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居

群居的图片和资料:

英国最濒危的物种之一 八哥兵团!精彩视频

群居

摘要

群居:成群聚居。与独居相对应。又把生物体的生活习性,如群居动物,人和蚂蚁都是群居动物。字面理解,群,就是不是指单个的个体,而是三个以上的个体,三个以上的个体居住生活在一起,就可以称之为群居。

群居 基本介绍

     群居

上班虫是一种典型的群居动物,他们虽然在上班时间聚在一起但大多内心极其孤独。他们害怕孤独,也逃避孤独。佛朗西斯.培根说:“喜欢孤独的人不是神明就是野兽。”是的,上班虫中绝大多数人成不了神明甚至圣贤,更害怕被视为野兽,于是群居成为必然的选择。

大多数上班虫不是夜行动物,他们的群居生活一般在早晨八九点时开始,经过漫长纷乱的一天,有的下午五点就匆匆告别群居的同类,回到自己的窝中或者奔赴与异性上班虫的约会;有的则继续在办公室加班,脑海中还回忆起一句新年祝福:“别人加班我加薪”。而现实情况是“别人加薪我加班”。许多上班虫的公司把加班视作一种文化,大加鼓励,这样形成了一种心理氛围,生怕自己加班的时间比别人短,上班的时候不好好工作,效率奇低,把活儿都留到下班时间做,形成一场争相表演给老板虫看的“加班秀”。“加班秀”如同人类发明的拍卖会一样好玩,把这些上班虫折腾得像抽风一样互相攀比,觉得自己都是天才的上班虫,反倒忘记了上班的本意:创造性地干活。

群居 群居生活

     群居

在人类动物观察家看来,上班虫的群居生活丰富多彩,有其人性温暖的一面,也有其黑暗寒冷的一面。

当其闪现人性温暖的一面时,我们能看到同事之间的精诚合作,友谊,帮助,协同,老员工对新员工的教导,新员工对老员工的尊敬,良性的竞争,劳资双方的妥协,互利互赢等等。对于大多数害怕孤独的上班虫来说,群居生活是他们逃避孤独的好港湾,他们能在群居生活中得到安全感,不管这种感觉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但是群居生活中也充满了惊涛骇浪。这就难怪人类的图书市场中,充斥了那么多教上班虫如何在办公室生存的著作,比如什么《上班兵法》《如何识别办公室小人》《怎样看透老板》。看到这些图书的泛滥,一个再幼稚的上班蛹,也应该明白未来生活中充满了多少挑战。

人类动物观察家骆爽先生曾经设想,假如加拉帕戈斯群岛的海龟或者科莫多岛的蜥蜴会著书立说的话,他们的畅销书一定是:《猎食兵法》《伪装和面具技巧》《如何识别荒岛小人》《丛林里异类的喘息声》《何处晒太阳最舒服》。

美洲丛林中生活着许多群居的蜘蛛,群居生活充满着趣味也充满着危险。比如,一只雄蜘蛛为了交配爬上了母蜘蛛身上,放完枪后得急速撤退,否则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母蜘蛛饿了,会把情郎一口吃下。母蜘蛛产卵,一群小蜘蛛出生的时候也是惊心动魄的,不仅有别的动物在旁窥视着这些“食物”,而且晚出生的蜘蛛如果动作不够迅捷的话,它的哥哥和姐姐也会毫不留情地把它吃掉。 

上班虫的智商是所有灵长类动物中最高的,其例证之一就是上班虫会打小报告,会告密、扎针、上眼药,这是其他动物不会的;当然至于吹牛、拍马、说谎更是一些上班虫的绝技。丛林中的爬虫的毒刺,你是能一眼看见的;写字楼中的爬虫的毒刺,是长在舌头和喉咙中的,软软的,有时可能还会抹上蜜。声音克敌,这是上班虫独一无二的法宝。

群居 群居新概念

     群居

从四合院、大杂院到单元楼,从单元楼到小独栋、SOHO,越来越私密化的住宅观念将个性生活推向了极至。但正应了一句老话: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更加“激进”的城市青年开始崇尚一种公社式的“群居”,以此对抗城市生活的孤独和重压。

 新兴的“群居” 生活继承了当年嬉皮运动在对抗社会方面的部分血缘,但与媳皮们崇尚毒品和性爱的反叛生活有着本质区别。新兴群居是指几个或一帮志同道合的年轻人(老同学、好友)一起购买或阻住城区或郊区的楼房,彼此相邻,互相照应,他们崇尚健康和友情,在一个特定的群体氛围里构筑快乐无忧的“乌托邦”。

群居的渐渐流行表明年轻人越来越重视自身情感的需求,友情、团结是消除隔阂、抵抗重压和孤独的最好方式,即便很多老朋友无法住在一栋楼里,也在尽量搬得离朋友更近一些。云南省的心理学专家李琴书认为:这种“群居”生活或许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富想象力的交往方式之一,它有效地省略了很多沟通上的麻烦,有助于情感的寄托和宣泄。如果大家对此都乐于接受,就值得尝试。

群居 群居“蚁域”

    

“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群体,被称为继农民、农民工、下岗工人之后出现在中国的又一群体。之所以把这个群体形象地称为“蚁族”,是因为该群体和蚂蚁有诸多类似的特点:高智、弱小、群居。据统计,仅北京一地就有至少10万“蚁族”。上海、广州、西安、重庆等各大城市都有大量“蚁族”,在全国有上百万的规模。北大博士后、青年学者廉思认为,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加深,以及劳动力市场结构、就业结构等一系列的调整,“蚁族”现象将长期存在,可能还有扩大的趋势。

 “蚁族”多从事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和餐饮服务等低层次、临时性的工作,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有的甚至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收入低且不稳定。大城市的城乡结合部或者城中村,低廉的房租、较低的生活成本以及较为便捷的交通吸引了“蚁族”聚居,称为“蚁域”。北京唐家岭就是著名的蚁域之一。

自1999年以来,高校连年大规模扩招,大学教育发展过快;“宁要北京一张床,不要外地一套房”的就业观念;再加上社会城市化、人口结构转变、劳动力市场转型和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等一系列变化,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选择在大城市就业。毕竟,大城市的机会更多,发展空间也更大。他们怀揣梦想前来“寻梦”,追求群体认同聚居一起。

© 以上材料来自 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