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很简单:一只本该飞往非洲的东欧红脚猎鹰迷路来到了美洲大陆,然后,它成了光棍。

红脚猎鹰是一种稀有鸟类,主要生活在东欧地区,冬季则飞往非洲萨瓦纳一带,本来从未在北美大陆上露面。然而半个月前,一只红脚猎鹰在迁徙途中迷了路,结果来到了美洲大陆。它在美国的观鸟界掀起了轩然大波,成百上千名鸟类爱好者正云集新英格兰地区的玛塔温亚德港,争睹这只来自异域的迷途猎鹰。

飞往非洲的鸟飞到美洲

本月8日,美国玛塔温亚德港鸟类学者韦龙·洛克斯拍下了一只极具“异域风情”的鸟的照片。经哈佛大学博物馆馆长杰里迈亚·特林布尔鉴定,这是一只红脚猎鹰,此前从未在北美大陆上出现过。当地报纸将这一发现称之为“搅乱整个北美地区的鸟类”。

这只雄性红脚猎鹰很年轻,目前健康状况良好。这几天,它一直在换毛:脱掉旧羽,长出新毛。马萨诸塞州奥德班鸟类保护协会生物学家安德烈亚·琼斯20日对路透社记者说:“当换毛过程结束后,这只猎鹰将重返蓝天,向南飞去。”

琼斯认为,这只猎鹰可能是在迁徙过程中偏离了飞行路线。在生物学上,这样的鸟通常被称作“游民”。现在,这位“游民”可能还认为自己是在正确路线上。按照鸟类的本能,它在换毛完成后,会产生强烈的“飞行欲望”。但依照它现在的错误路线,它可能会独自飞到中美洲或南美洲,而不是祖先世代飞往的非洲大陆。

千人争睹“游民”

目前,鸟类学家还不清楚这只猎鹰究竟是如何到达玛塔温亚德港的。但无论是对专家学者还是对业余鸟类爱好者而言,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这样一只千载难逢的鸟。

琼斯估计,在过去的10天中,大约有1000名美国鸟类爱好者来到玛塔温亚德港。就像狗仔队抓拍名人一样,他们在玛塔温亚德港架起相机,等待捕捉这位“游民”出击捕食的一刻。

最先发现这只猎鹰的洛克斯在《玛塔温亚德时报》上描述了这令人激动的一刻:“它突然起飞,飞向一只正在飞行的蜻蜓,以闪电般的速度抓住猎物,迅速用嘴将它扯断。”

它可能变成鸟光棍

事实上,这并不是马萨诸塞州鸟类爱好者们享受的第一次“观鸟盛宴”。1975年,曾有一只楔尾鸥偏离了它的西伯利亚—马尼托巴(加拿大)迁徙航线,出现在马萨诸塞海岸上;1983年,一只原本飞往非洲的岩鹭也在马萨诸塞迷路。

生物学家们的关注重点则在于这只猎鹰今后的去向。琼斯说,这只鸟很可能会孤老终生。如果它按照鸟类学家们的设想,飞往中南美地区,那里将会出现一位“鸟光棍”。

琼斯说:“目前来看,这只猎鹰的遗传信息等于已被从红脚猎鹰基因库中清除。除非它奇迹般地找到回家的路,然后回家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