吹响奥运暨2008国际口哨邀请赛”启动式。中国口哨协会首任理事长余音称:“口哨与我国古老的‘啸’文化有极深渊源。我们希望通过协会组织的后续活动,把长期以来贴在口哨表面的‘俗文化’标签揭掉。对奥运而言,我们也要用跨越国界的‘哨语’,与同一个世界的朋友分享吹奏口哨的乐观、向上的情绪。” 会后,协会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晚宴与演出。演出在热烈、祥和的气氛中持续了近三个小时。来自全国各地的口哨精英纷纷登台献艺,演绎了一首首动人的中外音乐作品。 香格里拉组合带来了高水平的原生态无伴奏合唱。口哨艺术家和嘉宾们的倾情表演为前来祝贺的各界人士送上了一场别具特色的音乐盛宴。

20日上午,来自全国各地近百名口哨爱好者和演奏家主动填写了入会申请表,并现场领取了会员证。带着协会成立之后的喜悦和对祖国首都的热爱,部分初次到北京的口哨爱好者还参观了天安门广场等著名景点。

中国口哨协会是由众多热爱口哨艺术、投身口哨事业、关心口哨发展、潜心口哨研究的哨界精英和专业人士共同参与发起的群众性组织,集中了国内目前已知的最顶尖口哨高手和最积极口哨活动家,致力于推动中国口哨艺术的发展,为中国口哨艺术的传播与推广积极创造条件,为中国口哨艺术的创作和研究不断的开拓创新,将这一最具广泛群众基础的艺术形式提升到专业化的高度并创造职业化的环境,以实现中国口哨艺术事业的繁荣。

 

中国古代赞美口哨音乐的诗歌


(注:“啸”在这里指用口哨吹奏歌曲。)
一、有关长啸的诗歌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唐朝 王维
发妙声于丹唇,激哀音于皓齿。
--西晋 成功绥
鼓翼舞时风,长啸激清歌。
——曹植《远游篇》,《全魏诗》卷六
长啸激清风,志若无东吴。
——左思《咏史》,《全晋诗》卷七
静言幽谷底,长啸高山岑。
——陆机《猛虎行》,《文选》卷二八
云容水态还堪赏,啸志歌怀自自如。
——杜牧《齐安郡晚秋》,《全唐诗》,卷五二二

二、有关苏门长啸的诗歌
注:苏门长啸:中国古代口哨音乐的重要流派,对阮籍之长啸有重要影响。
志士惜白日,久客藉黄金。敢为苏门啸,庶作梁父吟。
——杜甫《上后园山脚》,《读杜心解》卷一
风泉有清音,何必苏门啸。
——孟浩然《题终南翠微寺空上人房》,《孟浩然诗集校注》卷一
严子垂钓日,苏门长啸时。悠然意自得,意外何人知?
——白居易《秋池独泛》,《白居易集》卷二九
惟应逢阮籍,长啸作鸾音。
——李商隐《寄华岳孙逸人》,《玉谿生诗集笺注》卷三
苏门山上莫长啸,薝蔔林中无别香。
——苏轼《景纯复以二篇,一言其亡兄与伯父同年之契,一言今者唱酬之意,仍次其韵》其二,《苏轼诗集》卷一一

三、有关坐啸之诗歌
注:参见“‘坐啸’的来历”。
坐啸徒可积,为邦岁已期。
——谢朓《在郡卧病呈沈尚书》,《文选》卷二六
坐啸昔有委,卧治今可尚。
——丘迟《旦发鱼浦潭》,同上,卷二七
莺声随坐啸,柳色唤行春。
——岑参《陪使君东郊早春游眺》,《全唐诗》,卷二00
邦牧今坐啸,群贤趋纪纲。
——高适《单文逢邓司仓覆仓库因而有赠》,同上,卷二一一
高斋有谪仙,坐啸清风起。
——刘禹锡《春日寄杨八唐州二首》其二,同上,卷三五五

四、有关啸傲之诗歌
注:啸傲:口哨音乐表现出的狂放、洒脱之气。
揽胜雷山舒啸亭,诸峰秀拱透云程。啸傲池边红日伴,舒怀岩壑白云迎。
——苏轼的《舒啸亭》诗(《苏轼诗集·苏轼诗集增补》)
和清·吴嘉纪的《送程子布》:
啸傲终年傍俗喧,君今不愧古晨门。天寒禄米持沽酒,雨夜家山忆灌园。
——《吴嘉纪诗集》卷四
啸慠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陶渊明《杂诗》,《文选》卷三0
啸傲张高盖,从容接短辕。
——李商隐《哭遂州萧使郎二十四韵》,《玉谿生诗集笺注》卷一

 

古老的口哨音乐—啸

  千百年来,在牧野这块儿古老大地上,吹口哨似乎已成为百姓的一种本能,人们常常下意识地用口哨抒发自己的喜怒哀乐。但如果说牧野大地原本就是“口哨之乡”,吹口哨的“鼻祖”就来自我们牧野之地,恐怕还有人不大相信。
  据《辉县志》记载:“三国正始正年(公元244年)前后,著名文学家阮籍、嵇康、山涛、向秀、刘伶、阮咸、王戎七人啸傲聚居于山阳(今辉县市西南山阳村南一带),遨游于竹林之间,史称竹林七贤。”文中所谓的啸,乃是古人的一种特殊习尚,在中古仕林尤为盛行。从我国最早的一部词典《说文解字》来看:“啸,吹声也。”作者许慎认为啸是吹气之声,口腔、唇、舌通过气流的控制,可以作为乐器使用。由此可知,口哨在我国早已有之,在东方古国的五音聚会中,啸是一种颇为神奇的口哨音乐。
  作为“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不仅是著名的文学家,而且是当时最杰出的口哨表演艺术家。但他的口哨技艺的日臻成熟得益于他老师的悉心辅导,那就是我们牧野大名人孙登。又据《辉县志》载:“孙登(约公元205年~263年),字公和,号苏门生,魏晋之汲郡共人,无家居,隐居于苏门山石窟中,好读《易》,抚琴,尤擅长啸,其声悠扬悦耳,如鸾凤和鸣。……时,大将军司马昭闻知孙登所为,派阮籍前去拜访,阮籍与之探讨老庄学说及气功之术,登一言不发。阮籍无奈,长啸而返,行至半山只听孙登以啸应和,阮籍遂记其啸声章法,作《苏门啸旨》。”阮籍向孙登学习口哨技艺有一个具体的处所,即后人所谓的“啸台”。至今,辉县市百泉湖北畔的苏门山顶还保留有“晋孙登啸台”。在中古时期,苏门啸不仅对阮籍有重大影响,使阮籍从优美、雄壮的啸声中领会到了啸的真谛,从而创造了“阮氏逸韵”,形成了风格放逸的口哨。而且对后代诗人的影响很大,杜甫《上后园山脚》诗云:“志士惜白日,久客籍黄金。敢为苏门啸,庶做梁父吟。”白居易《秋池独泛》诗云:“严子垂钓日,苏门长啸时。悠然意自得,意外何人知?”
  《啸旨》是我国惟一的一部记载啸的专著,作者是唐人孙广。在这部书中,他对当时演奏口哨作了详尽说明,如对当时的十二种演奏方法的介绍:内激、外激、大沉、小沉、五太、五少、散、越、匹、叱、含、藏。还对一些当时流行的口哨曲作了介绍,可惜的是这些演奏技法和曲目都未能流传下来。
  中国古代有三种啸经常见于文献记载:一,长啸。指蹙口长声发啸,其声音宏放,有石破天惊的气势。主要功能在于宣泄激荡的情思。如岳飞的《满江红》词:“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二,吟啸。又称啸咏,指且吟且啸,即在发啸之时,间以吟诗,以增加声韵的清雅和意境的美丽。名流、逸士们经常借以显示自我的风流和潇洒。啸咏是口哨艺术与诗歌艺术的融合,尽管我们无缘赏听它的声音,但它的美丽、幽雅是可以想见的。三,啸歌。又称歌啸,即以啸声模拟歌的曲调。明代学者程明善认为“歌之源出于啸”,因称歌为“啸会”。
  啸,不借助任何工具,是一种极为自由的音乐艺术。它体现了古人对自然之美的崇尚和追求。清·张汉《啸余图谱》卷一:“灵均之为声也,以骚;子云之为声也,以赋;少陵之为声也,以诗。骚耶、赋耶、诗耶,皆有天焉处乎其中,而终不如苏门一啸,山鸣谷应,与天为尤近。故曰‘丝不如竹,竹不如肉。’盖深知夫声不自声,而以天为声也。”张氏的意思是说,屈原的骚、杨雄的赋和杜甫的诗,不能说不美,但皆不如苏门一啸,因为它更近于天然的境界,啸是天然之音、天籁之音。
  骚人墨客在耳濡目染啸的同时,还将啸融于楮墨之间,从而使这种口哨音乐艺术迈入了语言艺术的殿堂。先秦时期已有若干描写啸的诗句,两汉稍衰,魏晋时代出现了专门描写啸的杰作,成公绥的《啸赋》。
  通过以上所述,我们了解到古老的牧野大地原本是“口哨之乡”,因为中国吹口哨的“鼻祖”就出自这里。作为现代人,我们为有如此古老的文化而骄傲,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将这古老的文化发扬光大,使这朵古老而又新鲜的花朵在我国文艺百花园中盛开不衰。

中国民族乐器

展开收起  乐器类别 乐器名称 吹奏乐器 木叶| 纸片| 竹膜管(侗族) | 田螺笛(壮族) | 招军(汉族) | 吐良(景颇族) | 斯布斯额(哈萨克族) | 口笛(汉族) | 树皮拉管(苗族) | 竹号(怒族) | 箫(汉族) | 尺八 | 鼻箫(高山族) | 笛(汉族) | 排笛(汉族) | 侗笛(侗族) | 竹筒哨(汉族) | 排箫(汉族) | 多(克木人) | 篪(汉族) | 埙(汉族) | 贝(藏族) | 展尖(苗族) | 姊妹箫(苗族) | 冬冬奎(土家族) | 荜达(黎族) | 口利咧(黎族) | 唢呐(汉族) | 管(汉族) | 双管(汉族) | 喉管(汉族) | 芒筒(苗族) | 笙(汉族) | 芦笙(苗| 瑶| 侗族) | 确索(哈尼族) | 巴乌(哈尼族) | 口哨(鄂伦春族) 弹拨乐器 金属口弦(苗族、柯尔克孜族) | 竹制口弦(彝族) | 乐弓(高山族) | 琵琶(汉族) | 阮(汉族) | 月琴(汉族) | 秦琴(汉族) | 柳琴(汉族) | 三弦(汉族) | 热瓦甫(维吾尔族) | 冬不拉(哈萨克族) | 扎木聂(藏族) | 筝(汉族) | 古琴(汉族) | 伽耶琴(朝鲜族) | 竖箜篌| 雁柱箜篌 拉奏乐器 梆子(汉族) | 杵(高山族) | 叮咚(黎族) | 梨花片(汉族) | 腊敢(傣族) | 编磬(汉族) | 木鼓(佤族) | 切克(基诺族) | 钹(汉族) | 锣(汉族) | 云锣(汉族) | 十面锣(汉族) |星(汉族) | 碰钟 | 钟(汉族) | 编钟(汉族) | 连厢棍(汉族) | 唤头(汉族) | 惊闺(汉族) | 板(汉族) | 木鱼(汉族) | 吾攵(汉族) | 法铃(藏族) | 腰铃(满族) | 花盆鼓(汉族) | 铜鼓(壮| 仡佬| 布依| 侗| 水| 苗| 瑶族) | 象脚鼓(傣族) | 纳格拉鼓(维吾尔族) | 渔鼓(汉族) | 塞吐(基诺族) | 京堂鼓(汉族) | 腰鼓(汉族) | 长鼓(朝鲜族) |达卜(维吾尔族) | 太平鼓(满族) | 额(藏族) | 拨浪鼓(汉族) | 扬琴(汉族) | 竹筒琴(瑶族) | 蹈到(克木人) | 萨巴依(维吾尔族) 打击乐器 乐锯(俄罗斯族) | 拉线口弦(藏族) | 二胡(汉族) | 高胡(汉族) |京胡(汉族) | 三胡(汉族) | 四胡(汉族) | 板胡(汉族) | 坠琴(汉族) | 坠胡(汉族) | 奚琴(汉族) |椰胡(汉族) | 擂琴(汉族) | 二弦(汉族) | 大筒(汉族) | 马头琴(蒙古族) | 马骨胡(壮族) | 艾捷克(维吾尔族) | 萨它尔(维吾尔族) | 牛腿琴(侗族) | 独弦琴(佤族) | 雅筝(朝鲜族) | 轧筝(汉族)
© 以上材料来自 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