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文学网>灵异科幻>尿液平衡 > 灌辣椒水/喝尿/抱着睡
    我屈指在她的阴蒂上掸了掸,结束了亵玩,「你看,明明就喜欢得不行,怎么能让你放尿呢?」

    她说不出话,只是哭得更凶了,虽然依照本能求我允许她排尿,但估计自己也没报多少希望,如此就要明晚才能尿,可是却也实在觉得撑不到那时候,因此显得分外绝望无助。

    「好了,有什么好哭的。你再乖乖憋一晚,明天早上给你放尿,好不好?」打一棍子,总要再给颗枣哄一哄。

    她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好像不敢相信我对她这么好,过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嗯」了一声,抽了抽鼻子,软软地说:「谢谢主人……」

    我把她托起来放在腿上,慢慢颠动着,低头咬了咬她发烫的耳垂,「但是该罚的我们也要先罚完,嗯?」

    「呜……」她被颠得越发翻江倒海,原本已经痛到麻木的膀胱再次剧烈地反抗,坐也坐不住,轻轻抓着我的衣服,怕从我腿上掉下去,会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

    「求主人让你放尿,该罚什么,你自己说。」

    《奴隶守则》里对于此类错误有非常清楚的描述:奴隶的尿道和膀胱属于主人,何时放尿由主人全权决定,如果擅自请求主人允许放尿,无论此时多么憋胀,都应该立即再灌入400毫升液体以示惩罚。

    「呜……不,不要了……求主人仁慈……求求主人了,真的已经满了,灌不下去了……会坏掉……奴隶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她后知后觉怕了,哭得发抖,连声音都变了调。

    「不听话了,还敢说不,嗯?」我沉了声音,实际上却并没有不高兴,相反,看到她这样失控,我还有些愉悦。

    她顿了顿,还是重复摇着头着说自己再也不敢了。

    我有些好笑地把她从我怀里揪出来,让她看着我的眼睛,她躲闪着,最终怯生生地看着我,定了定神,再次请求:「可不可以明天放过尿以后再灌……现在膀胱里真的好满,求主人饶它一会儿吧。如果它坏掉,就不能再取悦主人了,它想继续服侍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