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淫雨霏霏的一天。早上六点半钟起床,赶到医院做完单位组织的例行体检后,沿着医院的后门出去就是浣花溪公园。清晨的浣花,飘着濛濛细雨,寂静无声,一个人打着雨伞走在公园的石径间,带着阵阵花香的春雨偶尔飘拂在脸颊上,深深的呼吸一口,令人心旷神怡。雨天,本没指望拍鸟,但却见到不少的鸟,最兴奋的是见到两只从没见过的,犹如文鸟般大小的鸟。于是赶紧收起雨伞掏出相机,尽管说明书上说相机是防尘防水滴,但还是不踏实。拿出一条毛巾裹在镜头上,开始艰难的追踪,守候,爬坡上坎,趟泥地,溜溜滑滑的拍了近五个小时,总算拍清楚了它的样子,这时才觉得饥肠辘辘。回家查了一下《手册》,原来是属于“罕见”级别的“栗背岩鹨”,不大,只有13厘米。高兴啊!拍鸟真的是靠运气。

雨天拍到鈥溊醣逞茵意潯菊掌
雨天拍到鈥溊醣逞茵意潯菊掌
雨天拍到鈥溊醣逞茵意潯菊掌
雨天拍到鈥溊醣逞茵意潯菊掌
雨天拍到鈥溊醣逞茵意潯菊掌

雨天拍到鈥溊醣逞茵意潯菊掌
雨天拍到鈥溊醣逞茵意潯菊掌
顺便收获的一只“
雨天拍到鈥溊醣逞茵意潯菊掌

文章作者:枯木的春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