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文学网>竞技网游>是亲兄妹又如何 > 上楼,上我的床
    “我,想要吃你嘴里的。”直接起身跪在座椅上,林恩雅上身探向林河眩,按住他的头就吻了上去。

    吸吮他的唇瓣,那里还残留着牛奶淡淡的甜味,把林河眩的唾液和奶香味卷入自己嘴里,和他接吻真的很享受。

    林河眩当然不会乖巧得任由她吸吻,男人回击她的攻势,灵活的舌头扫入她的口腔壁,那两片看似纤薄的唇却极其有力地包裹住她的唇瓣……

    海王的吻技不是浪得虚名,被他吻着很舒服,舒服到阴唇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被刺激到瘙痒难耐。

    难以想象,要是被他吻的是她下面的那张唇,那会有多舒服……

    “你是想吃我嘴里的,还是想吃我的嘴?”林恩雅不堪的肺活量,迫使她没吻上头就不得不松开林河眩,可是作为运动健将,林河眩当然安然无恙,挂着那不羁的笑容,上扬的嘴角粘着分开时被扯断的黏稠唾液。

    那不堪的模样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那必是淫荡又猥琐,可他是林河眩,好像故意做糟一样,展现极具张力的艺术感。

    无死角的完美,那个男人,她的亲哥哥,她歇斯底里地爱上了他。

    “那些东西,我都不想吃了,你不是说不喜欢胖子吗。吃你,总不会变胖吧?”吻到缺氧的肺部使林恩雅说话都带着喘息,类似娇喘的声音从这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嘴里出来,刺激得林河眩下体发胀。

    “是的,吃我,不会变胖,还会帮你消耗卡路里。”狭长的眼眸注视林恩雅,那死水般深邃的黑瞳尽显高贵,不愧是海王的眼睛,一眼就能让人沦陷。

    “我,想要吃你嘴里的。”直接起身跪在座椅上,林恩雅上身探向林河眩,按住他的头就吻了上去。

    吸吮他的唇瓣,那里还残留着牛奶淡淡的甜味,把林河眩的唾液和奶香味卷入自己嘴里,和他接吻真的很享受。

    林河眩当然不会乖巧得任由她吸吻,男人回击她的攻势,灵活的舌头扫入她的口腔壁,那两片看似纤薄的唇却极其有力地包裹住她的唇瓣……

    海王的吻技不是浪得虚名,被他吻着很舒服,舒服到阴唇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被刺激到瘙痒难耐。

    难以想象,要是被他吻的是她下面的那张唇,那会有多舒服……

    “你是想吃我嘴里的,还是想吃我的嘴?”林恩雅不堪的肺活量,迫使她没吻上头就不得不松开林河眩,可是作为运动健将,林河眩当然安然无恙,挂着那不羁的笑容,上扬的嘴角粘着分开时被扯断的黏稠唾液。

    那不堪的模样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那必是淫荡又猥琐,可他是林河眩,好像故意做糟一样,展现极具张力的艺术感。

    无死角的完美,那个男人,她的亲哥哥,她歇斯底里地爱上了他。

    “那些东西,我都不想吃了,你不是说不喜欢胖子吗。吃你,总不会变胖吧?”吻到缺氧的肺部使林恩雅说话都带着喘息,类似娇喘的声音从这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嘴里出来,刺激得林河眩下体发胀。

    “是的,吃我,不会变胖,还会帮你消耗卡路里。”狭长的眼眸注视林恩雅,那死水般深邃的黑瞳尽显高贵,不愧是海王的眼睛,一眼就能让人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