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逢魔时分。

    江户的人们早已习惯于昼出夜伏的生活,哪怕天人进行文化入侵后带来的科技飞速发展,也很难抹掉刻在他们骨子里的一些东西。

    此时,白天热闹繁华的街道趋于平静,霓虹追逐日光,有些吃饭较早的人家里已经飘出了饭菜的香味。

    在这里,有一个地方相反,它自傍晚苏醒,于清晨沉睡——

    yUwaNg之街,歌舞伎町。

    香罗此时正挎着大采购完毕的篮子,步履匆匆。

    她现在正位于歌舞伎町大门旁,好不容易才把清单上最后一样物资买齐。

    身后是从低矮的平房里钻出的夜间工作者,更有些来得早的客人正一GU脑涌向这座华灯初放的不夜城。

    她逆着人流,却被奔涌向不眠夜生活的人流裹着向后推搡。

    香罗有些着急。

    平常这个时候早该在真选组准备晚餐了,今天就像是老天在逗她玩似的,从早饭时接二连三掉在地上的碗筷到现在莫名拥挤的人cHa0,没有一件事顺心满意。

    如果现在是孟兰盆节的话,h昏的到来或许就意味着已经打开的鬼门,YyAn两界在这一刻交会。

    现在距离7月中旬还有好几个月。

    也或许是‘傍晚’这个时间有种特别的魔力,它在冥冥之中指引着注定相遇的人们彼此相会相识......

    “.…..香、香罗大姐!”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少nV惊喜的呼唤声,带着点点娇憨的鼻音。

    香罗稍稍一愣。

    她将手上篮子换到另一只手肘上,侧脸飘过几缕方才拥挤中垂下的秀发。

    香罗低下头,随手将散乱的发丝轻拨至耳后,借由这一动作按捺住了内心浮起的某些情绪。

    她微笑着回过身看向不远处停驻的三人,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额前不甘束缚的毛茸茸碎发在半空中划过一个跳动的弧度。

    “是小神乐呀,好久不见了——”

    坂田银时正m0着额上缠着的碰带,闻声抬眼看向来人,红sE瞳孔映出她秀丽不可方物的笑脸,霎时间手就尴尬地顿在半空中。

    这张面孔清丽可人,同他眸sE相近的红宝石眼珠带着笑意,这让他感觉有几分熟悉,只是空空如也的记忆不能为他辨认出这双眼睛究竟属于谁。

    ——他的记忆,从今天醒来时见到得围在病床前的几人,和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