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很像,就像是凶猛的。鹊鹞是猛禽。

昨天去了沈阳的獾子洞湿地,最想看的是白鹤.

从沈阳出来驱车100多公里,公路两旁的农田和树木几乎没有绿意,只有柳树透露出一丝春天讯息_抹了淡淡的绿色,绿中透着鹅黄.沈阳的季节比北京晚了大约一个月.

湿地去年遭遇50年不遇的大旱,大大地萎缩,我们走在河滩,正是去年的水域,鸟儿栖息的地方.我们运气不错,看到了350余只鹤(其中有几只白枕鹤.), 可是不知为什么,它们停立在远处浅水旁的芦苇从中,不怎么活动,直到日头将下,它们懒洋洋地呆着,平常它们早就趁着最后的日光进行日落前的飞行和鸣叫了. 湿地的水减少了,水中的生物_白鹤的食物自然也会减少.河滩上的草芽稀稀落落的叶片只有小手指尖大.真不知道它们怎么度过这个"三年自然灾害".

让我略略有点高兴的是,我们见到了一只雄性鹊鹞——这是我第二次见鹊鹞,但是我不敢说他是我的老朋友,虽然去年五月在向海见到的鹊鹞也是雄性——我们目睹他俯冲而下,将老鼠踩在脚下撕扯。今天的这只雄性鹊鹞从我们车的前方翩翩飞来,我只瞅一眼就报出了他的姓名——鹊鹞,鹊鹞!同车的人没有见过鹊鹞,疑疑惑惑的。有什么疑惑的,肯定是个猛禽,不是隼,是鹞,鹞里还有谁是这么鲜明的黑白两色,叫他鹊鹞就是因为他的羽色跟相似。哪里都能见到,在湿地也是抬目可见,高大的杨树上一堆柴禾棍棍就是它们的巢。和鹊鹞不难区别:的尾巴长,嘴巴尖,鹊鹞是猛禽的钩嘴,体形比稍大。

长得像喜鹊的鹊鹞

这就是鹊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