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来了两只“”鸟已经两周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信息传递迅速,很快的“”就都知道了。于是,尽管是37、38度的大热天,可在浣花、草堂仍然是“”齐集,苦苦追寻。毕竟是“鸟荒”季节,就连平时常见的白颊、白头都难得一睹尊容,更不用说是来了两只新鸟。

我刚入行的时候就知道了这种叫“”的鸟,型和白色型两种,而雌鸟均为长有长于身体两倍的尾翼,飞起来飘逸潇洒,特别是白色型的更被誉为“白色仙子”,美丽无比。以前只知道在河南的董寨才有。在我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是可望不可及的。

昨天又去到浣花找机会,偶遇怀揣同样目的的好友T兄,于是一同找鸟。几个小时过去,热汗流淌,口干舌燥。正准备撤离,突遇一群熟悉的常年在浣花“打鸟”的“”发现目标,追鸟而至。于是,只见八只“大炮”齐举,引得游人惊诧莫名。一位路人更是拿着相机对着这群犯傻的“”拍了个够。无奈树高林密,光线昏暗,两只型雌“寿带”鸟窜来跳去,留下几幅模糊身影。

时近正午,鸟人们各自散去解决午餐。我和T兄也准备就此打住,回家冲凉歇息。没走多远,遇一群的雏鸟在密林深处叽喳飞窜觅食,两只“寿带”鸟紧随其后,捕食被这一群小山雀惊起的飞蛾,不一会又增加到四只。难怪刚才一位资深鸟人说“只要看到一群红头,就要注意紧跟其后的‘寿带’了。”果然!还是树高、林密、光暗。眨眼间两个小时又过去了,回到家已经饥肠辘辘。但好歹算是又看到了,拍到了。

其实,现在发现这种鸟在我们这儿应该不算特别的罕见。去年8月我就曾在浣花拍到过,今年更是在离不远的彭州拍到过白色型的雄“寿带”,当时那个兴奋啊!只不过那时用的是DC,拍到的画面惨不忍睹。

盛夏鸟少难熬,这算是两个月来的唯一兴奋点。尽管只是满足了鸟人自我安慰的“先拍到,再拍好”、“先记录版,再数毛版”的措辞。哈哈,有鸟的日子不远了!

苦苦追寻鈥準俅澞瘛菊掌
苦苦追寻鈥準俅澞瘛菊掌

苦苦追寻鈥準俅澞瘛菊掌
苦苦追寻鈥準俅澞瘛菊掌

苦苦追寻鈥準俅澞瘛菊掌

文章作者:枯木的春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