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文学网>仙侠修真>老攻终将沦为他人胯下之物 > 沙滩上,边涂防晒边吃雄根
    宋翊锟只看一下就再也移不开眼,记忆中的感觉再也不让他羞愧难当,反而从厌恶变成遗憾,从庆幸秦世峻没做到最后变成幻想如果做下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当初的厌恶好像如云消散,他想起秦世峻压在自己背上,把这根粗壮塞到自己臀缝中间不断上顶身体,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后面被男根磨顶时的感觉,坚硬硕大的龟头只在秦世峻激动时偶尔擦顶菊穴,只那样就让他情难自禁,如果……

    宋翊锟不敢再想,他已经感到自己的性器不成样子地顶在泳裤边缝,只要自己一起身甚至动作稍大一些就会顶出泳裤,他心虚地四处看了下,确认四下没有太多人,沈清然也在专心给凌肃涂抹这才松了口起。

    随着身体放松,宋翊锟的指关节上一片炙热,他居然隔着布料不小心碰到秦世峻凸起的男根。

    宋翊锟虽然手指颤抖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手摸向了秦世峻的腿根,手上控制不住的动作却出卖了他的慌张,不时碰到秦世峻的泳裤,像是故意揩油一样把秦世峻摸得欲火焚身,神色晦暗。

    “你要把囊袋掰开才能涂到里面。”

    宋翊锟呼吸一窒,神色似有挣扎,但在秦世峻的气场笼罩下,他已经溺亡在内心深处一直痴迷的雄性气息里。

    他的手像是被秦世峻牵扯着一样,慢慢靠近,在即将碰触的一瞬间停顿,又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样轻轻握住了秦世峻饱满的凸起。

    沉甸甸的宣软触感让宋翊锟一下子软了身体,两颗满蓄精液的卵蛋被轻轻挤压,像是在回应宋翊锟一样,那一条凸起用力顶在宋翊锟的手上。

    宋翊锟口干舌燥,他像是大街上行窃的贼,心虚地注意身边每一点动静,对着受害者他又一副坦然的样子,轻轻掰开和大腿贴在一起的泳裤,把手指擦进去仔细涂抹,只是他实在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手上一个颤抖,居然直接把手指顺着腿缝塞进秦世峻的泳裤里。

    宋翊锟像是受惊的兔子,一下子把手抽出来,不敢相信自己摸到了什么,只是指尖上的余感还在,让他不得不信。

    宋翊锟只看一下就再也移不开眼,记忆中的感觉再也不让他羞愧难当,反而从厌恶变成遗憾,从庆幸秦世峻没做到最后变成幻想如果做下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当初的厌恶好像如云消散,他想起秦世峻压在自己背上,把这根粗壮塞到自己臀缝中间不断上顶身体,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后面被男根磨顶时的感觉,坚硬硕大的龟头只在秦世峻激动时偶尔擦顶菊穴,只那样就让他情难自禁,如果……

    宋翊锟不敢再想,他已经感到自己的性器不成样子地顶在泳裤边缝,只要自己一起身甚至动作稍大一些就会顶出泳裤,他心虚地四处看了下,确认四下没有太多人,沈清然也在专心给凌肃涂抹这才松了口起。

    随着身体放松,宋翊锟的指关节上一片炙热,他居然隔着布料不小心碰到秦世峻凸起的男根。

    宋翊锟虽然手指颤抖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手摸向了秦世峻的腿根,手上控制不住的动作却出卖了他的慌张,不时碰到秦世峻的泳裤,像是故意揩油一样把秦世峻摸得欲火焚身,神色晦暗。

    “你要把囊袋掰开才能涂到里面。”

    宋翊锟呼吸一窒,神色似有挣扎,但在秦世峻的气场笼罩下,他已经溺亡在内心深处一直痴迷的雄性气息里。

    他的手像是被秦世峻牵扯着一样,慢慢靠近,在即将碰触的一瞬间停顿,又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样轻轻握住了秦世峻饱满的凸起。

    沉甸甸的宣软触感让宋翊锟一下子软了身体,两颗满蓄精液的卵蛋被轻轻挤压,像是在回应宋翊锟一样,那一条凸起用力顶在宋翊锟的手上。

    宋翊锟口干舌燥,他像是大街上行窃的贼,心虚地注意身边每一点动静,对着受害者他又一副坦然的样子,轻轻掰开和大腿贴在一起的泳裤,把手指擦进去仔细涂抹,只是他实在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手上一个颤抖,居然直接把手指顺着腿缝塞进秦世峻的泳裤里。

    宋翊锟像是受惊的兔子,一下子把手抽出来,不敢相信自己摸到了什么,只是指尖上的余感还在,让他不得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