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京冀交界处,的出没使原本静寂的峡谷,每天都有十多台车穿梭其间。我也未能免俗,蹲守加游拍,顶着酷暑,钻伪装帐篷,开始还挺美,待到风起,支在水泥路面的帐篷被风吹得忽悠乱飘,那叫一个尴尬!拍下了河道,返回冲粹石路上坡,遭遇陷车。翻山越岭,车行劳顿已不在话下。连日辛苦,收获倒也丰盈,除外还拍到了、记录到和黑鹳等。只是蓝妃终觉拍得不爽。。。

p1.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2.

p3. 蓝矶鸫(雄)。。。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4.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5.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6. 蓝矶鸫(雌)。。。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7.

p8.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9. 北红尾鸲。。。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0.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1. 三道眉草鹀。。。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2.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3. 红尾伯劳。。。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4.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5. 山麻雀。。。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6.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7. 山麻雀(雌)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8. 。。。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19.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p20. (也称白胸秧鸡)

p21. 红隼。。。

p22.

p23. 黑鹳
蓝矶鸫和沿河城的那些鸟

文章作者:大卫博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