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

摘要

悲剧是戏剧主要体裁之一,以剧中主人公与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及其悲惨的结局,构成基本内容的作品。

悲剧是戏剧主要体裁之一,以剧中主人公与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及其悲惨的结局,构成基本内容的作品。它的主人公大都是人们理想、愿望的代表者。悲剧以悲惨的结局,来揭示生活中的罪恶,即以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从而激起观众的悲愤及崇敬,达到提高思想情操的目的。悲剧渊源于古希腊,由酒神节祭祷仪式中的酒神颂歌演变而来。在悲剧中,主人公不可避免地遭受挫折,受尽磨难,甚至失败丧命,但其合理的意愿、动机、理想、激情预示着胜利、成功的到来。悲剧撼人心魄的力量来自悲剧主人公人格的深化。在戏剧史上,根据悲剧所涉及生活范围的不同,一般分为四种类型。其一为英雄悲剧。它往往表现政治斗争、阶级斗争、民族斗争中的重大题材。直接表现各派政治力量、不同阶级之间的正面冲突。其二为家庭悲剧。表现家庭之间、家庭内部各种复杂的伦理关系及不同的人生价值观念、道德法则酿成的激烈的矛盾冲突及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其三为表现“小人物”平凡命运的悲剧。与“小人物”相对立的是来自社会各个角落的有形与无形的巨网。最后一种其表现的矛盾冲突贯串整个人类社会生活,展现着人类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艰难历程。

悲剧 类型

    

 在戏剧史上,悲剧的题材经历了一个由窄而宽的发展过程,人物性格也由单纯趋向复杂,描写则由外在矛盾伸向内在矛盾。古典主义时期以前,悲剧多取材于神话、传说、民族史诗,主人公只有超人的神祇、高贵血统的王公贵族才有资格担当。一般说来,那时的人们崇尚英雄悲剧,侧重从国家生活、宗教生活、伦理生活中撷取惊心动魄的场景,表现激烈的感情、崇高的思想、伟大的人格、不朽的精神。随着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兴起,下层人民苦难的生活才成为悲剧的表现对象。到了近代,悲剧愈益面向现实的、平静的、日常的生活,重视表现人的内在精神活动。根据悲剧所涉及生活范围的不同,一般分为4种类型。

英雄悲剧

悲剧悲剧--赵氏孤儿

这类悲剧往往表现政治斗争、阶级斗争、民族斗争中的重大题材。悲剧双方往往是不同阶级、不同政治力量的代表,正义与邪恶势力营垒分明。悲剧主人公一般禀赋高贵,具有崇高的品质,肩负着不寻常的使命,忠实于自己的公民职责,将国家、阶级、民族的利益看得至高无上,为此不惜牺牲爱情、亲人和生命。如古希腊悲剧《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主人公盗天火给人间,勇敢地反抗众神之父宙斯。法国古典主义剧作家P.高乃依、德国剧作家J.C.F.席勒的悲剧,也多数属于“普罗米修斯”式的英雄悲剧。J.拉辛与 J.W.von歌德等也创作过此类悲剧。中国古典戏曲《清忠谱》、《赵氏孤儿》等也可归属于英雄悲剧。

家庭悲剧

表现家庭之间、家族内部各种复杂的伦理关系及不同的人生价值观念、道德法则酿成的激烈矛盾冲突。古希腊悲剧《复仇神》、《厄勒克特拉》、《美狄亚》、《伊菲革涅亚在陶里斯》都是这类悲剧。此外很多表现爱情悲欢离合的悲剧也近似于“家庭悲剧”,象W.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拉辛的《菲德拉》、中国戏曲《牡丹亭》、《梁山伯与祝英台》及曹禺的话剧《雷雨》等。这种类型的悲剧不同于英雄悲剧,它不直接表现各派政治力量、不同阶级之间的正面冲突,而是在社会政治风云变幻的背景之前,透过家庭关系和伦理道德观念的冲突展现出时代的种种矛盾。
表现人们日常生活需求,即“小人物”平凡命运的悲剧

现代剧作家往往把平凡的“小人物”作为悲剧的主人公,与他们相对立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来自社会各个角落的有形与无形的巨网。E.奥尼尔的《安娜·克里斯蒂》中的年轻水手、老水手及他的女儿,各自怀着平凡而合理的渴求,但严酷的现实所加给他们的却是深重的精神苦难。《天边外》则把一个理想主义者置于卑琐的现实环境中,表现他肉体的毁灭和精神的解脱。A.米勒的《推销员之死》,表现了一个老推销员所信奉的价值观念的破灭。E.奥尼尔的悲剧观念可以表明这类悲剧的实质。在他看来,一个只追求轻而易举的成就、安于现状的人,没有真正的价值,悲剧性就在于人在永不满足的、不能实现的追求中找到自我;悲剧能使人在精神上变得高尚,使他们从日常生活的琐碎贪求中解放出来。

悲剧悲剧--浮士德

最后一种类型的悲剧,其所表现的矛盾冲突贯穿整个人类社会生活,表达了人类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以及对理想社会的渴望,并力图认识、掌握、驽驭自然、社会及人自身,展现着人类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艰难历程。这种类型的悲剧实际上是必然与自由的悲剧冲突。古希腊的“命运悲剧”就是这种悲剧。所谓“命运”,不过是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及自然与社会的法则,即一定社会历史条件对人的生命活动的限定。《俄狄浦斯王》便是一部人与命运抗争的悲剧,尽管悲剧主人公最终亦未摆脱命运的罗网,但他却在不妥协的抗争中获得了自身的价值。歌德的《浮士德》通过悲剧主人公探讨着人生的目的。《浮士德》几乎把人生的一切苦果与美酒都尝过,终于发现官能的享受、知识的追求以及科学、艺术、爱情的甘甜都是有限的;唯有亿万人民永不衰竭的热情,永不停息的创造,改天换地的伟大实践,才是人生最伟大的目标。在这里,个人找到了与自然、与社会、与人类同一的永恒价值。当代有些剧作家从人在荒诞的世界中的尴尬处境寻找悲剧题材,借以表现人们对失去了的人的本质力量的渴求。E.尤内斯库的《椅子》揭示了现代西方人真实的可悲境遇:人的地位被越来越多的“物”取代了,而人却被降到了物的地位。S.贝克特的《等待戈多》再现了现代西方人的一种悲剧意绪:对物质生活的追求都在逐步实现,但人们又普遍感到还有更重要的未能得到。剧中人物在光秃如沙漠的舞台上欲生不能,求死不得,做着一连串莫明其妙的动作,讲着不知所云的话语,在等待着“戈多”。然而戈多没有来,也不知何时能来,更不知戈多为谁,但必须等待下去。在这类悲剧中,悲剧人物的对面是异己的自然力、社会力,人就是与这些无形而又不存在的力量顽强斗争着。必然与自由的矛盾冲突,是人类社会生活中最深层次的矛盾冲突。实际上,前3类悲剧冲突归根结柢也都表现着必然与自由的斗争,只不过是在特定的领域中进行的。

悲剧 实质

    

无论“英雄悲剧”、“家庭悲剧”,还是“小人物悲剧”,都要探索到人类本质力量这一人生最深的底蕴。人们意识到的与意识不到的要求、欲望、情感、意志、思维、兴致等等,都是历史的产物,是文化对人的生成。悲剧性的矛盾体现了人的内在生命运动的无比丰富性与独特性。然而,悲剧人物又不可能在现实中实现自我的意愿。在莎士比亚的悲剧中,与其说颤栗于人的罪恶,莫如说震慑于人自身那超越个人意志所能遏制的力量,诸如野心权势欲、金钱欲、复仇欲、嫉妒、爱情、情欲等等,这些欲望强大到足以创造一切和毁灭一切。人类的分裂冲突,与其说是人与外在世界的搏斗,莫如说是人与自己内在的本质力量在搏斗,是人自身的分裂与对立。理性带给人新的觉醒,而高度理性的哈姆雷特却由此使自己刚毅的性格蒙上了犹豫的阴影,精神上不懈的追索使得行动变成苍白,自觉到行动的有限和目标的无限之后,痛苦便永远无法排遣地萦绕在心头。人是由自己创造的,人也就被自己所毁灭,不论战胜或毁灭,均来自于人自身内在的有意识与无意识的力量,使得我们将自己意识到的或意识不到的欲望、情感、意志、思维、行动、命运都提升到人类自我创造的历史行程当中去,从而获得发展与完善自我,确证自身的解放之感,获得要求有一个合理的社会环境的自觉意识。

悲剧悲剧--李尔王

别林斯基认为,悲剧的因素存在于现实中,所谓生活的肯定中;悲剧的世界是人类热情和意志无限的世界。黑格尔强调,悲剧必须显示出伦理实体性的因素,悲剧的矛盾双方都要有伦理的辩护理由,它们应体现为不同的伦理力量。他所说的“伦理性的实体”,作为一个具体的统一体,“是由各种不同的关系和力量所形成的整体”,实则指人类现实社会。而伦理力量存在于国家生活中、家庭生活中、宗教生活中,体现着现实关系、自然意愿与道德法则,诸如公民义务、职责、统治者的意志、亲属之爱等等,它们对“现实生活利益和关系积极参与和推进”。从这个意义上说,悲剧矛盾深深植根于历史的必然性之中。然而,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说:“‘历史’并不是把人当做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来利用的某种特殊的人格。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正是在个人活动与历史的相互关系的历史观的基点上,恩格斯提出了那个著名的悲剧定义:“历史必然的要求与这个要求的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悲剧冲突。”在他们看来,历史是这样创造的:最终的结果总是从许多单个的意志的相互冲突中产生出来的,任何一个人的愿望都会受到任何另一个人的妨碍,而最后出现的结果就是谁都没有希望过的事物。各个人的意志虽然都达不到自己的愿望,而是融合为一个总的平均数,一个总的合力,每个意志都对合力有所贡献,因而是包括在这个合力里面的。这样的一幅历史图景,最易在悲剧中清楚地向人们展示出来。《安提戈涅》如此,《哈姆雷特》、《李尔王》、《麦克白》同样如此。安提戈涅为尽手足之情献出生命,可是克里翁由于自己的专横残暴,同样遭到始料不及的惩罚,儿子、王后相继自杀身亡。《哈姆雷特》最终的结局,既非哈姆雷特的意愿,也非克劳迪斯的本意,他们都按照自己所处的地位、对事物的理解和要求行动着,每个人的行动必定与另一个人的行动发生冲撞,而每个人的行动的结果都背逆了他的愿望。雷欧提斯要为父亲和妹妹报仇,反倒成了国王阴谋中的凶手,而国王为此也断送了王后与自己。悲剧双方都有伦理的辩护理由,并不等于说他们必定都是合理的,对历史的合力所起的作用是一样的。在这里,不能用“善”与“恶”、“有罪”与“无罪”去理解悲剧冲突,使之庸俗化。

悲剧 人物

    

 悲剧人物,无论是埃斯库罗斯塑造的普罗米修斯式的英雄,还是像莎士比亚塑造的哈姆雷特、麦克白、李尔、奥赛罗,抑或像《等待戈多》中表现出来的现代西方社会的悲剧意绪,均体现出人生有价值的东西的毁灭。悲剧所给予人的惊魂动魄的感受,并不在乎它向人们展示的不可抗拒的矛盾法则以及那些摧残人、拨弄人的来自自然、社会的强大力量;悲剧打动人心的力量来自人自身,来自主人公不甘心于命运的安排,并以有限的力量向强大的环境所做的抗争。他们虽处逆境,却并不一味地哀怨、叹息、乞怜、束手待毙、无所作为。相反,悲剧人物偏偏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按照自己对生活的要求和愿望去奋争。那位古希腊著名的俄狄浦斯王,虽难逃厄运的支配,弑父娶母,但他的一生,始终执着于自己神圣的责任和使命。这些人物都是自己选择自己的行动,以自己的意志支配自己的命运。阿基琉斯丝毫不为母亲的警告所动,在他看来,荣誉高于生命,毅然投入战争。赫克托耳明知战斗万难取胜,但他既不开门降敌,也不怯阵逃遁,而是在父母妻儿的哀痛哭泣声中,面对死亡,与阿基琉斯决一死战。《赵氏孤儿》中的程婴、公孙杵臼,《清忠谱》中的周顺昌等五义士,都是这样的悲剧英雄。安提戈涅尽管惋惜自己青春年华,留恋美好的人生欢乐,但她自由地做出了她认为应该做的事,死而无憾。与安提戈涅相比,窦娥生前没有来得及做自己想做的事,她的勇气、胆识毫不逊色于安提戈涅。然而,黑暗的现实打碎了窦娥幻想的同时,也扼杀了她任何行动的可能。关汉卿并没有让天地由于证实窦娥的冤枉,从而代替了窦娥个人的复仇行动。天地也救不了她,伸冤报仇的任务还得靠窦娥死后的鬼魂去完成。窦娥死后的复仇,实际上是她性格发展的必然行动。

悲剧--复仇记

在所有的悲剧中,人的自觉的意志、自觉的行动在英雄悲剧中表现得最强烈鲜明、显而易见。其实,这是一切悲剧人物的本质特征,甚至那些挣扎于死亡线上的孤苦无助的可怜的人们,当他们意识到自己悲惨的处境,力图摆脱、改变自己的命运时,也就成为悲剧人物。《安娜·克里斯蒂》中的女主人公,虽沦落风尘,受尽侮辱,却追寻着独立的人格、真正的爱情并与命运苦斗。《天边外》中的罗伯特身居偏僻的农庄,为了虚幻的爱情放弃了出海追寻理想的机会,而农庄的狭小的围墙却把他毁掉了。

悲剧人物总是热烈地永不停顿地向宇庙、向自己的灵魂探索和查问,他不会漠然无视外部世界与内心世界的矛盾。他或者去思考,或者去表示自己的爱憎,或者付诸行动,他总要对自己的命运负责,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对自己行为后果负责。俄狄浦斯王自己刺瞎了自己的眼睛;奥赛罗一旦发现自己的轻率所酿成的大错,便毅然自杀,以惩罚自己。

在艺术中,人类的历史、命运,都是经过由单个人的悲欢离合穷途显达显示出来的,人生的种种价值,散射、汇聚在个性中,从心灵深处辉映出斑斓错杂的光芒。人类总体发展的历史进程和方式,要由每一个单个人凭借自己有限的一生去体现,这样就呈现出变化万千的纷繁景象。较之人类生命,个人的生活如此有限,个人的生命如此短促,即使在通往成功、荣耀、真理的途程中,也遍布荆棘与险阻。悲剧最能表现矛盾斗争的内在生命运动,从有限的个人窥见那无限的光辉的宇庙苍穹,以个人渺小的力量体现出人类的无坚不摧的伟大。在这个意义上,悲剧不愧“是戏剧诗的最高阶段和冠冕”。悲剧是人类精神极致的艺术丰碑!

悲剧 名家名作

    

著名的悲剧有许多,如《俄狄浦斯王》、《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罗密欧与朱丽叶》、《安娜·克里斯蒂》、《浮士德》、《哈姆雷特》、《雷雨》、《椅子》等等。

 

莎士比亚的悲剧

著名莎士比亚的悲剧共计10部,全面、深刻地反映了伊丽莎白时代的面貌和实质。莎士比亚悲剧内容广泛,涉及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这里有以“爱情”为题材的悲剧,如《罗密欧与朱丽叶》(1594)、《奥瑟罗》(1604)和《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1606);有以“复仇”为线索的悲剧,如《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1593)、《哈姆莱特》(1601)和《科利奥兰纳斯》(1607);还有直接揭露“野心”、“金钱”、“权势”等罪恶的悲剧,如《裘力斯•凯撒》(1599)、《李尔王》(1605)、《麦克白》(1605)和《雅典的泰门》(1607)等。
莎士比亚悲剧以《哈姆莱特》、《奥瑟罗》、《李尔王》和《麦克白》最为著名,被公认为是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
《奥瑟罗》是一部富于时代气息的爱情悲剧。悲剧主人公奥瑟罗作为一个军人和将领,他英勇豪迈,以国家利益为重,出生入死,战功显赫;他为人光明磊落,慷慨大度,而且在爱情和婚姻上,他敢于冲破封建等级制度和门阀观念的层层罗网,置种族歧视和习俗偏见于不顾。他赢得了苔丝狄蒙娜对他的真诚同情和深沉爱慕。但是,他却未能识破阴险狡诈的伊阿古的嘴脸,轻信了他的谗言,以致在迷误中扼死了无辜的苔丝狄蒙娜。造成这一悲剧的罪魁祸首是伊阿古。他有恶魔般自私狠毒的心肠,对财富和享乐疯狂追求,对权势和地位贪婪角逐,但却戴着一副“待人忠诚”、“为人正直”的面罩,因而瞒过了世人的眼目,也使伟大的奥瑟罗上当受骗。伊阿古作为文艺复兴时期新产生的社会罪恶的体现者,较之旧有的封建罪恶的代表人物,具有更大的欺骗性和危害性。因此,本剧在揭露性和批判性上,较之莎士比亚早期的爱情悲剧(如《罗密欧与朱丽叶》),前进了一大步。

《奥瑟罗》•奥瑟罗 《奥瑟罗》•伊阿古的忌妒

《李尔王》是一部社会画面广阔、理想光辉强烈的悲剧。本剧取材古代不列颠的传说,描绘了两个家庭的悲剧,即李尔的家庭悲剧与葛罗斯特的家庭悲剧,父子相逼、手足相残,作品揭示了恶人作恶的相同动机和目的。李尔的两个女儿,先前对父亲百般奉承,甜言蜜语,其实她们爱的并非父亲这个人,而是他所拥有的权力和财富,一旦权财到手,她们就翻脸变样,凶相毕露。爱德蒙对父兄下毒手,也同样出于利欲熏心。在他们心目中,“利益”才是至高无上的“上帝”。李尔与葛罗斯特的家庭悲剧,异乎寻常,触目惊心,但却反映了伊丽莎白时代的特征。正如剧中葛罗斯特所言:“亲爱的人互相疏远,朋友变为陌路,兄弟化为仇敌;城市里有暴动,国家发生内乱,宫廷之内潜伏着逆谋,父不父,子不子,纲常伦纪完全破灭。”这是一个罪恶丛生的可怕世界。剧本从剖析社会组织中最基本的家庭细胞入手,形象地说明了当时社会风气的急转直下,人际关系的惨遭破坏。但是,作者通过李尔“人性”复归的艰难过程的描绘,通过考狄利娅这一美好形象的塑造,以及邪恶力量最终遭到惩罚的情节处理上,仍然表达出了对于社会未来的乐观信念。
《麦克白》是一部揭露和鞭挞野心的悲剧。麦克白由于野心的驱使,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他谋杀贤君,暗害忠良,血染整个苏格兰大地。他最终成为一个令人憎恶的暴君,成为举国声讨的历史罪人。剧本从反面引证了保持人的善良本性的重要性。麦克白原为一个万人敬仰、品性卓著的英雄人物,却在腥风血雨、浊流泛滥的岁月里,经受不住野心和权势的蛊惑,改变了生活的正途,不仅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深重灾难,也彻底毁灭了自己本可宝贵的一生。麦克白形象的特殊悲剧性,正表现在这里。

《麦克白》的三女巫

《麦克白》•麦克白的野心

《麦克白》•麦克白夫妇的野心

《麦克白》•麦克白的失败
通观莎士比亚悲剧,无论在思想上和艺术上,都体现出了作者鲜明的创作个性。他的悲剧,广泛、深刻地揭露了社会的阴暗面。对人性作了全面、透彻的剖析,深刻揭示了权势和金钱是导致人性普遍堕落的根源,所以他热切地呼唤人性的复归。他的悲剧,还闪耀着强烈的理想光芒,表现理想的崇高性和追求理想的执著性,表现正义力量的不可压抑和顽强抗争。从艺术上看,莎士比亚悲剧具有特别悲壮的色彩。他专写“高贵”的英雄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可悲的毁灭。英雄的高贵性,不仅体现在他们的出身上,他们都属于帝王将相等统治阶级人物,而且体现在他们的品性上,他们大都具有正面的特质,伟大的性格,是社会中出类拔萃的人物。然而,在纷繁复杂的人生舞台上,他们却从显赫的高位上跌落下来,甚至毁灭了自己的精神和肉体。他们的痛苦与灾难,异乎寻常;他们的悲剧,既是个人的,又在很大程度上,带有普遍的性质,属于时代和社会的悲剧,因而特别动人心魄,发人深省。其次,在形象塑造上,莎士比亚不仅将人物放在外部冲突中去描绘,而且写出了人物的内心冲突,这就体现出了形象塑造的深刻性和精致性。奥瑟罗在信任与怀疑之间,在爱与恨之间,进行了剧烈的斗争,灵魂里掀起了巨大的风暴。麦克白由于野心和权势的诱惑,走上了弑君犯罪的邪途,因而在谋杀邓肯之前,充满了痛苦和激烈的思想斗争,在事后又充满了无穷的悔恨。精神上的巨大痛苦和烦扰,剥夺了他的一切欢娱,甚至使他感到人生的毫无意义。第三,就艺术风格而言,莎士比亚悲剧一般不把悲喜截然分开,而是在不损害悲剧基调的原则下把它们结合起来,在情节发展的进程中,让庄严中有轻松,从而达到以喜衬悲、以喜促悲的效果,并使主题蕴意得以升华。《麦克白》中“看门人”一场,还有《哈姆莱特》中“墓园”一场,便是最鲜明的例证。第四,在表现手段上,莎士比亚充分发挥自己的艺术想象,他让鬼魂、女巫上场,直接参与舞台表演,利用伊丽莎白时代人们普遍存在的迷信观念,来帮助制造气氛,展开情节,刻画人物,从而取得了惊人的戏剧效果。最后,意象的充分运用,则构成了莎士比亚悲剧语言上的最大特色。莎士比亚悲剧中的意象不仅是大量的、成群的,而且在每一剧中,均有一个、乃至几个主导意象,而这,则直接关系到作品主题的表达。例如《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光”的意象,《哈姆莱特》中的“疾病”的意象,《麦克白》中的“黑暗”、“鲜血”、“不合身的衣衫”等意象,它们具体形象,含蕴深远,最大限度地表达了作家的意念与思绪。莎士比亚悲剧创作的个性,体现出了他的戏剧天才,同时也是他对世界戏剧发展史的重大贡献。
的悲剧作家无计其数,如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莎士比亚、斯特林堡等等。

戏剧名词

展开收起







大曲
小旦
引子
云手
宫调
书会
木大
正旦
末泥
布景
乐棚
行头
戏文
冲狭
老旦
杂当
许胡
花部
走索
社火
身段
武丑
板眼
法曲
话剧
独白
长阳南曲
弦索
圆场
剧场
彩排
宾白
排遍
梨园[戏曲]
唱腔
检场
菊部
教坊
喜剧
掌记
鼓板
滚调
楔子
髯口
磕瓜
二花脸
三花脸
文明戏
打出马
地方戏
竹竿子
武二花
定场白
油花脸
南杂剧
悲喜剧
基本功
滑稽戏
幕表制
潜台词
四大徽班
自报家门
南北合套
梨园弟子
鱼龙曼延
舞台美术
手眼身法步
中国戏剧梅花奖






九宫
大面
小戏
引戏
队舞
水袖
瓦舍
台词
正剧
本色
对白
务头
行当
戏曲
曲破
老生
过曲
百戏
花旦
场面
邦老
尾声
武场
板式
青衣
诗剧
科班
南戏
哑剧
面具
剧种
旁白
钵头
排演
副旦
唱赚
脸谱
票友
雅部
黑头
搽旦
缠令
跳丸
舞台
褶子
影戏
刀马旦
三小戏
元杂剧
打背躬
问题剧
吴江派
武花脸
掐弹词
昇平署
草台班
临川派
街头剧
鼓子词
演出本
踏谣娘
四大声腔
场面高度
音响效果
唱念做打
温州杂剧
舞台指示
爱美剧运动






入破
大遍
小生
文场
六幺
化妆
勾栏
台步
正净
加官
代面
犯调
行家
戏剧
曲牌
吊毛
集曲
优伶
把子
角抵
孛老
抢背
武净
参军
京白
贴净
科汎
俗乐
亮相
轴子
剧本
帮腔
俳优
脚色
副末
翎子
彩旦
郭秃
雅乐
腔调
散乐
缠达
摘遍
题目
蟒袍
燕濯
小花脸
广播剧
云韶府
立部伎
把子功
苏中郎
参军戏
性格化
宜春院
闺门旦
鬼门道
雅乐部
鼓吹部
路歧人
人物造型
四功五法
连台本戏
总会先倡
虚拟动作
程式动作
舞台艺术
《霓裳羽衣曲》






卜儿
小末
才人
元曲
幺篇
反串
开呵
正末
旦儿
龙套
包厢
北曲
行院
冲末
曲谱
传奇
合生
寻橦
走边
苍鹘
序幕
武旦
武生
转踏
官衣
贴旦
科浑
院本
起霸
客串
悲剧
家门
倡优
脚本
副净
盔头
清唱
象人
道具
猴戏
装孤
韵白
锣经
趟马
敷演
十三调
三部曲
文工团
中州韵
压轴戏
宋杂剧
坐部伎
定场诗
毯子功
独幕剧
活报剧
诸宫调
傀儡戏
鼓架部
髦儿戏
内心独白
东海黄公
即兴表演
第四墙
铜锤花脸
舞台灯光
题目正名
兰陵王入陈曲

© 以上材料来自 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