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文学网>灵异科幻>强受梦工厂 > 袁总说他很享受被我
    我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件事。

    我是彻头彻尾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孤儿,所以不会有人干涉我的行径举动,不会有人对我与什么人交往结婚指手画脚。

    我无所顾忌,但袁厉不一样。

    哪怕现在社会对同性之间的感情已经很包容,但在长辈眼中这仍是大逆不道的一件事。而袁厉恰好生在一个刻板的高门大户中,他与我搅和在一起,基本等同于与违背家里长辈的理念,迟早要在各方压力下被迫放弃手里的一切——包括我。

    我不相信什么以感情感动袁厉的父母,我清楚知道我跟袁厉的事只要传出去,我就得麻溜收拾东西从公司滚蛋走人,还得从袁厉的世界里消失。而袁厉这个总裁的位置大概率不保,会换成他的兄弟姐妹中任何有能力上位的一人。

    两件事都很严峻。

    我不舍得袁厉,而我暂时能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拔高我自己的位置。

    我不能是袁厉的下属,我得站到跟他同一条线上,甚至收入要能够负担得起他被赶出家门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开支,还不能把袁厉的生活水平降低太多起码得供得起他的大G油钱。

    这个目标有点远大,我暂时无从下手,只能静候时机。而到新一年的毕业季,一个时机从天而降。

    公司每年都有招聘应届毕业生的指标,而这回外出去大城市校招,袁厉选择亲自上阵。今年董事会决议要扩大网络安全这一块的业务,袁厉于公于私都有理由带上我,于是我跟他有了一次公费旅chu游chai的好机会。

    袁厉出行自然坐得是飞机头等舱。

    我还苦哈哈排队登机时,袁总已经优雅又潇洒地扶着拉杆箱,从头等舱登机通道步入了廊桥。

    我排了半天队才挪上飞机,路过头等舱时,袁厉身上盖着软乎乎的毯子,他戴着那副一字眉框的眼镜,正在阅览全英文的财经时报。空姐弯腰温声细语问他需要喝些什么,他要了一杯温开水,而后继续目不转睛把报纸翻了页。

    我走过去,袁厉抬手似乎在招呼空姐,其实他是不着痕迹地扯了我的衣角。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加一杯热茶,谢谢。”

    袁厉的声音在身后渐远。

    我找到了自己在紧急出口旁的位置,这里的座椅宽敞堪比头等舱,坐着舒服无比。等候飞机起飞的过程中我看工作群没什么消息,便打开手机里一个不太知名但可玩性很强的小游戏打发起时间。

    期间有个很是高大的男人落座在我旁边,我瞄了一眼,感觉对方板着脸凶神恶煞的,比袁厉冷脸的时候还可怕些。

    但那与我没关,我没理会,继续玩游戏。

    我操纵着游戏主控角色顺利过关,结算动画结束了,我才注意到我边上侧身站着个很年轻的男人。对方戴着口罩墨镜还有帽子,捂得严严实实,半张脸都没露出来。他看我停止游戏,俯身轻声询问我,“打扰一下,我与您旁边这位先生是同行者,我有些事情想跟他沟通,但座位有点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跟您交换座位么?”

    对方态度这么好,我心想只要不是什么特别奇葩的位置都能换,结果这哥们掏出了一张头等舱的机票递给我。

    “我购买的位置在第一排,那位身上盖着毯子的先生旁边,您看可以吗?”

    盖着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