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文学网>灵异科幻>强受梦工厂 > 你只跟我一个人有勾搭
    我迫不及待拉开车门爬进了车里。

    我坐上主驾驶位,使劲伸长腿够着油门,手搭在档把顶端,享受着高车架带来的开阔视野。

    袁厉在外边没进来,他敲敲车玻璃,我降下车窗,他凑近了一点距离,“地库开一圈吧。”

    我满心欢喜照做了,小溜一圈后意犹未尽,不过我还是拔出车钥匙下来,郑重其事地物归原主,“谢谢厉哥。”

    袁厉锁好了他的奔驰大G。

    他站在车边上,有力粗壮的两条长腿紧绷绷地裹在西裤里,套着高定皮鞋的双脚分开稍许,背挺得笔直。他一手叉腰,一手扶着车身稳住自己重心,我看着他这样,感觉如果此时我两置身于无垠大漠中,那将会是绝杀的帅气一幕。

    我老板帅得真带劲啊。

    学历高、多金、长得man,最重要是他还有我最喜欢的G350!

    我怎么都得跟袁厉打好关系。

    于是当袁厉问我要不要上去坐一会时,我根本没过脑子,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当下就答应了。答应后我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大晚上送人回家,对方邀请你上楼小坐,这怎么听都像是一段桃花运的开始。

    然而对象是袁总,桃花运?

    不可能!

    袁厉怎么可能看上我。

    我跟在袁厉身后进了他家。

    我带有泥点的帆布鞋在入户地毯上留下了个灰色脚印,我尴尬地当场开始抠四合院。袁厉看我进退两难,他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崭新到吊牌和包装均在的拖鞋,为我表演了徒手撕开吊牌的塑料环后,将拖鞋递到了我的脚边。

    我又往回缩了缩我鞋头都发黄的帆布鞋。

    袁厉神色自若,他把换鞋用的小马扎推向我,自己到一旁用鞋拔子脱下皮鞋后,先行走进客厅,在沙发上落座。

    我换好鞋,趿着大了一圈的拖鞋“噼啪噼啪”,端端正正坐在单人沙发上。

    “抽烟,介意吗?”袁厉点点桌面上的火机和烟盒,征询我的意见。见我摇头,他叼了根烟在嘴里,眼睛稍加眯起,待火机里升起的火苗点燃烟头,他深吸一口,神色迷醉好似整个人都沉迷于尼古丁的诱惑之中。

    “坐过来。”袁厉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烟卷,右手拍着身边的位置,他得了空的嘴唇开合,“那边下风,别熏着你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也抽烟?”我故意这么说。

    袁厉在烟灰缸里弹了下烟头,他饶有趣味看着我。

    他磕了磕烟盒,里头刚好一根烟掉出来半截,我不明所以呆坐在原地。

    他主动起身把主座的沙发腾了出来,“你不抽,太明显了,抽烟的人在我把烟盒拿起来磕两下的时候就准备接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