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1 2 3 下一页

@科学松鼠会家庭:一夫一妻多妾制】与同一只公交配的所有母,都会生5-7个蛋在同一个浅坑里,有时可聚集多达80个蛋。大老婆的蛋永远在中间,众多“小妾”则把蛋产在周围。蛋的位置越靠外,越难孵化,也更易遭到捕食。负责的是公和大老婆,其他小老婆们生蛋后就逍遥去了。

【作者】化石

【原文】科学松鼠会:《鸵鸟盛衰记》

【原载】《人与自然》

经常会被人问起,在你们居住的保护区里有什么危险动物?这个问题老是让我们绞尽脑汁,因为我们觉得人在野外和任何动物相比都很脆弱,哪怕是一只看来无害的小跳羚也能把人戳个透心凉,不过一般问这个问题的人期待的答案都是一些狮子豹子之类的猛兽,哪怕河马鳄鱼大象也算勉强凑数,而我们保护区里这些都没有。后来仔细想想,危险的动物还是有的。因为我们刚到保护区时也问过保护区经理Peter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小心鸵鸟。

鸵鸟

野生鸵鸟原本是一种非常的动物,特别是在发情期和繁殖期间,为了保护自己的领地、鸟蛋和幼鸟,尤其是雄鸵鸟会不顾一切地对任何胆敢靠近的人发动攻击。这种极端适应陆栖的鸟类瞬时速度可以达到64公里/小时,而且可以维持这个速度20分钟,所以被它盯上了是很麻烦的。最糟糕的是它还有一种致命的攻击方式,能用脚把敌人“踢”死。其实“踢(Kick)”这个词用得并不准确。因为鸵鸟并不是举起脚来把敌人给(自下而上地)“踢”飞,而是用它那两个锐利的镐状足趾,自上而下地把对手给开膛破肚。——有人把它叫做“下劈”(空手道术语)——我们听说过有一位德国女士曾经在一个保护区里徒步时不慎走近了鸵鸟的巢,结果遭到一只雄鸵鸟来自背后的攻击,受重伤不治身亡。据Peter说,以前的老虎经理Shelly也曾经被一只雄鸵鸟追赶,幸好当时她推着辆自行车,离家也不远,于是赶紧飞车回家,总算是没有出事。

【人与自然】凶猛、有爱、不太聪明的鸵鸟

鸵鸟的双脚可谓大杀器

这个故事听得我们心里毛毛的,不过幸好当时老虎谷的鸵鸟数量还不算多,我们往往都是在车上远远地看到这些看来温文尔雅的大鸟在草原里面徘徊,没有什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终于过了一段时间,Peter决定进一批鸵鸟在保护区野放,这才是我们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南非鸵鸟。运鸵鸟的卡车停在仅能容一辆车通过的路上,为了以防万一,所有的相关人员或者留在车上,或者站在旁边的高坡上,负责运送的人爬上卡车后面的集装箱,把门自下而上打开。立刻就有几只鸵鸟冲了出来,一只公鸵鸟遥遥领先,紧随其后的是几只母鸵鸟,一会儿就跑得没影了。剩下几只则不紧不慢地走出来,始终保持着儒雅的风度一路小跑而去。我们数着鸵鸟的数量,一只、两只、三只……咦?不对啊,怎么还少了两只?在车顶上那个人探头往里边看看,竟然有两只母鸵鸟坐(其实是跪)在集装箱里悠然自得地休息,大概是觉得车里比较安全吧。我们等了半天她们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最后只好由Peter和一个工作人员一起进去把这两个鸵鸟赶了出来。看到Peter几乎是拍着母鸵鸟的屁股把她撵出来,我心里想,鸵鸟真的有那么凶猛么?

后来我们才知道,现在生活在很多南非保护区里的“野生”鸵鸟,大都不是真正的野鸵鸟,而是出自于鸵鸟农庄的。

18世纪,欧洲兴起了用鸵鸟毛制作服饰的时尚。由于鸵鸟羽毛不承载飞行的功能,所以羽片之间没有小钩相连,看上去就显得特别蓬松。就因为这些蓬松的羽毛非常具有装饰性,无数的非洲鸵鸟被猎杀,它们的羽毛被拔下运到欧洲,变成达官贵人帽沿、裙边的装饰。一时间南非的野生鸵鸟种群几乎毁灭殆尽,幸好鸵鸟农庄的兴起使得一部分鸵鸟得以保存,这些鸵鸟后来就成为回归保护区、重新发挥这种动物生态功能的源泉。然而,种群遗传学告诉我们,基因选择在短短几代之间就能发挥它的作用,人类施加的任何压力都可能会改变一个物种的面貌。鸵鸟农庄保留下来的鸵鸟,已经和真正的野生鸵鸟具有了一定差别,它们个体娇小、脾气较温和、羽毛也更丰满,这都是鸵鸟毛兴盛时期的时尚给这个物种留下的、也许将成为永久的印记。

现在,真正的野生鸵鸟,只能在一些沙漠半沙漠的地区找到,很遗憾,一直到我们离开南非,也没有机会见到那些真正的野孩子的身影。

分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