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岷江冷杉老师

——“鸡”中的冠军

地球上的羽衣一族都有一双,它们翱翔于蓝天,从拇指大的小型雀类鸟到身高一米八几的鹤类无不将飞翔的本领施展到极至。但是个大体重,拙于飞翔—— 当然个大体重应该不是它拙于飞翔的根本原因,个比它大,体比它重而善于飞翔的鸟很多,例如一种在非洲的大鸨,是世界上最大的飞禽。是留鸟,终生生活在一个不大的区域——就一座山头吧,如果需要春秋两季迁徙的话,它的肯定会在年复一年的长距离的飞翔中练就的结结实实。它住在高海拔的山区,守着一座山头,自然而然成了鸟中优秀登山的运动员。当它在平地上行走时踉踉跄跄地笨拙,像鸭子在地面上行走……但是只要回到裸岩地带,仿佛嶙峋的岩石为它提供了某种特异功能,它立刻变得异常灵活敏捷,在陡峭的山坡、在嶙峋的岩石间履险如夷、健步如飞,转眼间就消失在高峻的山石中间。

雪鸡还是优秀的运动员——它的还是有用的。它的肌肉没有足够的力量克服自身的体重利用短距离的奔跑或者鼓动起飞,所以滑翔时它总是奔走至高处后再向下滑翔——凭借着自然的风力向着既定的目标直直地飘忽而去,滑翔时雪鸡极力地扩展尾羽和双翼——扩展后的面积(1076平方厘米)是合拢时体表面积(423平方厘米)的2.54倍,很少鼓动,只利用空气的浮力平稳地滑向下方。既无力鼓翅加快滑翔的速度,也无法调整滑翔的方向,决定降落点…… 雪鸡一生离不开山头,山头是它的觅食之所,也是它避开敌害的有利地形,高高的山头还是它施展滑翔本领的最佳的落脚点和起飞处——它从一个山头起飞,可以轻轻松松地飞过1、2公里的距离,飞过2、3个山头落在人类视野可及足力不可及的远方。中国科学家观察到天山的暗腹雪鸡每天清晨从夜晚栖居的山顶滑翔到另一座山头的半山腰,而后由那里一直向上步行着觅食,走到山顶正值当午,稍事休息后,又由山顶乘着山谷向上的风滑翔到原来的山头的半山腰,由下而上觅食,到达山顶——它夜晚栖居的地方,正是傍晚。你看雪鸡的滑翔本领并不是一种“竞技运动”,完全是生存在高山的一种必不可少的技能和智慧。

生活在的淡腹雪鸡是世界栖息最高“鸡”,夏天它们甚至可以达到海拔6000米左右的冰雪边缘。许多攀登珠峰的人跟我说过在海拔6000米的见到过淡腹雪鸡矫健的身影:兔子一样在灰乎乎的岩石中倏忽一闪,在人还没有发现它的时候已经发现了人,未及细细端详它在人们的视野中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嶙峋的岩石后面;或者象一片飘忽的云朵,伴随着高亢嘹亮的叫声由上而下飞过宽阔的山谷滑翔到另一座山峰。在海拔那么高的地方,氧气稀薄,生命几乎象沙漠地带一样贫瘠,当你在气喘吁吁之时看到一个矫健的生灵在你的眼前一闪,而后迅疾地在你的视野中消失,除了惊喜你还会感叹生命的强韧、宽厚和伟大!

滑翔冠军——雪鸡

滑翔中的

雉类鸟中不乏出色的“滑翔运动员”,比如马鸡、绿尾虹雉、长尾雉……但是雪鸡肯定是攀登最高的“滑翔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