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

湘江的图片和资料:

八百里洞庭鸟大王

湘江

摘要

湘江,是湖南省最大河流,源出湖南省永州市海拔近2000米的九嶷山脚,同桂江上源间有灵渠(湘桂运河)相通,东北流贯湖南省东部,经衡阳、湘潭、长沙等市到湘阴县芦林潭入洞庭湖。湘江干流全长856千米,流域面积9.46万平方千米,沿途接纳大小支流1300多条,主要支流有潇水、舂陵水、耒水、洣水、蒸水、涟水等。多年平均入湖水量713亿立方米。

湘江 概述

     湘江

湘水即湘江 。长江中游南岸重要支流。主源海洋河,源出广西临桂县海洋坪的龙门界,于全州附近,汇灌江和罗江,北流入湖南省,经17县市,在湘阴濠河口分为东西两支,至芦林潭又汇合注入洞庭湖。干流全长856千米,流域面积9.46万平方千米,沿途接纳大小支流1300多条,主要支流有潇水、舂陵水、耒水、洣水、蒸水、涟水等。多年平均入湖水量713亿立方米。湘江支流众多,部分支流水土流失较重。零陵以上为上游,流经山区,谷窄、流短、水急,雨期多暴雨,枯水期地下水补给占25%左右。零陵至衡阳为中游,沿岸丘陵起伏,红层盆地错落其间,河宽250米~1000米,常年可通航15吨~200吨驳轮。衡阳以下进入下游,河宽500米~1000米,常年可通航15吨~300吨驳轮,沿河泥沙淤积,多边滩、心滩、沙洲。长沙以下为河口段,常年可通航50吨~500吨驳轮,多汊道和河成湖泊。河口冲积平原与资、沅、澧水的河口平原连成宽广的滨湖平原。

湘江 历史溯源

     湘江

湘江,湖南人民的母亲河,千百年来,奔腾不息。本源自湖南省永州市海拔近2000米的九嶷山脚,却由于秦代灵渠的修筑,两千年来一直被误认为源自广西自治区灵川县海拔仅1200米的海洋山,而其真正源头为人们忽视。2006年11期中国地名杂志发表《湘江的真正源头在哪里》一文,对湘江源头问题进行研究,澄清了这一流传2000年的错误观念。

湘江水系地处长江之南,南岭以北,东以罗霄山脉与赣江水系分界,西隔衡山山脉与资水毗邻。湘江主要支流潇水、舂陵水、耒水、洣水、渌水和浏阳河由东岸汇入干流,支流祁水、蒸水、涓水、涟水、沩水从西岸汇入。湘江流域大都为起伏不平的丘陵与河谷平原和盆地,下游地区长沙以下的冲积平原范围较大,与资江、沅江、澧水的河口平原连成一片,成为全省最大的滨湖平原。

湘江流域的海拔高度上下游相差不大,但起伏不平,加速了雨水的集流。各支流的上游多曲行于山地之中,表现着山溪河流的特征。湘江在永州以上称为上游,水流湍急,河水有时穿切岩层而过,形成峡谷,流域内石灰岩分布很广,岩洞较多,地下水对河水的补给量较大。湘江在怀化至衡阳之间为中游,沿岸丘陵起伏,盆地错落其间,亦有峡谷。湘江在衡山以下为下游,地势平坦,河水平稳,沿河沙洲断续可见。湘江河口散布着大小不等的湖泊,大都是昔日洞庭湖的遗迹。

湘江 地理特征

     湘江

湘江两岸赤壁如霞,白砂如雪,垂柳如丝,樯帆如云,构成美丽的长沙沿江风光带。湘江水流平缓,河床宽阔,东西两岸,支流汇注,下游受洞庭湖水顶托,因而形成绿洲片片。十里长岛,浮于江心;凌波长桥,横贯东西。桔子洲久负盛名,春来,明光潋滟,沙鸥点点;夏至,晴空万里, 雨水滋润; 秋至,柚黄桔红,清香一片;深冬,凌寒剪冰,江风戏雪,是滞湘八景之一“江天暮雪”的所在地。牛头洲、桔子洲、傅家洲、月亮岛、腾飞岛,大大小小沙渚连绵,串成长岛,垂柳依依,白帆点点,时浮时没,极富灵动之感。长沙地区流入湘江的支流有15条,最大的是浏阳河。浏阳河发源于大围山,全长 234公里,十曲九弯,终年不绝。

两岸青山翠枝,紫霞丹花,名人故里,寺庙遗迹,多不胜数。发源于浏阳石柱峰的捞刀河,发源于宁乡伪山的伪水,也于长沙市区注入湘江。这些大小支流,因受湘浏盆地地形的控制,大都发源于盆地边缘的丘岗地区,且流向盆地底部的市区与湘江汇合,因而河网密布,湖泊珠联,使长沙城三面环水,四季江风吹拂,空气清新宜人。湘江及其支流,水量充沛,长沙段水流量达2370秒立方米,更为长沙增添得天独厚的水利资源。

俯首是溶溶秀水,举目是巍巍青山。“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是对岳麓山的绝妙概括。岳麓山沟壑溪谷连绵,地下水沿断层汇向低谷,形成“白鹤”、“青枫”等众多名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营造出名誉宇内的岳麓山自然景观。这里古木参天,四时景色各不相同,春天杜鹃吐艳,夏季岩树荫浓,秋天漫山红遍,冬季松峦裹素,“翠落重城内,屏开万户前”,“霜叶红如锦,松声响作涛”,历代迁客骚人留下许多题咏与赞叹。

湘江 生态绿谷

    

布局结构:“七团、一轴、三带、六节点”

七团——岳麓山-天马山风景绿地、鹅羊山风景绿地、九华西部森林公园、昭山-虎形山-凤形山绿地、法华山森林公园、金霞山森林公园、桃园森林公园。

一轴——湘江两岸开辟滨水绿地(滨水公共绿地与郊野滨水绿地),将绿团、湿地、城市公园绿地连接起来,形成沿湘江的生物走廊与绿色休闲体系,形成贯穿长株潭三市的绿地纵轴。

三带——三条绿地隔离带:以九华西部森林公园与昭山-虎形山-凤形山绿地为中心,结合南部绿化地与九华北部林地构成长沙与湘潭城市隔离绿带。以法华山森林公园与金霞山森林公园两大绿团为中心,构成湘潭与株洲城市隔离绿带。通过加强对株洲城区以南现有林地的保护,控制株洲城区、雷打石镇、渌口镇的城镇建设用地的扩张,构成株洲南部的隔离绿带。

六节点——指长沙、湘潭、株洲城市建成区外围环城绿带与湘江生态经济带相交的六点,是城市向自然生态系统的过渡区,应对六个绿地节点加大绿化力度,以控制城市的无限扩大。

湘江 文化资源

      

文化湘江游

重点文化旅游景区岳麓湖湘文化旅游区、北津城遗址公园、桐溪曾国藩文化园、湘潭历史文化旅游区及窑湾古码头观光区、湘潭名人纪念园、神农文化旅游区、株洲工业文化酒吧街、空灵岸佛事文化区。

 

洲岛休闲游

构建江中洲岛游特色产品——“无限风情在洲岛”。七个洲岛的旅游发展方向为:月亮岛——“水韵乐澜”戏水乐园、橘子洲——“橘烁江天”生态文化园、巴溪洲——“巴溪渔火”渔业休闲洲岛、兴马洲——“幸运之岛”现代娱乐洲岛、杨梅洲——“杨梅艺苑”艺术休闲洲岛、古桑洲——“古岛茶桑”农业休闲洲岛、空洲岛——“灵洲仙境”休养度假洲岛。

 

城镇滨水风貌游

由长沙、湘潭、株洲的滨水区和六个重点发展的旅游镇组成。长沙滨水区的旅游形象为以湖湘文化为特色,历史感与现代感并存的山水名城;湘潭滨水区的形象为以旧城古韵为特色,富有宜人尺度的多元景观的伟人故里;长沙滨水区的形象应为以工业文化为特色,具有时代感和炎帝文化特征的现代化城市。

 

郊野山水生态游

其项目有:鹅羊山风景旅游区、虎形山-凤形山森林公园、法华山森林公园、金霞山森林公园、捞刀河农业休闲园和大托农业休闲园等。

湘江 交通运输

    

1、主游环线

陆路(长沙———株洲)长沙市区———岳麓湖湘文化旅游区———坪塘湖湘民俗园———桐溪曾国藩纪念园———昭山九华休闲度假区———湘潭市区———湘潭伟人纪念园———湘潭古城文化旅游区———窑湾古码头文化旅游区———株洲神农文化旅游区———株洲市区水路(株洲———长沙):株洲码头———古桑洲———杨梅洲———兴马洲———巴溪洲———橘子洲———长沙码头

2、辅游环线

(游线b)长沙市区——北津城遗址——月亮岛水上乐园——霞凝港口观光区——鹅羊山风景旅游区——长沙市区

(游线c)湘潭市区———河口镇———易俗河———金霞山漂流中心———法华山森林探险基地———湘潭市区(游线d)株洲市区———渌口———空洲岛旅游区———株洲市区

3、湘江生态经济带连接的区域游线

(游线e)长沙市区———浏阳河风光带———大围山旅游区(游线f)长沙市区——花明楼——灰汤——韶山——隐山——湘潭市区(游线g)株洲市区———醴陵———酒埠江风景区———茶陵———炎帝陵———桃源洞

湘江 旅游资源

      

沿途风景

湘江是长沙的母亲河,它由南至北流过韶山进入长沙城,经三汊矶又转向西北,至乔口而出望城县,再过岳阳入洞庭,流经长沙市内约25公里,构成了景色秀丽的长沙沿江风光带。
位于市区西北14公里处湘江西岸的月亮岛,是一个新开辟的旅游景点。该岛如一弯修长的新月漂浮在湘水之上,两头银白的沙滩吻着湘水碧波。岛上长满又厚又密的青草,鸟儿飞舞,南边滩头是一片青翠欲滴的芦苇荡,清风吹来,苇叶飒飒,偶然惊起的鸥鹭在岛上盘旋,诗意无穷。湘江风光带中沿湘江南起规划中的长沙湘江黑石铺大桥,北至月亮岛北端,长约26公里。 湘江风光带建于1995年,主要以休闲长廊和雕塑为主景,配以形式各异的小广场、景观小品、灯光亮化等配套设施,组合种植了多品种乔木和灌木,体现了江水两岸相互映衬的独特景色。 全线风光带充分体现了湖南自然风光,环境优美,是游人观光小憩的好去处,也是市民晨练晚游的佳境。

 

自然风貌

湘江是长沙的母亲河,它滔滔南来,汩汩北去,过昭山而进入长沙城,经三汉矾又转向西北,至乔口而出望城县,再过岳阳入洞庭,流经长沙市境约25公里。湘江两岸赤壁如霞,白砂如雪,垂柳如丝,樯帆如云,构成美丽的长沙沿江风光带。湘江水流平缓,河床宽阔,东西两岸,支流汇注,下游受洞庭湖水顶托,因而形成绿洲片片。十里长岛,浮于江心;凌波长桥,横贯东西。橘子洲久负盛名,春来,明光潋滟,沙鸥点点;夏至,晴空万里,雨水滋润;秋至,柚黄桔红,清香一片;深冬,凌寒剪冰,江风戏雪,是滞湘八景之一“江天暮雪”的所在地。牛头洲、桔子洲、傅家洲、月亮岛、腾飞岛,大大小小沙渚连绵,串成长岛,垂柳依依,白帆点点,时浮时没,极富灵动之感。长沙地区流入湘江的支流有15条,最大的是浏阳河。浏阳河发源于大围山,全长 234公里,十曲九弯,终年不绝。两岸青山翠枝,紫霞丹花,名人故里,寺庙遗迹,多不胜数。

发源于浏阳石柱峰的捞刀河,发源于宁乡伪山的伪水,也于长沙市区注入湘江。这些大小支流,因受湘浏盆地地形的控制,大都发源于盆地边缘的丘岗地区,且流向盆地底部的市区与湘江汇合,因而河网密布,湖泊珠联,使长沙城三面环水,四季江风吹拂,空气清新宜人。湘江及其支流,水量充沛,长沙段水流量达2370秒立方米,更为长沙增添得天独厚的水利资源。俯首是溶溶秀水,举目是巍巍青山。“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是对岳麓山的绝妙概括。岳麓山沟壑溪谷连绵,地下水沿断层汇向低谷,形成“白鹤”、“青枫”等众多名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营造出名誉宇内的岳麓山自然景观。这里古木参天,四时景色各不相同,春天杜鹃吐艳,夏季岩树荫浓,秋天漫山红遍,冬季松峦裹素,“翠落重城内,屏开万户前”,“霜叶红如锦,松声响作涛”,历代迁客骚人留下许多题咏与赞叹。

 

大围奇秀

长沙地区已列为旅游胜地的名山还有浏阳大围山和宁乡沩山。大围山位于浏阳市东部,距长沙市136公里,群峰逶迤,盘绕150余公里,故名大围。主峰七星岭海拔1600余米。大围山山奇、水秀、林幽、石怪,林木葱笼,悬岩飞瀑,珍禽奇树藏之深山,间有草原、湖泊、庵庙。神奇莫测,现已辟为国家森林公园。位于宁乡县西端的沩山,距长沙市 130多公里,主峰瓦子寨海拔1070余米。沩山四面皆水,四周云气相汇于斯,搅动旋转,漫山升腾,形成,“大沩凌云”的奇特景观。这里坡岭逶迤,山谷幽深,冬暖夏凉,是旅游和避暑的好处所。山四周遗迹遍布。唐相裴休、唐诗憎齐己、宋抗金名相张浚、湖湘学派创始人张拭、南宋经学大师易拔等名人的墓葬藏匿青山之中,使沩山平添几多神秘色彩。

湘江 湘江战役

    

湘江战役,长征中最惨烈的一仗,1934年10月10日晚,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率领中央红军主力5个军团以及中央、军委机关和直属部队,共8.6万余人,开始长征。红24师和10多个独立团等共1.6万余人,在项英、陈毅等领导下,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斗争。1934年10月17日,中央红军南渡贡水。21日晚,中革军委以红1方面军团为左路前卫,红3军团为右路前卫,红9军团掩护左翼,红8军团掩护右翼,中央和军委机关及直属部队编成的2个纵队居中,红5军团担任后卫,开始抢渡信丰河,于25日全部渡河,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但在随后的行军中,由于部队、机关人员众多,携带了大量笨重的物质器材沿山路行进,拥挤不堪,行动缓慢。直到11月8日,才在汝城以南的天马山至城口间通过第二道封锁线。15日在良田至宜章间通过了第三道封锁线,进至临武、蓝山、嘉禾地区。这种大搬家式的转移和甬道式的行军队形,增加了部队的疲劳和减员,削弱了红军的战斗力。

蒋介石欲围歼我红军于湘江以东地区,于11月22日任命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指挥西路军和薛岳、周浑元两部共16个师77个团进行“追剿”;令粤军陈济堂部进至粤、湘、桂边进行截击;令桂军白崇禧以5个师控制灌阳、兴安、全洲至黄沙河一线,扼要堵截。11月19日,何键将“追剿军”分为5路:第一路司令刘建绪,率4个师由湘赣边向全洲以北黄沙河地域集结,筑堡堵截;第二路司令薛岳,率4个师又1个支队由茶陵、衡阳进至零陵地区结集;第三路司令周浑元,率4个师由资兴、郴县向道县方向追击;第四路司令李云杰,率2个师与第三路配合,由桂阳向宁远方向追击;第五路司令李韫珩,率1个师协同粤军和桂军,由郴县、桂阳向江华方向追击。 11月18日,中央红军分两路继续西进,右路22日袭占道县,左路24日占领江华,随后全军在道县至江华间渡过沱水,一部兵力西出永明(今江永)。白崇禧害怕我军攻取桂林,遂令其主力由全洲、兴安一线南下龙虎关、恭城一带,以阻止我军西进,并防止乘机进入广西。这样,全洲、兴安一线敌兵力比较空虚。

湘江战役

1934年11月25日,中革军委决定,中央红军分4个纵队,从兴安、全洲之间抢渡湘江,突破敌第四道封锁线,前出到湘桂边境的西延山区。此时,何键也令其第一路2个师由东安进至全洲、咸水一线;第二路一部进至零陵、黄沙河一线;第三路由宁远尾追红军;第四、第五路由宁远向东安集结。11月27日,红军先头部队第2、第4师个一部顺利渡过湘江,并控制了界首至脚山铺之间地域。这时,后续部队因道路狭窄,辎重过多,未及时赶到渡口。次日,敌“追剿军”第一路由全洲向脚山铺地区的红军第2师发起进攻,敌桂军主力由龙虎关、恭城一带向兴安、灌阳以北进击。接着,2路敌军在飞机支援下,向湘江两岸红军阵地发起全面进攻,企图夺回渡河点,围歼红军于湘江两岸。红军指战员不怕牺牲,浴血奋战,经新圩、古岭头、界首、脚山铺、咸水等战斗,阻击了数十倍于红军的优势之敌,掩护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和直属机关于12月1日渡过了湘江,进至西延地区。但红5军团第34师、红3军团第18团被敌阻于湘江东岸,虽经英勇战斗,予敌以重大杀伤,但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大部壮烈牺牲,师长被俘,后遭杀害。其他各部也遭到惨重伤亡。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从长征开始时的8万6千余人,锐减为3万余人。这是当时中央领导人执行逃跑主义的错误路线给红军带来的巨大损失。

1934年11月中旬,突围的中央红军跨越敌军的三道封锁线,25日抢渡湘江。11月29日,湘军和桂军蜂拥而来,敌人向正在渡江的红军发起了进攻。两岸的红军战士,为掩护党中央安全过江,与优势的敌军展开了殊死决战。红军的阻击阵地上,炮弹和重磅炸弹的爆炸声不绝于耳,许多来不及构筑工事的战士们被震昏了,耳鼻出血。装备单一的红军要用血肉之躯抵挡敌人飞机和重炮的狂轰滥炸,战斗的残酷可想而知。但“保卫中央纵队安全渡江”的口号仍响彻在阵地上空。12月1日,战斗达到了白热化程度,敌人对我发动了全线进攻,企图夺回渡口,歼我于半渡中。这是生死存亡的一战,是意志的较量。狭路相逢勇者胜。红军将士硬是用刺刀、手榴弹打垮了敌军整连、整营的一次次进攻,湘江两岸洒下了无数红军将士的鲜血,渡口始终牢牢地掌握在红军手中。至当日17时,中央机关和红军大部队终于拼死渡过了湘江。

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突围以来最壮烈、最关键的一仗,我军与优势之敌苦战,终于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红军虽然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5军团和在长征前夕成立的少共国际师损失过半,8军团损失更为惨重,34师被敌人重重包围,全体指战员浴血奋战,直到弹尽粮绝,绝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和军委两纵队,已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湘江一战,是红军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惨败。血的事实,宣告了“左”倾教条主义军事路线的彻底破产,使广大红军指战员对王明路线的怀疑、不满以及积极要求改变领导的情绪,达到了顶点。

湘江 发展现状

      

环境问题

水环境恶化,长株潭饮水安全藏危机。位于浏阳河与湘江交汇处的湖南农业大学水厂取水口水质出现异常。一些学生和居民反映饮用水出现令人恶心的怪味。湖南省水环境监测中心随后进行的取样分析表明,湖南农业大学取水口和取水口下游的浏阳河段水质均超过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V类标准,主要污染物为氨氮、高锰酸盐、溶解氧、总磷、挥发酚。类似污染事件的出现并非偶然。早在1998年6月,长江和洞庭湖水位猛涨也曾经导致洞庭湖水对湘江的倒灌之势,由于湖水顶托,湘江湘潭站水位抬高两米左右,湘江水体自净能力降低,上游排放污染物累积,浓度加大,湘江水质不断恶化,对沿岸居民生活用水安全造成严重威胁。事实上,即使不考虑特殊水文事件影响,长株潭地区的饮用水安全形势也十分严峻。2006年1月,株洲霞湾港清污治理工程施工导致高浓度含镉工业废水排入湘江,造成湘江下游湘潭、长沙水域镉严重超标,因处理及时才未发生重大饮水安全事故。


 

枯水问题

湘江枯水裸露出大片河床

近年来,每到冬天降水量偏少的影响湘江长沙段出现持续枯水现象。2010年1月20日,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和湖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联合发布的水文数据显示,截至1月20日14时,湘江长沙段水位已降至25.02米。而始自2009年9月下旬、迄今持续3个多月的湘江枯水已给沿岸居民供水和用水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并严重制约了湘江航运。

 

规划问题

规划不合理,百里湘江密布41个排污口。株洲至长沙不到100公里的湘江河段,长沙、株洲、湘潭三大城市沿江而建,并在不断扩展,区域内布满了41个排污口、36个取水口,很多排污口下面一点就是取水口。正在筹建中的长沙综合枢纽工程也将对湘江水质产生不利影响。按照目前的工程规划,长沙综合枢纽工程将以航运为主,兼有供水、发电、改善长株潭水环境等综合效能。但由于湘江干流长株潭河段具有有机和重金属复合型污染的特征。

工程建成后,枯水期水位抬高,河道变宽,水体流速降低;污染物进入水体后自净能力也随之减弱。水利部门认为,工程建成后库区干流河段的COD、氨氮纳污能力将降低3.5%和2.2%;考虑到清水塘、竹埠港等重污染区的污染排放和三市生活污水增加,建库后重金属等污染物将加速沉降,对库区水质产生长期威胁。“

 

利用问题

拓展水空间,专家建议湘江长株潭段退出饮用水源区。按照国家指令性目标,到2010年污水处理率要达到70%,到2015年污水处理率要达到100%。目前,长株潭地区污水采取的是一级处理,每吨污水处理成本约为0.8元;将湘江长株潭段作为饮用水源地,保证饮用水水质需求必须实施二级处理,每吨污水处理成本将增至两元。如果从株洲航电枢纽库区引水,长株潭三市污水则仅需进行一级处理就可满足工农业、航运和景观生态用水要求。因此,湘江株洲至长沙段退出饮用水源功能,既可降低治污成本,又可减轻工业排污压力,缓解水资源、水环境对工业发展的制约,拓展城市和工业发展空间。就长株潭地区未来发展趋势来看,另觅饮用水源地也是最佳选择。按照长株潭城市群发展规划,到2015年三市城市人口将达700万人,城市年用水量约15亿立方米;从目前可以提供的备用水源地来看,尚没有一个能满足如此巨大的用水需求。从这个意义上讲,保护和规划好湘江仍是长株潭城市群未来发展的惟一选择。

© 以上材料来自 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