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

    入夏的温度逐渐升高,正午的yAn光刺得人眼花。

    海面上的大船随着海波起起伏伏。

    来岛又子双手抱x坐在集装箱上生闷气,武市变平太在旁边举着小喇叭喋喋不休的宣传他反对《大江户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修正案》的大计,这让她更为烦躁。

    “前辈!你就不想知道晋助大人和那个nV人在里面说些什么吗?”

    武市变平太闻言放下小喇叭,以一种无机质的嗓音说道:“那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事。如果晋助大人不想让我们知道,就不要有无谓的好奇心。”然后他在心里暗想,与其说些什么,不如是问做些什么吧,晋助大人对那个花崎香罗有着强烈的关注度,才会让来岛又子这个野猪nV每次看到她或者听到她的名字都跟炸毛一样。

    来岛又子被他一句话怼得背过身去,不想理他,嘴里嘟囔着:“不过是个像菟丝花一样的nV人罢了,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捏Si她,也不知道晋助大人到底看上她哪点!”

    武市变平太:“她长得b你好看。”

    来岛又子:“…………”

    并不想让你回复我谢谢!

    被人议论的对象确是如同武市变平太腹诽的那样。

    两个成年人在青天白日里做着快活的事。

    船室内一盏灯都未亮起,厚厚的木板窗关得严严实实,隔绝了午日的燥热,但室内燃烧着不逊于烈日的灼热。

    抓着紫底金蝶浴衣的手指打着颤,指关节因过度用力而泛白,仔细观察的话,还会发现手指是随着某种节奏在使劲,伴着些许甜腻的哼哼唧唧,有种说不上什么意味的g引。

    “舍得来找我了?嗯?”说话的人声音带笑,又伴着狠劲往里一cH0U送。

    香罗嘴边的SHeNY1N陡然增大,她无力地伸手推了推面前的x膛,想凶人,但嗓子甜得像撒娇:“晋……晋助……”

    高杉顺手将她的推搡的手拢过来,放在嘴边落下一吻:“真选组没再监视你了?”

    “没有……除了一个小鬼不——啊!”

    高杉坏心眼的故意在她说话时狠狠往里cH0U送一记,香罗好不容易有片刻清明的脑袋立刻又被装得晕头转向,组织好的语言立刻溃不成军。

    她气喘吁吁求饶:“别……别欺负我了……”

    高杉将她从地铺上抱起,被子早就在混乱中被踢到了一边委委屈屈地窝成一团。

    刚撤走没多久的饭菜香味被另一种味道掩盖,都说暖饱思Y1NyU,果不其然,用过午饭没多久两人就不约而同地来了一场饭后运动。这是一种长久以来的默契,不用言语,只要一个眼神碰撞就能擦出火花,点燃q1NgyU的导火索。

    他手撑在她T0NgbU,扶着她往上抬,然后手上一卸力,香罗便由着重力狠狠坐下。

    每一记都刺到最深处,刺开内里更紧致的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