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云:食在广州。亦有人说,广州人什么都敢吃。确是如此, 又岂止广州一地。我们所到之处,餐桌上都能吃到一种,麻雀般大小的一团肉,经油炸过,黄黄的,入口松脆酥香。 “啊,麻雀肉。”我有点惊讶!

陪同我们的广州朋友更正我的错误。说这是,不是麻雀。 他还介绍,这每年水稻扬花时出现在田间地头,飞来铺天盖地,吃起来鲜嫩味美,且营养丰富。

禾花雀的食用情况

被摆上餐桌

出于职业敏感,我问:“这禾花雀没有受到保护么?” 朋友笑答:“护什么,这雀捉不尽,吃不绝,多着呢。我们这儿每年都要举行禾花雀美食节,什么油炸、红烧、清炖、糖炙、小 炒……过个美食节,吃掉的禾花雀数以亿计呢。”

我不便多问,管它,有吃就吃,以后虽再没去过南方,却年年 从那边的报纸上读到禾花雀美食节开办的消息,次次是盛况空前,门庭若市,像吃、食蛇一样,毫不忌讳。

而现在,广东省林业厅出于维护生态平衡、保护野生动物的目 的,决定禁 办禾花雀美食节,不能不说是个明智之举,功德无量。虽说不办禾花雀美食节不一定能制止吃禾花雀的习,但终究是进了一大步。

禾花雀和麻雀一样,既啄食一部分稻粒,亦以虫蚁为食,是害虫的天敌,两相比较,是功大于过的,当在保护之列。有人说,禾花雀多,吃掉些无妨,但事物的发展,是不依人的意志为的。一 些人为了获取金钱,一些人为了潢足食欲,处处张网以待,餐餐箸啖食,总有一天会将禾雀斩尽杀绝的。

广东甚至有专门的禾花雀节(鸟类网注:近来该美食节已经被取缔),竟然以(禾花雀)为食料,办成美食节。广东人食用的习惯由来已久,禾花雀被搬上餐桌也有悠久的历史。2001年禾花雀被列为广东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禾花雀受到非法鸟类贸易的严重威胁,中医理论认为除去羽毛及内脏、肉炭火上烤干,防止焦黑,有滋补强壮、祛风湿、通经络、壮筋骨之功能,鼓励了人们对本物种的捕杀。

在中国,黄胸鹀在鸟类贸易中占有很大份额,中国南方和北方本物种进入贸易市场的形式也有着极大的差异,在中国北方,本物种作为一种宠物进入贸易市场,因其雄性外形优美叫声悦耳而受到欢迎;而在中国南方,本物种作为食品进入市场,由于中医理论认为本物种有滋补强壮的作用,因而在广东民间人们将中医理论加以衍生,错误地宣传食用以禾花雀为主要原料堡制的汤可以补肾壮阳,极大地提高男性的性能力。虽然这一说法没有得到现代药理学的实验支持,但这一传统仍然随着粤菜和广东食文化的传播而广泛传播,由于始终未能实现人工繁殖,其所需的个体均系野外捕捉。这一饮食文化给黄胸鹀带来了灭顶之灾,并造成野生黄胸鹀的种群数量大幅度下降

在珠江三角洲的某市禾花雀专业市场里,一条不到200米长的小街上,禾花雀的摊点一个连着一个,几百人正在挤着讨价还价,进出行人车辆熙来攘往。三天来,记者在这里暗访,所见皆是此番情景。

昨天上午,在该市市中心,记者很容易就找到了卖禾花雀的摊点,不少家庭主妇似乎也很乐意买这道菜。不过,摊主也直言:“经常会查的,我们也偷偷卖……”走进该市的大街小巷,也仍然能感受到食禾花雀风气之盛。在许多档次不同的餐馆,“天上人参”——禾花雀都会受到特别推荐,做法则相当多,有铁板烧、荷叶蒸、椒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