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你听过动物残杀亲子的现象,例如非洲狮,夺权上位的雄狮总是想尽办法杀死老狮王留下的幼狮,只要母狮一不留神,新狮王就会立刻咬断小狮子的喉咙,通过这种方式雄狮保证了自己的基因得以延续。事实上,鸟类世界也上演着同样的情景。其中就有外表乖乖的企鹅。

1. 企鹅:重大轻小

残忍的鸟类母亲

在电影《日记》中,被描绘成精灵母亲,它们爱护每一个它们所产下的企鹅蛋,对每个在没有孵化出小企鹅前便破裂的蛋都会感到异常悲痛。而在现实中,企鹅妈妈在每个产卵季节会产下两个蛋,第二个蛋的体积比第一个大60%,就在第二个蛋产出前企鹅妈妈会毫无感情地将第一只蛋踢出巢穴。

妈妈也会产下两只蛋,并且会将两只蛋孵化,在这之后它开始对两只小区别对待。它会将带到巢穴的鱼中的90%喂给较大的那只,即使较小的一只哀叫着讨要食物它也丝毫不为所动,在气候异常严酷的南极洲,较小的那只往往因为营养不良而最终死去。

像企鹅一样,其他会习惯性地抛弃一部分子嗣的物种生活在恶劣或不确定的环境中,它们的孩子很容易走失,所以这些妈妈们应该有一个后备军。同时,由于环境的恶劣和不确定性又使得母亲不可能喂养多数孩子,所以如果能使最主要的一些孩子活了下来,后备军就必须离开。有时候母亲自己会亲自做这份肮脏的工作,但通常它会将这份差使交由它所宠爱的孩子将它的“备份”孩子打发走。

2. :纵容孩子自相残杀

残忍的鸟类母亲

俄克拉荷马大学的道格拉斯·莫克教授30年前在德克萨斯开始研究的生活习性,他发现在一窝幼雏中,较大的孩子会将较小的孩子啄死。莫克对自己所看到的现象异常震惊,他原以为这种谋杀攻击是在妈妈和爸爸外出捉鱼时发生。他说:“我想如果父母在一旁看到这一景象它们会阻止这些事情。”

但事情远非他的想像,莫克目击了父母的无情。在一个孩子将它的兄弟啄击得血痕累累时,它的母亲或父亲只是冷漠地站在巢穴旁边,没有任何反应。莫克说:“父母在一旁打着哈欠或是整理自己的羽毛,看起来对此完全无动于衷。在我所看到的3000次攻击中,我从未看到一个父母试图阻止,看起来这完全在它们的预料之中。”

3. 黑:为老大啄死老二

残忍的鸟类母亲

鸟类中的近亲杀子,往往占死因的极大比例。如食物缺少时,鸟类双亲往往舍弃已生下的卵,另往他处谋生,更有甚者,有时双亲会唆使其幼子做这种 “坏事”。例如黑先生下第一个蛋,孵化几天后再生第二个。当老大孵出后,往往把老二啄死。有的学者认为,这第二只蛋是以防万一的。因为这种鸟一年只有一只幼雏。如果幼雏意外死亡的话,这一年便绝嗣了,所以要生第二个蛋,确保无虞。

4. 铜翅:为爱疯狂弑子

残忍的鸟类母亲

一种叫铜翅的雌性热带海鸟有非常高的性结合品质,以至于早期的鸟类学家为雄性困惑不已。雌性比雄性居然大60%,一次下几窝蛋,让一群雄性忙着孵蛋,抚养小鸟。水雉姑娘家的甚至还能侵入另一个雌性水雉的领地,将小鸟杀死,让深爱孩子的父亲成为单身汉,以便让他来求爱。这种非传统行为不能阻止雄性对她的追求,雄性通过在肺部顶上发出叫声来竟相吸引雌性的注意。

结语、鸟类母亲为何这样残忍?

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报道,在动物世界,一些母亲会津津有味地吃掉自己的孩子,有的母亲会喝掉孩子的血液,有的母亲会“挑拨”自己的一个孩子和其他孩子进行殊死搏斗,有的母亲会以自己孩子的肉来喂养其他的孩子……俗话不是说:虎毒不食子吗?那么,这些妈妈究竟怎么了呢?为何会用这些恐怖的方式残害自己的亲生骨肉呢?它们是反复无常或是得了怪病抑或哪个地方出现了异常?

我们一般都认为母亲的职责就是和保护她们的孩子,必要时为保护孩子与敌人进行殊死战斗。事实上,大自然中众多物种的母亲以各种令人恐怖的方式颠覆了我们通常所认为的标准母性。

长期以来,研究人员将杀婴和其他类似的行为视为病态行为,是母亲处在一种极端压力下的结果。例如,当有人刺戳兔子洞穴口的时候,兔子妈妈作出的反应是有条不紊地将它的几个孩子逐个吃掉。按照正常的观点,在遗传学角度来讲母亲杀死它的孩子是不合情理的,母亲养育孩子应该是一种固化的模式。最近,科学家找到了大量的证据表明“病态”养育是自然中常见的一种现象,它通常是生殖策略中的一个主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