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狼

摘要

塔斯马尼亚虎,又叫袋狼(Thylacinus cynocephalus),是生活在澳大利亚广裘的土地上的有袋类食的种族。这种动物因为它的身体上有虎斑一样的条纹,因而得名。其实它并不是真正的猛虎,形态和大小与狼更为接近,是现代最大的食肉有袋动物,又被称作塔斯马尼亚袋狼。塔斯马尼亚虎是有袋类,当然身上也有育儿口袋,不过,它的育儿袋食是向后开的,这样捕食的时候,幼兽受到伤害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这种只在塔斯马尼亚才有的珍稀动物在100年前曾经繁荣一时,但由于会袭击羊,它遭到了被欧洲移民猎杀的灭顶之灾。近年来,又有发现塔斯马尼亚虎的传说,甚至有人拍摄到了照片,但是还没有捕获到活的标本,因此无法证实。


塔斯马尼亚虎 简介

     袋狼塔斯马尼亚虎的复原图

塔斯马尼亚虎,又叫袋狼(Thylacinus cynocephalus),在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岛上,曾经生活着塔斯马尼亚虎。拉丁名为Thylacinus cynocephalus。其实,塔斯马尼亚虎并不能完全称之为“虎”,它长着类似狼的脑袋和像狗的身子,是现代最大的食肉有袋动物,又被称作塔斯马尼亚袋狼。它背部长着像老虎一样的黑色条纹,还有能张开很大的利爪。
  
这种只在塔斯马尼亚才有的珍稀动物在100年前曾经繁荣一时,但由于会袭击羊,它遭到了被欧洲移民猎杀的灭顶之灾。

塔斯马尼亚虎 分布及分类

    

塔斯马尼亚虎曾经广泛分布于澳洲大陆,属于有袋目犬科动物,皮毛棕黄色,从外形上看无异于一般野狗;惟一使它与狗不同,与“虎”沾点儿边的,是它臀背部那十来道黑色条纹。

塔斯马尼亚虎 体征

     袋狼塔斯马尼亚虎

在四足肉食动物中,塔斯马尼亚虎的嘴巴可以张开180度,这样,撕咬的范围就更大。同时,塔斯马尼亚虎这种古老的食肉兽有着较多的原始特征,和更晚些的猫科犬科兽类相比,它的骨骼比较纤细,肌肉爆发力不大,而能够大张的口腔骨骼构造,则显示其咬合力较弱。肩部以下大约高23英寸(58厘米);体长约50英寸(127厘米),这个长度包括一条19到24英寸(48到61厘米)的尾巴;体重65英镑(29千克)。前足5趾,后足4趾。腹部有向后开口的育儿袋,袋内有2对乳头。尾巴细而长。塔斯马尼亚虎呈灰色或者黄褐色。它白天在洞穴里或者空心的原木中睡觉,晚上很活跃,会成群行动捕食袋鼠、沙袋鼠和绵羊。

但是,在澳洲,由于长期封闭,只有有袋类生存,没有生存竞争的威胁,使善于乘黑夜捕捉袋鼠的塔斯马尼亚虎得以悠然生存。它们的足迹遍布澳大利亚各地。

塔斯马尼亚虎 生活习性

     栖息于开阔的林地和草原。夜间外出捕食,白天栖身于石砾中。多单独或以家族形式捕食袋鼠类、小型兽类和鸟类。因其口裂很大,捕食动物时常将猎物的头骨咬碎。夏季交配,每胎产3-4仔。幼仔在母兽育儿袋里哺育3个月后可独自活动,但仍呆在母兽身边约9个月之久。

袋狼生活在树林较为稀疏的地方,或是草原上。然而,移居者来到它们生活的土地上,它们躲到森林中去。肚子有着像袋鼠那样乘放小袋鼠的袋子。后背上有花纹。颚的骨像蛇一样分为两段张开,它们会咬碎猎狗的头。夜晚,它们单独行动,经常是以袋鼠、小袋鼠、或是不会飞的鸟类为猎取出目标。它跑的速度并不快,但是会紧追不舍,直到猎物疲惫不堪为止。它们往往是一口咬住猎物的头使猎物结束生命。

塔斯马尼亚虎 历史

     据动物学家考证,大约在4000~5000年前,澳洲大陆上的这种食肉动物渐趋灭绝。很可能是因为在竞争中敌不过与其习性相近的澳洲野犬。然而,在澳洲大陆东南数百公里,12000年前与大陆分离的塔斯马尼亚岛上,这种虎却一直繁衍到近代。

3500年前,随着人类进入澳大利亚的澳洲野狗数量渐渐增加,开始沿着左右海岸向南扩大自己的领地,由于塔斯马尼亚虎竞争不过这种狼的亲戚,渐渐退出了澳洲大陆,只在南部的塔斯马尼亚孤岛上苟延残喘。

19世纪初,欧洲移民刚踏上塔斯马尼亚岛时,塔斯马尼亚虎曾经成为他们定居的一大敌害。因为它们祸害家禽,危害绵羊,移民曾花费很大的气力来消灭它们。从1850年到本世纪初,塔斯马尼亚地方政府奖励捕杀塔斯马尼亚虎,半个多世纪里,仅据官方奖励记载,就杀死2268头。在滥捕滥杀之下,这种动物开始走上灭绝之路。1933年有人捕获一只袋狼,命名为班哲明,饲养在赫芭特动物园,1936年死亡,此后再没有活袋狼存在的消息。从此以后,人们再也没有发现过这种珍奇动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地政府直到1936年才颁布保护塔斯马尼亚虎的法令,其实这时岛上已经无虎可以保护了。

美国国家动物园在1902-1905年间所饲养的一对袋狼1936年后不断传出有酷似袋狼的动物在新几内亚袭击家畜的消息,也有许多目击者声称他们看到袋狼,但却没有铁证可以证明袋狼确实仍存于世。1967年有人在山洞中发现腐败的动物尸体,经专家证实确为袋狼尸体,但对其是否为新鲜尸体或是多年前留下的干尸科学家看法分歧。袋狼是否已经灭绝,不得而知。

后来,动物学家在岛上组织过几次广泛的搜寻考察,期望找到幸存的塔斯马尼亚虎,然而人们踏遍岛上的深山密林,始终没见到它们的踪迹。于是这种珍奇的有袋类食肉动物最后灭绝了。

1999年澳洲博物馆馆长麦克阿契在雪梨博物馆发现一个自1866年被保存在酒精中的小袋狼标本,麦克阿契便著手研究从中抽取DNA使袋狼复活的可能性,2000年5月13日又在其他博物馆发现六个类似的标本,使得相关的基因库更为完整。麦克阿契表示,袋狼将在五十年内透过基因复制科技重现于世。 

塔斯马尼亚虎 现状

     近年来,又有发现塔斯马尼亚虎的传说,甚至有人拍摄到了照片,但是还没有捕获到活的标本,因此无法证实。澳大利亚一份动物学刊物上曾经发表了一篇报告。报告人大卫声称,在西澳大利亚尤克拉以西110公里的一个石灰岩洞中,发现了一头腐败的动物尸体,尸体身上的大部分软组织已经腐烂,或被昆虫啮食,露出根根白骨,但背脊残留毛皮上的深褐色虎皮斑纹却清晰可见,残存的舌头和左侧眼珠也具有塔斯马尼亚虎的特征。这具动物尸体运到西澳大利亚自然历史博物馆后,经专家鉴定,确实属于塔斯马尼亚虎,但对尸体死去时的时间,人们还有分歧,有的认为,尸体虽已腐烂,但相对来说还是新鲜的,这说明袋狼消失多年后又重新出现了。而另一些科学家则认为,这尸体是几千年前的塔斯马尼亚虎干尸。塔斯马尼亚虎的生死之谜,今天依然没有解开。

塔斯马尼亚虎 争论

     1967年,在动物学界确信塔斯马尼亚虎已经灭绝30年之后,澳大利亚一份动物学杂志上刊出一篇目击者报告,报告者大卫声称,在西澳大利亚尤克拉以西110公里的一个石灰岩山洞里,发现一头腐败的动物尸体,尸体身上大部分软组织已经腐烂,或被昆虫啮食,露出根根白骨,但背部残留皮毛上深褐色虎皮斑纹却清晰可见,残存的舌头和左侧眼珠也具有塔斯马尼亚虎的特征。这篇报告引起动物学家们的注意,因为人们虽然曾经几次在塔斯马尼亚岛上大肆寻找塔斯马尼亚虎,却未曾想到在更为广阔的澳洲大陆上寻找。难道澳洲大陆上的塔斯马尼亚虎至今没有灭绝吗?

大卫发现的这具动物尸体被运到西澳大利亚自然博物馆,经专家鉴定确为塔斯马尼亚虎无疑。然而,在确定尸体死去时间时,专家们发生了分歧。有些专家认定尸体是几千年以前的干尸,这与澳洲大陆上塔斯马尼亚虎在几千年前就已灭绝的传统观点相符。而另一些专家则认为,尸体虽然已腐烂,但相对来说还是新鲜的,这说明动物死去的时间不长。因而塔斯马尼亚虎很可能仍在澳洲大陆上生存着!

正当专家们为这一尸体死亡时间争论不休之际,《西澳大利亚博物学家》杂志在1967年10月又刊出一篇报告,报告者是一位在澳大利亚工作的苏联科学家巴拉莫诺夫。他声称,在新南威尔斯的瓦拉戈河附近,他曾亲眼目睹活的塔斯马尼亚虎!这篇报告再度引起学术界注意。然而,它出自非专业人员之手,又没能提供可作为研究依据的标本材料,因而没有得到动物学家们的正式承认。尽管如此,这两篇报告的发表,燃起了人们在澳洲大陆重新发现塔斯马尼亚虎的希望。从那时至今,20年时间里,一些动物学家在人迹罕至、辽阔荒凉的澳大利亚西南部丛林中寻找塔斯马尼亚虎的踪迹,就象人们在亚洲和美洲大陆上寻找野人一样。塔斯马尼亚虎是否还存在于世,成了澳大利亚动物爱好者心目中一个激动人心的谜。

1985年2月,五张野生动物的彩色照片从澳大利亚西部偏远的基洛恩寄到佩思市西澳大利亚自然博物馆,交该馆高级研究员道拉斯博士研究鉴定。道拉斯惊奇地发现,这是塔斯马尼亚虎的照片!为了慎重起见,道拉斯又将照片送悉尼动物园主任、澳大利亚博物馆馆长等权威人士鉴定,专家们都同意道拉斯的鉴定意见,认定照片是无懈可击的,照片上的动物确是塔斯马尼亚虎。照片是一位名叫卡曼隆的澳洲土著猎人拍摄的。多年来,卡曼隆一直在丛林中寻找塔斯马尼亚虎。据称他曾多次见到这种被认为已经绝迹的珍奇动物。道拉斯在收到卡曼隆寄去的照片后,曾两次会见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土著猎手,他的观察报告,他对塔斯马尼亚虎的外貌、动作特征的描述,他用石膏灌制的足印模型,都使道拉斯觉得真实可信。1986年,这拉斯在英国《新科学家》杂志上著文,并发表了卡曼隆拍摄的塔斯马尼亚虎照片,他确信,塔斯马尼亚虎并没有绝迹,活捉这种珍奇动物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然而,澳洲和世界上许多动物学权威仍然对此抱怀疑态度。他们认为,单凭口头描述、足印和照片,要想推翻澳洲大陆塔斯马尼亚虎在几千年前就已灭绝的结论,未免证据不足。

塔斯马尼亚虎 物种复活

     1999年5月,澳大利亚国立博物馆决定启动运用克隆技术复活塔斯马尼亚虎的项目。2002年5月,克隆项目小组宣布,塔斯马尼亚虎DNA酶复制成功,从库存标本瓶中浸泡着的一只塔斯马尼亚虎的幼仔体内细胞中成功提取了克隆所需DNA。

09年2月,澳洲博物馆囿于现有技术条件不得不忍痛中止塔斯马尼亚虎的克隆项目。消息一经传出,澳各大小报章竞相转载,一时间人们无不为之扼腕叹息,更有媒体干脆报道说“克隆项目已彻底失败”,“该研究项目已遭放弃”,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与数年前该博物馆宣布启动克隆项目时所造成的轰动效应形成巨大反差。

与此同时,野生动物保护主义人士则拍手叫好。他们认为,企图通过克隆技术使塔斯马尼亚虎复活本来就是本末倒置。人们总是这样———拥有时不知珍惜,失去后弥觉珍贵。与其花费巨额人力物力和财力去试图复活已灭绝的物种,倒不如把精力更多地放在保护与拯救现有濒危物种,以使其免于灭绝的噩运。比如上面提到的塔斯马尼亚魔鬼,其野外种群在过去的10年间因一种原因不明的面部恶性肿瘤的侵害已死亡过半。如果不尽快采取积极的保护措施,那么若干年后,塔斯马尼亚魔鬼必将重蹈袋狼的灭绝覆辙。

澳洲科学家的知难而退是尊重科学的无奈之举,显然,以现有的技术和条件,克隆复活塔斯马尼亚虎的努力有些力不从心。但澳洲科学界并未悲观,他们相信,这个项目目前只是暂停,随着科学的不断进步,早晚有一天,这一灭绝物种定会被成功复活。
© 以上材料来自 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