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在空中主要有两种基本方式。

第一种方式是,通过向下过程中的气流运动获得所需要的升力。第二种方式是通过翅膀的扇动获得升力。翅膀的上下拍击产生了向上的动力。

大多数鸟类都是混合采用了这两种方式来,既有有拍翅。

鸟类飞行有两个主要的指标需要考虑:一个是翼载,一个是展弦比。

翼载是指翅膀的面积与它所要负载的重量之比。对于轻翼载的鸟类的说,秃鹫肯定是最完美的典型。它的体重对于它邵巨大的翅膀来说,是微不足道的。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指标是展弦比,它表示翅膀的长度、宽度和高度之间的一个比值。展弦比越高,翅膀的滑翔性能越好。

展弦比和翼载是相互联系的,秃鹫比起来说,不能算是滑翔鸟类的典范,但也差不多少,它的主要飞行方式仍然是滑翔。

属于体形最大的飞鸟之一,它们有着长达3米的翼展。不过它们的翅膀肌肉的力量却很弱,因此起飞的时候比较困难。从悬崖上往下跳一起到辅助作用。的翅膀更适宜在空中滑翔,它是所有鸟类中最为完美的滑翔运动员。飞行时几乎完全依靠风力而不耗费自身的能量,因为它们滑翔飞行时翅膀几乎无需扇动。它们的体内有一部分肌肉是专门用来固定翅膀的。利用季风,能轻松地飞越太平洋。它们巧妙地利用动力滑翔,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蓝天和大海之间上下飞翔。它们先冲入浪峰,由于海面风速比较低,于是它们从斜风中汲取能量,再飞入风速比较高的空气层。借助海面上的上升气流,它们优雅地飞行。还垂下它们的脚来增加一点升力,就像飞机上使用的阻力板一样。这种飞行的技巧是保持身体的平衡。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和调整它们的翅膀,选择最佳的飞行体态以适应海面不断变换的风力条件。这是任何一位高明的飞机设计师所望尘莫及的。任何一架滑翔机都不可能在浪峰上猎风速多变的空中行动,因此,任何一种滑翔机都不可能向那样飞翔。

与信天翁不同,的翅膀不大而体重却不小,所以翼载很高,由于生着一双长腿,就用长腿在地面跑动以获得速度,奔跑帮助它们获得升力。

很多象之类的重量级的水鸟都先在水中奔跑,然后沿着水面低空飞行,这种低空中飞行是由于水面的气垫作用支持了它们的身躯。在水中着陆比在陆地容易,的降落象是滑水,落下后沿着水面滑行一段直到完全停住,然后才悠然收起双翅。整个降落过程中翅膀对不起减速的作用,只有到最后一刻才有一个停止的动作,气流被背部的竖起的羽毛切断。

除了,没有其它鸟类能够在完全静止的空气中停止不动似乎也能在空中的某一点作较长时间的停留,但实际上它必须借助逆风才能做到这一点。

在飞行的时候身子垂直,翅膀是前后扇动而不是上下扇动。无论是前进还是后退,翅膀的前缘始终保持在稳定的位置上。许多昆虫也有象一样高超的飞行技能,它们的翅膀前缘的位置在前后扇动时也始终保持不变。这种前后运动向两个方向产生推力,使向前向后的力相抵,而尾巴则起着平衡的作用,是很方便的控制杆。这与直升飞机的原理很相似。直升机的螺旋桨与的翅膀,在本质上都是起到产生一个稳定的向下气流以支持自身的重量。

这种飞行方式可以保证蜂鸟准确地停留在任何一朵花前啜吸花蜜,其精确度之高是任何其他鸟类无法比拟的。蜂鸟独有的一项飞行本领是它可以改变翅膀与身体的角度并通过尾部加力使身体向前或向后飞行。定期迁徙的蜂鸟能够飞行八百公里,飞越墨西哥湾。很难想象这小小的身体能有如此大的能力。它们是靠消耗体内的脂肪来完成这一艰巨的长途飞行的。

古生物学家根据鸟类化石发现,最早的鸟类的祖先始祖鸟是从树栖生活的小型恐龙进化而来的。在原来长鳞的地方长出了羽毛,因此,鳞和羽毛的原始构造是一样的。始祖鸟飞行的方式与今天的家鸡差不多,翅膀很小,翼载很大。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鸟类的身体构造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全身的骨骼系统变得轻而空,心脏机能大为加强,眼睛受到双重控制,既能远视又可近观,这一切使鸟类能够更好地适应飞行生活。

在热带海洋表面上,气流持续上升,直到凝聚成为日夜悬浮在热带洋面上的云层。利用这些气流,凭借调整翅膀角度和形状的本领,在大洋上不分昼夜地飞翔,毫不费力地越过几千公里。利用上升暖气流,就像攀登旋梯一样呈螺旋形爬升,直至达到顶部云层的高度,然后开始一个长而平缓的滑翔过程,慢慢地失去动力,直到到达又一个上升暖气流可以重新爬升时为止。它们从不降到海面,因为它们的羽毛不含油脂,如果羽毛浸透了海水,就会被淹死。

当滑翔机快速降低高度时,驾驶员会打开下冲制动闸并放下机轮。一只降落的兀鹫有着类似的动作,然而和真正的着陆技术又十分不同。机动滑翔机需要机动的力量以求安全着陆,薄而坚硬的机翼必须能够承受着陆实的高速度和冲击力。但兀鹫却不必为此担心,它只需要在空中展动它那宽阔而可变的翅膀,就能缓慢而平稳地两脚落地。

大多数鸟类起飞行时象垂直起落的飞机一样轻易而举。但是垂直起落的飞机是依靠发动机的巨大功率和精密仪器才离地而起,而鸟类实现同样的效果却轻松自如。

也许是地球上最好的飞行器。是最古老的一种有翅类昆虫。它在3亿年前就出现了。的活动时间是在炎热夏季的中午,它们喜爱阳光。在野外的天空中,它们看上去是如此的完美。

的四只翅膀中的每一只,都有独立的肌肉群控制。它可以在飞行过程中停止、向后飞、垂直飞行,或者突然以高速向前猛冲。这样的飞行技能,令任何鸟类乃至人类都望尘莫及。它还有一个体内飞行稳定器。的头部保持着水平飞行的姿态,头后的纤毛则象感受器一样监视着翅膀与身体的位置,并在飞行中不断地进行校正。

蜻蜓甚至可以在空中进行交配,这显示出一种协调它们的翅膀运动的独特能力。蜻蜓点水实际上是在向水中甩卵。有的卵产在植物上,有的户在木头上,有的产在地上。

当空中充满着闪闪发光的银色翅膀时,其它小昆虫便处于危险的境地了。蜻蜓在飞行中狩猎,用篮子一样伸在前面的腿部捕获飞虫。它们最喜欢吃的食物是蚊子。

蜻蜓在空中展示优雅与美的时间很短暂,不过几个星期而已,这只占包全部生命的一小部分。绝大多数蜻蜓的两到三年的生命旅程都是在蛹或者幼虫的形态度过的。蜻蜓那精巧的翅膀是在3亿年前就设计好了的。它们在空中的力量来自那些翅脉,翅脉赋予翅膀弹性与伸缩性。蜻蜓的眼睛也许是昆虫世界里最美的眼睛了。它们覆盖了头部的绝大部分。眼睛自己还可以转动,使蜻蜓能够看到左右一百八十度,向上七十度,向下四十度的视野范围。(21页)

北极鹅由于体型小大,飞行中占的空间也相对地大,所以集结飞行中的相互干扰就成了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在群体飞行时,飞在前面的鹅会给后面的带来一些麻烦。不过,北极鹅还是找到了办法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它们自动地排成V字形队列,这样既避免了同伴之间的相互冲撞,又能保证每只鹅看清前进的方向。后边的鹅可以借助前边的浮力,只有领头的鹅,需要不时的轮换以保证体力。小鹅开始学习飞行的时候,在最初阶段它们还不具备完善的飞翔技术。而当它们加入到巨大的群体之中,它们就会在长途飞行中逐渐掌握V型队列的飞行方式。

的一对鳍变成了翅膀。它们能够滑翔一百五十多米。滑翔是最简单的空中运动。

婆罗州松鼠能滑翔六七十米。它的滑翔,既能够节省力气,又可以避免在爬下一颗树攀上另一颗树的途中,可能发生的危险。

在斯里兰卡的热带雨林中,有一种会飞的树蛇。当地人把这种蛇叫做“卡拉奥拉”。这种色彩鲜艳的蛇是完全无毒的,它不仅美丽,而且会飞。当它从一棵树移向另一棵时,树蛇舒展身躯,依靠空气浮力的帮助,能够滑行二十多米远的距离,并且可以爬上看起来十分光滑的树木,哪怕是极微小的一点突起物也可以支撑它柔软的身体。这种树蛇是一种日间活动的蛇,通常以变色龙、鸟和蛙为食。(313)

猎鹰在水平飞行中时速将近一百公里。而游隼的最佳成绩达到每小时一百三十一公里。鸽子的飞行速度通常更达到每小时七十公里。

在十年内飞行的里程相当于从地球到月球的距离。它在二十三个月内,完成了六万多公里的艰苦卓绝的远征,又准确地返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对人类来说,大概只有单人帆船运动员环球航海的耐力能够同燕鸥相比。

世界上长距离飞行的最高纪录是由欧洲的雨燕创造的。雨燕吃东西、喝水、交配乃至是睡眠都是在飞行中进行的。它们到3岁的时候才开始繁殖后代。所以,三年之内它们都在一直不停的飞行。就是说,在3年的时间里雨燕要不停地飞行一百六十万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