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欣与藏卢欣,1994秋天年他从师北京师范大学院士读博士。那时候,郑先生从事中国特有濒危雉类已经12个年头,郑先生有意开拓中国特有雉类研究的新领域。卢欣来了以后郑先生就与他反复地商讨。当时根据国内、国际动物学研究的动向,作为中国鸟类学会的理事长和当时鸟类学唯一的博士导师,郑先生希望在青藏高原建立一个研究基地,以鸟类生态学研究为主攻方向,占领这一独特的研究区域,填补国际鸟类学研究领域的某些空白。卢欣欣然受命,开始了对藏的科研工作。

鸟类学家卢欣与藏马鸡

鸟类学家卢欣

分布在藏东南的原始林区和雅鲁藏布江中游的山地灌丛,中国的鸟类学家对它几乎一无所知。95年3月——96年8月,整整16个月卢欣呆在西藏,完成了郑先生交给的任务,完成了他的博士毕业论文——《藏的栖息地选择和行为研究》。他的收获远不止一篇论文,他的精神和身体都经受了高原严酷的考验,成长为中国年轻的鸟类学家。

人民对野生动物有一种天然的爱护,而分布之地雄色寺的尼姑更是视为亲友,对人毫不防备,成群结伙游荡于雄色寺的周围的稀疏灌木丛中。冬天寒冷季节结群的甚至敢于“登堂入室”在寺院里捡食尼姑为它们抛洒的青稞。雉类是鸟类中地栖生活的一个特殊类群。由于分布主要局限于亚洲,加之受观测条件和研究方法的制约,是鸟类中了解最少的类群之一。中国的雉类研究者没有象卢欣这样幸运可以近距离地观察自己的研究——甚至都不用望远镜。

卢欣对的科研工作从读博士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如今他早已是武汉大学生命科学院的教授和硕士导师了。他不仅幸运而且努力,自1994年以来建立了由 200余只个体组成的标记群体。这使得卢欣能够以家族为单位进行观察科研工作,在马鸡的社会组织、雄性马鸡的社会等级关系诸方面有了重大发现……不仅对马鸡属的儿的认识更加深入全面,而且对某些鸟类学的婚外交配理论理论和鸟类社会行为进化的根本机制提供了新的佐证和依据。

鸟类学家卢欣与藏马鸡

科研人员测量马鸡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