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文学网>灵异科幻>尿液平衡 > 持续憋尿/烫一烫
    大概是太害怕失去这次排尿机会,她一面反复呢喃着「主人」两个字——仿佛这样就能鼓励到她似的——一面拼命夹紧了尿道的括约肌,这让尿道塞拔出来都变得颇为费劲,但竟然真的没有漏出一滴。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我就用烟头撩了一下她裸露在小夹子外面没有被夹住的那一部分阴蒂,高温的烟灰被碰散了,咬上她最为娇嫩的部分,她几乎要弹跳起来了,空着的一只手虚浮地触碰着我的手腕,却完全不敢拦上一拦。

    我教育她:「谁允许你夹着腿了,这么没规矩。」

    她拼命摇头,眼泪不断淌下来,口中胡乱叫着,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又往下瞥着,「手不想要了?」

    她立马把手缩了回去,可是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好,最后想了想,竟配合着我烫她的动作,用手指将本就从包皮里剥出来的阴蒂又往外拽了一些。

    这处红艳欲滴的地方已经被夹得边缘有些泛白,里面的埋刺仍突突跳动,在内外分别刺激之下,变得更加肿胀饱满,眼看那夹子都快要夹不住了。

    「呜……」她完全坐不住了,半躺着拧扭,身下的床单被她揉搓得凌乱不堪,「对……对不……起,主人……呜……!」

    「我让你剥阴蒂了吗?」我质问道。

    「没……没有……呜呜……」她难受极了,几缕发丝紧贴在潮红的脸颊,雪白的肌肤之上,分不清是眼泪、汗液还是骚水的东西正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像个发了情的母兽。

    「那是这里也想挨烫了?是不是该先给你这颗骚豆子周围烙上一圈,再去照顾你那没用的尿眼?」

    她无力地踢蹬着光滑的床单,像要向上逃,可是她又能去哪呢?我只需要轻轻一扯,她就又被勾了回来。

    「不要了,呜呜……主人……主人……」她哭得声音都嘶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