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都剌

摘要

萨都剌(约1272—1355),元代诗人。回族(一说蒙古族)。其先世为西域人。出生于雁门(今山西代县)。酷爱文学,善绘画,精书法,有“虎卧龙跳之才”,萨都剌博学能文,兼善楷书。他的文学创作,以诗歌为主。诗词内容,以游山玩水、归隐赋闲、慕仙礼佛、酬酢应答之类为多,思想价值不高。萨都剌还留有《严陵钓台图》和《梅雀》等画,现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萨都剌 个人简介

     萨都剌

萨都剌(约1272—1355),元代诗人。回族(一说蒙古族)。其先世为西域人。出生于雁门(今山西代县)。酷爱文学,善绘画,精书法,有“虎卧龙跳之才”,但因当时几十年来开科举,难以步入仕途。为生计划内而长年奔波经商,尝尽人间辛苦。元大德十年(1306)怅然弃商而归,投入文学创作。泰定四年(1327),以三甲进士及第,时年五十六岁。天历元年(1328)授京口(今江苏镇江)录事司达鲁花赤,在职三年,颇有政绩。后调任江南行台回回掾史,由正八品降为无品秩的小吏,深感官场险恶。供职期满,调仁真定路(今河北正定)时,豪情勃发,立“明朝走马燕山道,赢得红楼说少年”的誓言。后足迹河北廉访、河南江北道肃政廉访司。至正六年(1346)月直南行台侍御史。从元世祖到元惠宗(顺帝)县经11朝,历80余年,长期宦游,浪迹四方,日弄柔翰,创作极富。有诗780余首,词14首,因广泛接触社会各阶层,熟悉民间疾苦,故常以诗表述政见,揭露统治者骄奢淫逸。代表作有《寒夜闻角》、《伤思曲·哀燕将军》、《鬻女谣》、《征妇怨》等。擅书画。今存《严陵钓台图》、《梅雀》。有《雁门集》传世。

萨都剌 幼年经历

     萨都剌

萨都剌是元代诗人。字天锡,号直斋。答失蛮氏(回族)。回回族人,一说蒙古族人。其祖思兰不花、父阿鲁赤世以膂力起家,累有功勋,受知于世祖、英宗,命仗节钺留镇云、代,所以萨都剌的生地为雁门(今山西代县)。萨都剌的生卒年难以确指。今参照与萨都剌同年进士杨维桢生年(1296),及《雁门集序》中"逾弱冠登丁卯进士第"说法,定萨都剌生年为1305年左右。又据萨都剌晚年投入方国珍幕中的传说,定其卒年为1355年左右。

萨都剌出身将门,但据其《溪行中秋玩月》诗自序,幼年"家无田,囊无储",生活贫穷。萨都剌青年时曾奔波吴、楚,泰定四年(1327)进士及第。后任京口录事司达鲁花赤、江南行御史台掾史、燕南河北道肃政廉访司照磨、闽海福建道肃政廉访司知事、燕南河北道肃政廉访司经历等职,都是九品至七品小官。萨都剌为官清正,曾有发廪赈灾、救助难民、禁止巫蛊、移风易俗等政绩。在江南御史台掾史任上,更因弹劾权贵而受过贬谪。传说晚年曾投方国珍幕中。[1][1]

萨都剌 中年经历

     萨都剌萨都剌作品

萨都剌青、中年时代家道中落,生活不很富裕,曾到吴、楚等地经商。泰定四年(1327)考中进士后,当过一些小官,又曾因弹劾权贵被贬职。晚年因战乱迁徙于浙东、安庆等地。萨都剌一生坎坷,没有得到过重用,对现实社会怀有不满情绪。在《醉歌行》中他说:“嗟余识字事转多,家口相煎百忧集。乃知聪明能误身,不如愚鲁全天真。百年简宪曾何畏,一日礼法能杀人。”

萨都剌考中进士以前的诗所存甚少,有一首《述怀》诗说:“青春背我堂堂去,黄叶无情片片飞。”大抵表露了他这段时期的心情。他到过镇江,溯长江而上至汉阳,《客中九日》诗说:“佳节相逢作远商”,看来他背井离乡是为了经商,不过他对于经商并不热衷,他分外留心的是山川名胜,他写下了《清明日偕曹克明登北固楼》、《清明日游鹤林寺》等绘景抒情之诗。水光山色比起货物金钱来于他更有吸引力。他并不想在追财逐利中混过一生。他在《安分》诗中说:心求安乐少思钱,无辱无荣本自然。春日赏花惟贳酒,冬天踏雪旋添绵。频将棋局消长日,时香熏篆细烟。万事皆由天理顺,何愁衣禄不周全。诗人萨都剌是一个乐天派。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他都能保持宁静而处之泰然。他的这种生活态度和人生观影响到他的诗词创作。他的绝大部分诗篇都流露出热爱生活的乐观情思。他第一次走进官场正是他曾因经商而到过的镇江,他和往日一样流连山水胜景,登北固楼,游鹤林寺,寻僧访道,饮酒赋诗,他厌恶俗吏生活,而要做一个诗人。在他一生中留下了大量的山水诗。他有一首《同杨廉访游山寺》诗说:“扶病强同步,寻幽趣不群。逢僧穿竹去,吹笛隔林闻。山势浮云合,溪流野水分。徘徊归径晚,树影月纷纷。”“寻幽趣不群”正说明他以饱览山水为乐事。据徐象梅《两浙名贤录》说他晚年寓居杭州时,“每风日晴美,辄肩一杖挂瓢笠,脚踏双不藉,走两山间。凡深岩邃壑人迹所不到者,无不穷其幽胜。至得意处,辄席草坐,徘徊终日不能去,兴至则发为诗歌。”和山水诗的奠基人谢灵运比起来,他酷爱山水是有过之无不及。无怪乎他刻画山川景物那样逼真。

萨都剌的一生大部分在江南度过,在风光秀丽的环境中,模山范水,写出了许多赏心悦目的诗篇。不过他曾两度官翰林国史院应奉文字,稍得宫中见闻。在当时他还以擅长写作宫词和丽情乐府著称。他的朋友杨维桢《竹枝词序》说:“天锡诗风流俊爽,修本朝家范,宫词及《芙蓉曲》,虽王建、张籍无以过矣。”另一位朋友虞集也说:“进士萨天锡者最长于情,流丽清婉,作者皆爱之。”可见他还是一位抒情诗人。如他的《芙蓉曲》:“秋江渺渺芙蓉芳,秋江女儿将断肠。绛袍春浅护云暖,翠袖日暮迎风凉。鲤鱼吹浪江波白,霜落洞庭飞木叶。荡舟何处采莲人,爱惜芙蓉好颜色。”情致雅淡,意象凝聚。似无情而有情,有所思而不怨,蕴藏着作者怀才不遇,飘泊江湖的心情,深得唐李贺、李义山的笔法,辞婉意清。“鲤鱼吹浪江波白,霜落洞庭飞木叶”,含而不露,有一种身世飘零、孤芳自赏的抒情味道。其他如《过嘉兴》、《梳头曲》、《新夏曲》、《洞房曲》等都具有相同或近似的情调。

同样,他的宫词,风格亦复如此。《醉起》说:杨柳楼心月满床,锦屏绣褥夜生香。不知门外春多少,自起移灯照海棠。这里所描写的只是宫中女性生活空虚,寓长恨于景物形象之中。一般说来,宫中对于帝王是天堂,而对于宫女却是地狱。宫中生活题材是十分狭窄的,如果不能识别天堂地狱,描写就不会深刻。

好在萨都剌的笔锋着力处,不曾局限于宫廷。当他的眼光移向广阔的祖国大地时,他发现当时的社会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如他的《京城春暮》,诗说:三月京城飞柳花,燕姬白马小红车。旌旗日暖将军府,弦管春深宰相家。小海银鱼吹白浪,层楼珠酒出红霞。蹇驴破帽杜陵客,献赋归来日未斜。将“弦管”“层楼”和“蹇驴破帽”相照映,社会不公,个人不平,不需明说,而用意十分清楚。至于他的《鬻女谣》、《过居庸关》、《征妇怨》、《高邮阻风》、《织女图》、《百禽歌》、《早发黄河即事》、《过淮阴》等,描述社会人生,题材广泛,更值得重视。《鬻女谣》写道:道逢鬻女弃如土,惨淡悲风起天宇……人夸颜色重金璧,今日饥饿啼长途。悲啼泪尽黄河干,县官县官尔何颜!金带紫衣郡太守,醉饱不问民食艰。传闻关陕尤可忧,旱荒不独东南州。枯鱼吐沫泽雁叫,嗷嗷待食何时休!作者面对这种现象,指摘“金带紫衣郡太守,醉饱不问民食艰”,斥骂“县官县官尔何颜”。这是正义的呼声。萨都剌看不惯这种不平事,因而他希望“但操大柄常在手,覆尽东西南北行”(《雨伞》)。希望得到一种权力去拯救天下所有在困苦中挣扎的人。但在当时,他的愿望是无法实现的。

萨都剌 作品精华

     萨都剌作品

萨都剌博学能文,兼善楷书。他的文学创作,以诗歌为主。诗词内容,以游山玩水、归隐赋闲、慕仙礼佛、酬酢应答之类为多,思想价值不高。在《送管元帅南征》、《送刘照磨之桂林》等诗中,他甚至拥护统治者对起义人民进行镇压。但有些诗涉及元代社会的黑暗现实,反映了当时的阶级压迫。如《大同驿》、《黄河月夜》、《鬻女谣》、《织女图》等等,反映了劳动人民的生活惨状。五古《早发黄河即事》,一方面描写农夫"炊烟动茅屋,秋稻上垅丘。尝新未及试,官租急征求。两河水平堤,夜有盗贼忧",另一方面描写贵族公子"斗鸡五坊市,酣歌最高楼",以强烈的对比手法,揭示了元代社会的阶级矛盾。有些诗大胆讽刺了统治阶级的腐朽与罪恶,笔锋不仅指向了郡守县官、王孙贵戚,且指向了最高统治者。《记事》一诗,用"只知玉玺传三让,岂料游魂隔九重。天上武皇亦洒泪,世间骨肉可相逢"的诗句,揭露元武宗次子图帖睦尔的篡兄位之事,此事为正史不载,被称为"诗史"。有些诗歌表达了为民请命、励精图治的政治思想,如《寄朱县尹》、《送广信司狱》诗等。《湖南张子善,钦点第一人,弹劾权贵,左迁西台御史,旋拜前职,素有退志,故举兼善劝之》、《旧剑》、《尘镜》等诗,希望官吏爱护人民,抒发了作者以天下为己任的报国志愿。而《过居庸关》、《题画马图》等诗,针对元朝统治者穷兵黩武,表达了"男耕女织天下平,千古万古无战争"的反战思想。这些作品是萨都剌诗歌中的精华部分。

其性好山水,尝登司空山太白台叹道:“此老真山水精也”。遂结庐其下,著书其中。其文章雄健苍洽。诗流丽清婉,长于言情,自具风格。词亦有殊色。[2]

萨都剌 诗歌特点

    

萨都剌的山水诗颇见功力。他游宦多年,足迹遍及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不少山水诗富有生活实感,描写细腻,贴切入微。如"江白潮已来,山黑月未出","山脚客行惊犬吠,树皮苔老结龙文","渡口客船争贳酒,斫鱼列纸赛河神"等等,均从现实生活中得来,结成佳句。他描绘北方风物,尤具特色。如"牛羊散漫落日下,野草生香乳酪甜。卷地朔风沙似雪,家家行帐下毡穷";"紫塞风高弓力强,王孙走马猎沙场。呼鹰腰箭归来晚,马上倒悬双白狼"等。对塞外风光信笔勾勒,粗犷有致,体现了其他诗人鲜有的创作个性。

在诗歌技巧上,萨都剌继承了唐、宋诗歌的某些手法,并具有自己的特点:①截取平淡的生活片断,铸成韵味悠远的意境。如为人艳称的《秋词》、《京城立春》等,能托出特定的情境,构成饶有意趣的"诗画"。②层层深入,凝炼简洁。如"百年诗句里,三国酒杯间","千古风光鬓边白,六朝山色马头青"等,言简意赅,给读者以充分的想象余地。③善于创造,形象生动。如"云孙捧出南箕簸,月姊舂来北斗量","一山如龙入云起,一山化作长江流"等句,化静为动,化无生命为有生命,使形象新颖流动。④偶亦采用"通感"手法,将视觉形象、听觉形象、嗅觉形象等联通使用,互相比譬。如"市声到海迷红雾,花气涨天成彩云","乌鹊横桥秋有影,银河垂地夜无波"等。

萨都剌 作品影响

    

萨都剌的词作虽然不多,但颇有影响。尤以〔念奴娇〕《登石头城》、〔满江红〕《金陵怀古》两首著名。他在〔念奴娇〕《登石头城》中,抚今追昔,韵调苍凉,以一组富有悲剧意味的形象,咏出风云易消、青山常在的感慨。〔满江红〕《金陵怀古》一词,则巧妙地活用前人典故,吊古伤今,表现了更为圆熟的技巧。后人曾推崇萨都剌为"有元一代词人之冠",并非溢美之词。

著作有《雁门集》14卷,又《武夷诗集序》文1篇。《雁门集》有近人殷孟伦点校本。

萨都剌 作品分析

    

萨都剌的《早发黄河即事》、《鬻女谣》、《征妇怨》、《织女图》等诗篇,以对比手法,谴责了剥削阶级的骄奢淫逸,表达了对苦难百姓的深切同情,对黑暗社会的无情鞭挞,“哀民生之多艰”,成为折射当时社会真实面貌的一面镜子,被世人誉为“诗史”。如《鬻女谣》:
       道逢鬻女弃如土,惨淡悲风起天宇。
       荒村向日逢野狐,破屋黄昏闻啸鬼。
       人夸颜色重金壁,今日饥饿啼长途。
       悲啼泪尽黄河干,县官县官何尔颜。
       金带紫衣郡太守,醉饱不问民食艰。
       传闻关陕尤可忧,旱荒不独东南州。
       枯鱼吐沫泽雁叫,嗷嗷待食何时休。

该诗描写了天历年间关陕、两河、东南等地旱灾后,饥民背井离乡,卖儿卖女,饿殍遍野的悲惨状况。以对比手法,谴责了当权者的骄奢淫逸,揭露了贫富不均、官民对立的社会尖锐矛盾,表达了对苦难灾民的无限同情。

《早发黄河即事》揭露了当权者朝欢暮乐、纸醉金迷的腐朽生活,反映了百姓众生“饥饿半欲死,驱之长河流”的民不聊生的惨状,对比鲜明,入木三分,读来令人心酸。
       长安里中儿,生长不识愁。
       朝驰五花马,暮脱千金裘。
       斗鸡五坊市,酣歌最高楼。
       绣被夜中酒,玉人坐更筹。
       岂知农家子,力穑望有秋。
       短褐长不完,粝食长不周。……
       人家废耕织,嗷嗷齐东州。
       饥饿半欲死,驱之长河流。

此外,萨都剌的《织女图》、《谩兴》、《大同驿》等都是反映当时社会状况,广为传诵的名篇。

萨都剌描写景物、风光的诗,隽永柔婉、清新俊逸,富于浪漫色彩。如描写北国风光的《上京即事》:
       牛羊散漫落日下,野草生香乳酪甜。
       卷地朔风沙似雪,家家行帐不毡帘。

描写闽中风情的《闽城发暮》:
       岭南春早不见雪,腊月街头听卖花。
       海国人家除夕近,满城微雨湿山茶。

萨都剌还擅长写词,《满江红•金陵怀古》、《念奴娇•登石头城》、《木兰花慢•彭城怀古》等都是吊古伤时之名篇。尤其是《满江红•金陵怀古》更是脍炙人口,堪为千古绝唱。

萨都剌不仅诗词名冠一时,还是一位书画家,他善写楷书,擅长篆刻。尤其工于绘画,所画《严陵钓台图》、《梅雀》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是元代绘画艺术珍品。      

萨都剌 后人评价

    

萨都剌的怀古之作也颇具特色。如他的《满江红(旧误作念奴娇)。金陵怀古》尤为脍炙人口:
六代繁华,春色去也,更无消息。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王谢堂前新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听夜深,寂寞打空城,春潮急。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但荒烟衰草,乱鸦红日。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螀泣。到如今,惟有蒋山青,秦淮碧。

这首词作于至顺三年或四年他任江南诸道行台侍御史时期。人事代谢,古往今来,苍凉豪迈,感慨万端。但青山永在,绿水长存,一代新人将把金陵重作英才聚合的场所。怀古正所以思今。萨都剌的作品往往表达着磊落旷达的胸怀。他一生中往来南北,对于民情习俗,见闻较多,使他有些诗词生活气息甚浓,感染力很强。如《初夏淮安道中》说:鱼虾泼泼初出网,梅杏青青已着枝。满树嫩晴春雨歇,行人四月过淮时。“鱼虾泼泼”,“梅杏青青”,夏日初晴,着一嫩字,生意全出。给人以旷达、乐观、清新、舒畅的感受。生动的形象带着乡土气息把读者引进一个新的境界。

萨都剌 作品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萨都剌一生给我们留下了将近八百首诗词,有描写景物的山水诗,有抒写宫廷生活的诗,有怀古也有伤今,诉述个人和社会的不平。他在元代以至整个中国文学史中都是占有一定地位的诗人。

萨都剌还留有《严陵钓台图》和《梅雀》等画,现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萨都剌 个人诗词欣赏

    

上京即事五首(其三)
  牛羊散漫落日下,
  野草生香乳酪甜。
  卷地朔风沙似雪,
  家家行帐下毡帘。
  《满江红·金陵怀古》
元 萨都剌
  六代繁华,春去也,更无消息。
  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
  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
  听深夜,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
  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
  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蛩泣。
  到如今,惟有蒋山青,秦淮碧。
  百字令登石头城
  石头城上,
  望天低吴楚,
  眼空无物。
  指点六朝形胜地,
  唯有青山如壁。
  蔽日旌旗,
  连云樯?,
  白骨纷如雪。
  一江南北,
  消磨多少豪杰。
  寂寞避暑离宫,
  东风辇路,
  芳草年年发。
  落日无人松径里,
  鬼火高低明灭。
  歌舞樽前,
  繁华镜里,
  暗换青青发。
  伤心千古,
  秦准一片明月。

© 以上材料来自 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