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文学网>灵异科幻>尿液平衡 > 擦鞋/鞭打
    她大概睡到一半就醒过来了,我睡梦中只觉得怀里的人形抱枕明显僵硬了一下,显然她并不明白怎么就跑到了主人床上来,不知道要受怎样的惩罚,又怕又急,又不敢乱动吵醒我,一面期待着早起的放尿,身体疲惫伤痛又不容许她想太多,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我玩她玩得开心,睡得倒颇为神清气爽,一觉醒来,见她趴在我怀里不敢动弹,见我醒了就开始道歉请罚。

    我打了个呵欠:「怎么,不喜欢主人抱着睡吗?」

    她惊讶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拼命摇头。我不想再听她道歉,直接把她拉过来,赏她再次服侍喝尿,晨起尿液腥臊,她倒喝得干净,唇舌温柔地舔舐,弄得很舒服。

    过了一个晚上,她膀胱处越发沉重了,身下肉缝却淌出透明的爱液,显然有几分情动。

    我让仆人给她戴上项圈牵去洗漱,再绑在餐桌边上晨训,狠抽一抽几处胆敢发骚的部位。

    我洗漱穿衣,慢悠悠走到餐厅,远远就听见藤条抽在肉上的声响和她压抑着的闷哼,她颈上项圈连着的牵引绳被绑在餐桌腿上,正平躺在地毯上,两手抱住腿,大敞着下身受罚,昨天的伤还没好,又添上许多被责打的红印。

    这个姿势膀胱受到压迫更难忍尿,好在有了导尿管也尿不出来,不用担心漏尿。

    我随口吩咐仆人好好给她抽一抽阴蒂、屁眼和大腿根部这几处,仆人听了,更加卖力地抡圆了胳膊执行,她忍不住哀叫,仆人想拿口球堵住她的嘴,被我制止了。

    听着她的呻吟其实挺下饭的,不过我还是喜欢逗着她玩,「这么不乖,待会儿是不想尿了?」

    她泪汪汪看着我,不敢回答。我撕了一口面包吃着,往下一看,这小骚货真是太久没舒服过了,挨着罚还在流水,把藤条都浸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