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岷江冷杉老师

2006年五一的前几天,我在看到一群红头,大约二十几只。当它飞翔于花朵盛开的石榴树上时,摇曳的花盅与翔舞的羽影难分彼此,一朵朵小拇指大的石榴花就是红头表演的宽阔舞台。它纤细的脚爪握住柔嫩的叶柄或者枝子的梢尖弹荡、垂挂,它那小巧的身子轻盈地在拇指大小的叶片上“闲庭信步”,正面、反面地来来回回地腾挪,搜捡蚜虫、蚁卵充做美味佳点。它们的动作迅速敏捷好象装上弹簧的玩具富有爆发力,不断地由一株树突然飞到另一只树上,不知疲倦地在枝桠间穿梭觅食。像蜂鸟一样红头每天必须花大量的时间觅取食物才能满足生存之能量所需。

纤细的红头长尾山雀

一边觅食一边吱吱吱鸣叫

红头长尾山雀一边觅食一边吱吱吱鸣叫——像以及其他长尾山雀的尖细叫声。它们靠着这细碎的声音传递信息,保持联络,步调一致地快速转移。我常常是先听到红头长尾山雀的声音,而后立足定睛在树冠浓密的叶子间寻找永远是不离不弃的“十姊妹”。往往是我刚刚辨别出绿叶花从中一个个小小身影,细碎的声音像轻柔的春风又飘走了。一连好几天我跟着它们的声音在文殊院园子里梦游一样转悠,有时候它们落在一米多高的尖塔状的柏树上,有时候它们又落在高大的枫树上,最好的时候是上午它们落在人行道边一株繁花朵朵的石榴树上,柔和的光线打磨的红色的花和红色的鸟红宝石一样熠熠生辉……一群来自上海的游客惊异四川的石榴怎么在4月开花,可是他们却没有发现这一树跳跃的精灵!这飘来飘去的声音让我想起遥远的幼儿园午睡时光:午饭后兴奋着的孩子被老师不情愿地押上了床,当老师的脚步刚刚在门外消失,孩子们立刻从床抬起头,怀着欣喜、压低了声音嘁嘁嚓嚓地低语……当脚步踱近嘁嘁嚓嚓地低语随之消失,孩子们都使劲地闭上了眼睛。

纤细的红头长尾山雀

它是个“行动主义者”,几乎一秒钟也不停顿地飞舞着……这定格的一瞬是“我的佛”对我的奖赏

纤细的红头长尾山雀

你看,他的身量比石榴花并大不了多少

当我们怀着烂漫的童心审视这个世界,爱戴我们的家园,上帝就会赠于我们一双常人不能具备“慧眼”和“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