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的图片和资料:

鸟类学家奥杜邦226周年诞辰纪念日
上帝鸟重现人间 象牙啄木鸟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摘要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约翰·詹姆斯·奥杜邦(1785年4月26日-1851年1月27日)是美国著名的画家、博物学家,他绘制的鸟类图鉴被称作“美国国宝”。是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的《美洲鸟类》被认为是19世纪最伟大的著作之一,而且一版再版至今。19世纪的美国文化领域深深地留下了奥杜邦的烙印。如今奥杜邦这个名字已经演变为一个包含野生动物、生态保护等含义的文化名词,而他的画作已被美国人视为国宝。奥杜邦的一生就像一场悲喜剧,跌宕起伏。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生平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作品1785年,奥杜邦出生于海地,是一位法国船长和他的法国情妇的私生子,幼年的奥杜邦一直随继母生活在法国。1803年,也即奥杜邦18岁那年,为逃避拿破仑政权的兵役,他移民美国,来到美国的奥杜邦很快就被广袤的北美大陆和丰富多彩的美洲鸟类所吸引,他把全部时间都投入到美国的原野,终日忙于观察和绘制鸟类,在此期间,他的生活完全依靠妻子露西做家庭教师的收入。他对自然的痴迷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家庭生活,令他和妻子之间产生了深深的裂痕,34岁那年,奥杜邦被法院宣布破产,这段时期是奥杜邦一生中最为低潮的时候。

1826年,困顿中的奥杜邦携带着他的画稿来到英国伦敦,在这里他联系出版商印制了他的第一幅鸟类绘画《野火鸡》从此之后的12年中,一幅又一幅精美的鸟类图画从奥杜邦的笔下和印刷机下飞出,直到他的成名巨著《美洲鸟类》正式出版,这时的奥杜邦和他的鸟类绘画作品已经得到人们广泛的认同。

1840年,55岁的奥杜邦再次拿起画笔走进自然,开始绘制《美洲的四足动物》,1848年,这部巨著绘制完成,三年后,奥杜邦离开了人间 。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作品

     奥杜邦一生留下了无数的画作,他的每一部作品不仅是科学研究的重要资料,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杰作,他先后出版了《美洲鸟类》和《美洲的四足动物》两本画谱。其中的《美洲鸟类》曾被誉为19世纪最伟大和最具影响力的著作。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影响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奥杜邦的作品对后世野生动物绘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同时,在普通公众中,奥杜邦的作品也有着很大的影响力。除了绘画作品,奥杜邦在他的日记和随笔中流露出的保护自然、保护野生动物、尊重生命的理念,对整个社会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在英语世界,奥杜邦的名字就是环境保护和野生动物保护的象征。在奥杜邦逝世之后,美国出现了很多以他名字命名的博物馆、动物园和科研机构,在北美,以奥杜邦名字命名的奥杜邦学会始终致力于野生动物保护和环境保护,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团体之一。奥杜邦学会是美国的一个非赢利性民间环保组织,这一组织以美国著名画家、博物学家奥杜邦来命名,专注于自然保育。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奥杜邦学会

    

作品奥杜邦学会建立于1886年,是世界上同类组织中历史最悠久的。取名为奥杜邦学会旨在纪念美国鸟类学家、博物学家和画家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奥杜邦学会出版一本名叫奥杜邦的画报,这本杂志以自然为主要主题。奥杜邦学会在美国各地有很多分支机构,这些机构经常组织观鸟等与野生动物保护有关的野外活动,此外奥杜邦学会还负责解调美国的圣诞节鸟类统计。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美洲鸟类》

    

《美洲鸟类》

《美洲鸟类》被誉为19世纪最伟大,同时也是最有影响力的著作之一。它使得奥杜邦这一名字成为自然、生态、环境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等等的象征。作为美国文化的重要代表奥杜邦的鸟类图谱在西方家喻户晓。他的精湛画技使得《美洲鸟类》被人们奉为“鸟类圣经”该书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书籍之一,美国国宝级鸟类画家。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1785~1851)是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的《美洲鸟类》被认为是19世纪最伟大的著作之一,而且一版再版至今。19世纪的美国文化领域深深地留下了奥杜邦的烙印。如今奥杜邦这个名字已经演变为一个包含野生动物、生态保护等含义的文化代名词,而他的画作早已被美国人视为国宝。 

生于海地的奥杜邦幼年长于法国,为躲避兵役而在18岁时来到美国费城寻找生父,并遇到了将来的妻子露西。父亲庄园的小树林让他着迷,数不胜数的野生动物,尤其是美洲的鸟类让他痴迷。奥杜邦用所有时间来赏鸟和画鸟,遍找各地鸟类的踪迹,而且凭着自己的观察,练就了高超的绘画技巧。  

奥杜邦的妻子露西说:“每一只鸟都是我的情敌。”因为奥杜邦对鸟的狂热已经超出了常人能够接受的范围,他说“我一直在工作,我真希望自己有八只手来画鸟”。对鸟的痴迷使他无心他顾,全家仅靠露西当家庭教师来维持生活。在奥杜邦34岁那年,他甚至因为还不起欠债而被关进监狱,仅剩下身上的一套破衣服,一把猎枪,以及一大叠的鸟画。晚年的达尔文回忆起奥杜邦时这么说:“衣服粗糙简单,黝黑的头发在衣领边披散开来,整个人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鸟类标本。”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1826年,奥杜邦到英国伦敦找到了一家印刷厂,终于开始出版他的作品。从第一张“野火鸡”的问世,到整本巨著《美洲鸟类》全部完工,整整经历了十二年的时间。此时他已经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可,被称为“美国的林中居民”。  

奥杜邦55岁时又开始积极地收集资料,着手绘制美洲的哺乳动物。1848年,《美洲的四足动物》终于绘制完成,但他三年之后就与世长辞。  

奥杜邦的一生就像一场悲喜剧,跌宕起伏。“我希望人们能够学习尊重大自然,和其他动物们和谐相处。”他在日记中对人们滥杀鸟类、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发出了警告。1887年成立的奥杜邦学会现在已经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环保团体之一,它拥有55万会员,还有300位包括科学家、教育家在内的专职工作人员为它工作,大批志愿工作者和100多个保护区遍布美国。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痛恨鸟笼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一进屋就快速地把身后的门关上了。他扫视了一下屋子。春天的阳光像千百道金色的烛光射入每个角落。屋里空无一人,只听见3只金翅雀抓着鸟笼底部而发出的声响。

这只鸟笼很大--差不多有摆放那只鸟笼的台子那么大了。鸟笼条像细长的花杆。人们会认为这只鸟笼非常精致漂亮,可它在约翰·詹姆斯的眼里,简直就是一座监狱。

他踮起脚尖朝鸟笼走去,耸起瘦弱的肩膀抵住台子,用力一顶,嘎吱!他赶紧站直身子,会不会有人听到这台脚发出的声响呢?

鸟笼里的金翅雀惊吓得拍翅乱窜乱跳。

“别害怕,小鸟,”他低声说道,“我是你们的好朋友。”

他推了一下又一下,一直把台子推到窗台。他打开窗户,打开了鸟笼子,金翅雀跳了出来。

作品“飞吧,”约翰·詹姆斯一边说一边为它们拉开了窗帘,“飞吧!你们自由啦!”

约翰·詹姆斯看着小鸟在窗台上拍动着翅膀,它们的翅膀已变得僵硬笨拙,伸展不开了。但是它们还是尽力飞到最近的低树枝上。它们打量着四周蔚蓝的天空,摩擦一下超短的鸟嘴,理了理柔软卷曲的羽毛,唱着歌展翅飞走了。

小男孩凝神静听着,完全忘记了他所做的一切将会引起什么样严重的后果,他该怎样去向父亲进行解释。

约翰·詹姆斯的父亲随后就发现鸟都飞走了。

“你为什么连问也不问一声就把鸟都放了呢?”他问。

“我怕你不……”

“我是不讲道理的人吗?”

“不……不……不,”约翰·詹姆斯说。“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不知为什么我看到鸟关在笼子里就不痛快。”

“我也喜欢这些金翅雀啊,”父亲说。“每只鸟的羽毛色彩斑斓,让它们呆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一幅美丽的图画。”

他递给父亲一幅金翅雀画,父亲拿着这张大型素描,仔细地观看起来。

“你喜欢这张画吗?”最后约翰·詹姆斯问。

他父亲凝视着这张图画。“我从来没有发现我们的金翅雀竟会如此生气勃勃!你的画抓住并保持了它们的生动的特点,并远远超出任何一只鸟笼的鸟。你是怎么如此真实、如此完美地表现它们的呢?”

“当它们在鸟笼中跳跃时,我观察过它们,”约翰说,“我也观察过其他的金翅雀——那是在野外。我仔细地观看它们怎样扇动翅膀,怎样用脚爪勾在树枝上以及它们鸣唱时头部的姿势。于是我想,一旦我们的金翅雀恢复自由的话,它们也会是那样的--这样,我就能把它们画下来。”

作品他的父亲笑了:“假如你先让我看这幅画的话,我会亲自放了它们的。我希望你画出更多鸟儿的图画。”

约翰·詹姆斯冲着他父亲笑了。“我要把世界上每一种鸟都画出来。每一种鸟都是那么的美--可是鸟笼,所有的鸟笼都是那么地可恨!”

这些故事曾经发生在约翰·詹姆斯·奥杜邦小的时候,当时他住在法国。光阴似箭,18岁那年,他来到了美国。大片的原始森林覆盖着这个年轻国家的大部分土地。原始森林中鸟类繁多。对奥杜邦来说,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

约翰·詹姆斯没能画出世界上所有的鸟类,但是他仍然画出了好几百种鸟。

他活着看到了自己的画,以4卷集特大开本出版。

奥杜邦笔下的鸟,与原物一般大小,每一只鸟都画得那么细致入微,栩栩如生,以致于你似乎感觉到它们冲进大风和翻腾在云雾中时,极小的心脏在费力地呼吸。

当你看到奥杜邦的画时,你就仿佛听到鸟儿在歌唱,你的手指仿佛插在色彩斑斓的羽毛之中,来自各地的成人和孩子看到了奥杜邦的画,也都深深地爱上了鸟,因为他的画实在太美了。人们组建了许多俱乐部,取名为奥杜邦鸟类研究和保护协会。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画展

    

这40幅作品将在历史协会大楼二层一间华美而宽敞的陈列室中展出。这些水彩画每一幅都是刻画入微、栩栩如生,表现了雪鸮、潜鸟、白鹭、鱼鹰及其它鸟类飞翔、狩猎等不同的生活场景。为了让画上的鸟儿真正“活起来”,画展的工作人员还在一些水彩画的下面安置了扬声器,不时地播放出鸟类的鸣叫声。生动的绘画在恰到好处的音效配合下愈发显得活灵活现。

美国历史协会共收藏了435件奥杜邦的鸟类水彩画,全部都是于1863年从奥杜邦的遗孀露西·贝克韦尔·奥杜邦处购得的。据奥杜邦绘画展览馆馆长罗伯塔·奥尔森介绍,这些当年以4000美元收购的作品如今早已变成了无价之宝,无论是对大众、画家、历史学家还是自然学家都具有巨大的吸引力。然而由于这些水彩作品十分易碎,并且对光线非常敏感,历史协会每年仅展出其中40幅作品。

奥杜邦出生于海地,是19世纪美国最伟大的图谱画家和鸟类学家。奥杜邦对生物和大自然充满热爱,将其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对野生动物的观察和绘画上。他的作品不仅是科学研究的重要资料,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杰作。奥杜邦先后出版了《美洲鸟类》和《美洲的四足动物》两本画谱。其中,《美洲鸟类》被认为是鸟类学上最优秀的作品及美国艺术,其中的每一幅作品都被视为美国国宝。

奥杜邦不仅是一位自学成材的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充满创新精神的开拓者。他常常同时运用水彩、粉蜡、油彩以及石墨等多种绘画原料作画。奥杜邦在鸟类绘画上的创新独到之处在于,他对鸟类的刻画并不仅仅限于侧面轮廓,而是展现鸟类各个角度的不同形态,并且作品中鸟类的大小与实物相同。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 参考资料

    

1.http://www.readroad.com/bookshow.asp?id=67当r处在于Ze%q &nb0r画并不e%SOURCE/XX/XXZR/ZRBL/ETXBKQWGS/6225_SR.HTM0r4r处在于hangzhoidu.crg.c20050101/ca668839rm0>

xt/h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