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半岛的旅顺老铁山,每年的十一左右,都是候鸟迁徙的高峰,尤其是猛禽,多都在此停留,等待有利的风向天气,飞跃渤海海峡,到达胶东半岛,然后继续南迁,主要有,松,蜂鹰,等日行性猛禽,还有斑鸠,绣眼,,伯劳,猫头鹰等候鸟,是中国候鸟三大迁徙路线之一。

每到候鸟迁徙高峰,就是捕鸟盛行之时,这是从古代就有的传统,也是一个当地经济的小一部分。据说清代时,朝廷官帽上的雕翎大多从此而来;建国初期公社化时,当地人以打的鸟充公分,候鸟也是主要的肉类来源,每家每户都要腌制几缸备食;当地的一个村长告诉我,让用猎枪的时候,他每年都能打下来400多只大型候鸟,小鸟不计其数,随着枪支的收缴,现在主要靠墙网,吊网和灯照捕获候鸟,近些年随着鸟类繁殖地生态的破坏和鸟类生存环境的恶化,加之捕猎的猖獗,鸟越来越少了,雕已经不常见,有些品种候鸟几近到达了灭绝的边缘。

老铁山十几年前已建立成为国家级自然生态保护区,可是由于行政,执法,经济,教育,管理等方面的不严格,地域性军民官警相互庇护,仍有几百个盗猎者堂而皇之从事季节性捕鸟,单单靠十几名赤诚的保护站工作人员的白天上山收网,晚上抓灯照,力量是很有限的。

多次去旅顺,主要是为了了解当地情况,帮助保护区工作人员上山收网,为中国野生动物保护事业尽一份力量。

在旅顺的一天清晨,跟随保护区的车一起上了附近的山上,满山遍野的除了鸟毛就是鸟网,时常能见鸟头和翅膀。鸟网最集中的地方是山梁,山梁上的树几乎被偷猎者砍倒或砍秃,以便于下网,我们拿着刀子,放倒了用绳子固定立住的竹竿,收下了上面挂有鸟毛的网,捕猎者已在我们之前取走了粘在网上的鸟,低处的吊网较容易取下来,过高的吊网,只得用竹竿和石头破坏,就这样一个山头接着一个山头的清理,直到中午大家体力耗尽,却还能看到前面的山上有网,不得以只得返回保护站,点查一下收获,三麻袋网,六个取下来的吊网,24根竹竿,我捡到只死了多时的细胸,从网上救下了一只小猫头鹰,一只伯劳,一只莺,另一组救下了一只摆胸,两只小猫头鹰。

保护区的科长告诉我,偷猎者主要的目标是蜂鹰,斑鸠,和大型的鹬,这几种鸟的肉质好,到饭店能卖上价钱,斑鸠每只大约30块钱,蜂鹰每斤100块,狂类主要是做标本,每只500块左右,至于小型的鹰隼和雀也就一两块钱一只。一个大叔级的护鸟人说:“他们每年都要做对村民的教育,可是效果不明显,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没有信仰的制约,人们不会约束自己做出这样上天害理的事。”

旅顺是个美丽的地方,却不完美,候鸟之痛,爱鸟人之痛。

香港号角老师的片子更合适。

旅顺印象    候鸟之痛

【作者】散养猫头鹰 【原文链接】鸟网论坛